第七十二章 就这么单纯的帮我?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她瞪着人的后脑勺,气的想咬他。

    可转念一想,之后完成了市的婚礼之后,在合同履行期内,她是肯定要跟着傅瑾宴生活在市的,到时候肯定也只能和他“同吃同住”。

    现在提前习惯了,倒也没什么不好。

    宋轻笑算是个想的很开的人,既然是自己决定要“嫁”给他的,该她遵守的,她必然会如约遵守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宋轻笑收到了一条短信。

    是沈心愿,要求她单独见面。

    她觉得好笑,在等红绿灯的那会儿功夫,顺手就把短信拿给傅瑾宴看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侄女儿啊,为什么对我就这么执着呢?要不是知道你俩是亲叔侄,她这么针对我,我都要怀疑你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奸情了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沉默的看完短信内容,然后顺手就给删掉了:“不用理会她。下次再有这种消息,直接删掉或者当做没看到就行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倒也没想见,收回手机后也只是应承了下来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我可没那么多闲工夫陪着她大小姐胡闹。”

    两人达成了共识,这个小插曲就算是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一直沉默开车没说话的傅瑾宴,在过了许久之后,突然问了一句: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?我怎么了?”宋轻笑懂了,却装作没有听懂。

    傅瑾宴深看了她一眼:“你知道我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眼神有些闪躲,偏过头看向了窗外。任微风拂过脸颊,感受着这片刻的惬意与凉爽。

    “沈心愿为什么和你过不去,你我心知肚明。她放心不下的,你就真的放下了吗?”

    傅瑾宴这话说的已是相当含蓄,既不刺痛宋轻笑,也故意避开了他不想提及的人名。

    两人直到开车回家,也没有再说过一句话,宋轻笑将工作室的电脑搬了回来,一回到家,便一门心思的扑在了画图上。

    傅瑾宴也不勉强她,处理好公务,便拎了本书在她旁边安静的看着书。

    两人互不打扰,画面竟说不出的和谐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傅瑾宴接了个电话便出门了,宋轻笑忙着赶稿子,倒没有过问。

    阿姨准备好饭菜便来叫她,她匆匆忙忙吃了饭,又回到书房赶稿。直到设计稿画好了,她觉得肚子饿,下楼找东西吃时,正好碰见了刚回家的傅瑾宴。

    傅瑾宴看了她一眼:“稿子赶完了?”

    她伸着拦腰,捶着酸痛的肩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宋轻笑眼尖的发现了他拎在手上的食物袋子,眼露精光:“你手上这是?”

    瞧着她那副一脸期待的模样,傅瑾宴将袋子拎到餐桌上放好:“去了趟舒大哥家,他让我给你带的。”

    “舒大哥人简直太好啦!”她一边赞叹,脚步迈得飞快,已经坐到了餐桌前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吃了吗?”她乖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吃吧。”

    一接受到这个“指令”,宋轻笑立马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,至于吃相嘛,简直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不过傅瑾宴倒也习惯了她的这种豪放做派,端了杯白开水坐在她对面喝着,若有所思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她剥着虾,抬头看一眼傅瑾宴,含糊不清的问道:“肉话吻偶(有话问我)?”

    “你很喜欢你目前的工作?”

    宋轻笑几乎是想也没想的点头:“喜欢啊。”

    “有计划去相关公司任职吗?”

    见傅瑾宴说的是正事,宋轻笑难得的放下了手中的虾,边用赶紧纸巾擦手,边回答道:“我想去&y广告创意公司,但他们今年的公招已经没有名额了,只有等明年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却只是点点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了,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宋轻笑灵机一动,笑着问道:“怎么?难不成你要给我走后门?”

    傅瑾宴还没回答,她倒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:“对吼,&y的总公司也刚好在市,你该不会真的认识他们老板?”

    他倒也不卖关子:“是,他是我朋友。”

    果然呐,有钱人都和有钱人一起玩儿。

    富二代嘛,当然也只和富二代玩儿。

    宋轻笑这厢还在感叹,傅瑾宴那边又有话说了:“不过我只负责把你介绍给他,你的作品能不能入他的眼,我可做不了主。”

    她眼冒精光:“你说真的?”

    傅瑾宴一本正经:“我何时骗过你?”

    宋轻笑转念一想,倒也是。傅瑾宴似乎从来没有骗过她,允诺过她的事情,倒也一一兑现了的。

    不过想到他老谋深算的性子,又不确定的问了一句:“就这么单纯的帮我?不要什么利息?”

    “利息?”傅瑾宴挑眉,原先本就没存什么心思,她这么一问,他倒有些兴趣了。

    他突然将她连带着坐着的椅子一并拉到自己身前,双手禁锢在椅子扶手上,将人完全圈在了胸膛之间,气氛陡然变得暧昧了许多。

    傅瑾宴唇角带笑,微眯的眼眸给人一种危险的信号:“怎么?我要利息,你就会给吗?”

    两人靠的极近,宋轻笑垂着眼没有看他,却仍掩饰不住唇齿间的慌乱:“你帮了我,一码归一码,你要利息,我也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实际上,傅瑾宴能做到这份上,宋轻笑已经感激不尽了。

    这&y公司到底有多厉害呢?

    就好比演员们都想得奥斯卡一样,完全就是广告创意类公司的标杆啊。

    傅瑾宴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,宋轻笑摸不准他是什么意思,只能一点一点抬起头,却正好闯进了他深邃的眼眸里。

    心脏似漏掉了半拍,宋轻笑屏住呼吸,生怕自己的窘态落入对方眼里而慌乱时,傅瑾宴突然撤开了去。

    他快速的起身,转过身,只留给她一个挺拔清隽的背影:“利息我还没想好,先欠着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,留下脸红的某人。

    待人一离开,她立即抚上自己发热的脸,又看看傅瑾宴快速消失的那个拐角。

    沉思着,不过片刻,便收回那些杂乱的心思,一门心思的开始剥虾,吃虾。

    而匆忙走掉的傅瑾宴,走过转角以后,便堪堪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脚步,背部紧贴着墙,一点一点的移动到楼梯拐角处,寻了个视线正好的位置,探出脑袋,偷偷的打量。

    看见宋轻笑正若无其事的吃着虾,嘴角偶尔浮起一抹清浅的笑容,他的心情有些微妙的奇怪。

    既难过,又有点小庆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