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章 你真好,么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服务员开始给每个人上餐,以前吃饭从来都是张牙舞爪的宋轻笑,今天却分外乖巧。

    她切着自己面前的牛排,手上没劲一般,半天没切下一块完整的肉。

    还好傅瑾宴上道,将自己那盘切好的牛排和她换了换,语气宠溺:“吃这个。”

    她嘴角带笑,声音嗲嗲的:“谢谢老公…你真好,么…”

    说完还隔空做了一个亲嘴的动作。

    对于宋轻笑第一次开口叫“老公”,傅瑾宴表现的既惊讶又喜出望外,那嘴角的笑容以及眼里的柔情,看的旁边的人都要被感染。

    宋清蓝远远的看着,只觉得内心燃烧着愤怒的火焰。

    难道,他真的一点都不记得自己吗?

    用餐接近尾声,宋轻笑去了趟卫生间。

    趁着她离开的空档,宋清蓝突然掏出钱包,就那么故意的掉落到傅瑾宴脚边。

    他弯腰捡起,顺便拾起了从钱包里跌落而出的照片,将它一并还给了宋清蓝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视线从照片上一晃而过,宋清蓝不甘心,接过钱包后,试探性的问道:“妹夫不觉得,这张照片很眼熟吗?”

    傅瑾宴的态度却异常坚决:“我第一次见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看这…”

    她捏着照片偏向傅瑾宴那边,他却突然站起了身,朝着正在走近的宋轻笑道:“姐姐也用好餐了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早就想离开了,听到他这样说,当然举双手赞成:“那老公你快去结账,我和姐姐在门外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含笑目送着傅瑾宴离开,对于自己那声恶心吧啦的“老公”,宋轻笑表示自己不是很能接受。

    再转过身时,就看着宋清蓝正捏着一张照片,眼神阴郁。

    她探过脑袋,想看清楚上面的内容,却被宋清蓝快速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脸色不郁,只语气阴冷的说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没看清楚,但宋轻笑也看到了大概,貌似是什么集体照?

    三人出了餐厅,此时外面天已全黑了,吹拂着凉凉的夜风,只觉得浑身舒爽。

    “老公…我们去江边大桥吹吹风散散步好不好?”她小孩子气的摇着傅瑾宴的手臂,那模样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他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,笑道:“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她又转身看向宋清蓝,礼貌性的问道:“姐姐要跟我们一起去吗?”

    宋清蓝摇着头拒绝了。

    目送着两人有说有笑着逐渐运去的身影,内心的情绪翻涌的太快,也不知道是愤怒多一点,还是悲伤多一点。

    傅瑾宴,到底是不记得她?还是从来就没有将她放在心上过?

    她紧拽住手中的照片,那上面赫然印着的,有宋清蓝,还有与她隔着很远的傅瑾宴。

    那是几年前,在市举办的一次开业典礼上,作为嘉宾的傅瑾宴和宋清蓝同时出席。

    宋清蓝对傅瑾宴一见钟情,可在傅瑾宴的脑海里,却从来都没有这个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宋轻笑和傅瑾宴就那么相携着走了挺久,直到确定已经完全脱离了宋清蓝的视线,她便收回了挽在傅瑾宴手臂上的手。

    趴在栏杆上感受着江水与夜风的吹拂,只觉得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偏过头看向站在身旁的傅瑾宴,有些好奇:“你之前不是特别反感我肉麻兮兮的撒娇吗?今天怎么还挺受用的模样?”

    她可真是一点都没看出反感的苗头,明明还一副享受的模样,和刚认识那会儿简直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傅瑾宴感受着夜风的吹拂,言简意赅:“这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不一样了?”

    他却紧闭双唇,不再多说一句,饶是宋轻笑再怎么询问,他也没给出一个具体的说辞。

    到最后,宋轻笑自己也问烦了,生气的偏过头,不理会他了。

    他好笑的看着她生气的撅着嘴巴,伸手戳了戳她气鼓鼓的脸颊,手感甚好。

    “生气了?”

    宋轻笑的白眼都快翻上天了:“换你你能不生气吗?每次说话都说一半,真是急死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安抚的摸摸她的小脑袋:“以后我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就知道忽悠人。”宋轻笑气鼓鼓的,可气撒完了又觉得不妥,他们俩是那种凡事都需要交代清楚的关系吗?

    她这么做,是不是有些逾规了,不禁有些心虚的不敢再看傅瑾宴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从没跟你说过我的事?”他突然这么问道,看向宋轻笑的眼神里,带着追忆时光的平静眼神。

    “说过一点,上次去舒大哥家吃虾,你说他是你战友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点点头:“我从小的时候开始,就特别向往能成为一名军人。他们总是冲在前线,做着最危险也最有意义的事情,为了人民的安全,付出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,我敬佩军人的这份勇气。”

    他说起自己的军人生涯时,眸光中闪烁着晶亮的光,这是宋轻笑从没见过的模样,不禁有些看的走神了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退伍了呢?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问起,傅瑾宴的脸色明显变得难看了许多,眉头微微皱起:“去南非执行解救人质任务时,发生了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一共去了8个人,人质虽成功解救出来,回国复命的人,却只有我、舒大哥和陈盛。”

    即使傅瑾宴不细说,宋轻笑也大概明白这种感受。

    一起执行任务,战友牺牲了,而他们却活了下来,这种心情她懂。

    她轻轻拥抱住傅瑾宴,双手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,柔声安慰着:“都过去了,有些事情,注定会发生,我们也没有办法阻止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紧紧的回抱住身前的女人,像是要把人揉进身体里。这份渴望得到的充实与内心的焦躁,终于一点点得到了缓解。

    自从那次南非任务之后,他便患上了创伤性后遗症,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办法正常生活。总是在睡梦中惊醒,战友们满身是血的模样,一次一次的闯入他的梦境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退伍,完全脱离开军人的身份,这份与生俱来的责任感才渐渐得到平息。

    “我们三个当中,只有陈盛稍微好点。他当年年纪小,就算是伤口,愈合的也比我和舒大哥快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后来才开了安保公司?舒大哥也去开了餐馆做了厨师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听来,只觉得世事变化太快。

    如果当年傅瑾宴没有在南非任务上遇到意外,现在的他,又该是什么样子呢?

    对于自己居然开始想象他穿上军装的模样,宋轻笑在内心对自己表示了鄙夷。

    傅瑾宴轻推开她,反而握住她的手,重又提起脚步走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