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九章 他居然都记得?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两人顺利抵达工作室,一进门,宋轻笑便打开电脑开始了画稿工作,完全将傅瑾宴放在一边不予理会。

    这稿子要的急,有初稿需要精细加工的,在来的路上,她便已大致构思好了修改方向。

    傅瑾宴见她沉迷于画图,倒也不打扰她。转头望向窗台,看着那盆枯萎到快要死掉的野玫瑰盆栽,突然想起了她之前无意间发出的感叹。

    计上心来,又在工作室呆了一会儿,确保霍子桦不会突然来访,便悄悄离开了工作室。

    等宋轻笑修改完一大半,打算休息一会儿时,才发现房间里根本没有了傅瑾宴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四处看了看,正疑惑着,门外却突然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“谁?”她站在房门口,对于突然而来的敲门声有些不可控制的紧张。

    “是我,开门。”直到傅瑾宴的声音传进耳里,她惴惴不安的心才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一打开门,看到门口摆放着的大大小小的野玫瑰盆栽,傻眼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阵仗?

    她愣神的功夫,傅瑾宴已经绕过她,以一手一盆的方式将花慢慢往里面搬。

    随着室内的野玫瑰盆栽越来越多,清香渐渐的覆盖了整间屋子,令人的心情瞬间变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宋轻笑跟在他身后,看着他把最后两盆野玫瑰搬进屋,眼巴巴的望着,内心的欢喜不言而喻:“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野玫瑰?”

    他拂了拂额上细密的汗珠,语气平和:“你之前说过,想在工作室种上一排野玫瑰。”

    手上沾上了泥土,他走去厨房洗手的途中,顺便说道:“我观察过了,这个工作室不好直接种植,以盆栽代替倒也不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,这里很快就会被闲置,用盆栽来过渡倒是最合适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倒是平静,可听在宋轻笑的耳里,可就没这么平静了。

    她只是随口一说,他居然都记得?

    这不由让她想起了傅瑾宴在婚礼当天宣誓的那些话,当时只觉得他在演戏,难道是他发自内心的想法?

    惊讶,还没来得及将内心的疑惑问出口,门外又再次传来了响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有人直接在外面用钥匙在开门,屋内的两人迅速聚集到一起,对视一眼后,目光都不由自主的看向门口。

    进来的人却出乎两人的意料,竟是宋清蓝。

    相较于两人的意外,宋清蓝见到两人的反应倒平静许多,甚至带着几丝早有预料的意味:“你们果然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宋清蓝唇角露出点笑容。

    不知怎的,宋轻笑看到只觉得不太舒服。

    可她也不能表现的太过于明显,只是态度疏离的问道:“姐,你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她慢慢走近傅瑾宴,伸手亲昵的揽住他的手臂,这才盯着宋清蓝的眼睛继续道,“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?”

    宋清蓝的眼神匆忙别开两人亲密挽住的手臂,看向别处,看起来有点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“你我还不知道吗?你这么爱你目前从事的工作,肯定是婚礼一忙完就会过来。我也就是碰碰运气,没想到你还真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对于宋清蓝的说辞,宋轻笑只能表示听一半信一半。

    傅瑾宴一直沉默,并不插话打断两人的交谈,宋清蓝却将视线瞄准了他,半开玩笑的说道:“妹妹可真是幸福,妹夫这么一步不离的陪在你左右,可不知道多少人艳羡呢。”

    拽住傅瑾宴手臂的手紧了紧,宋轻笑脸上虽带着几分笑容,语气却是满满的回击:“姐姐这话说的倒有几分让人听不明白,我和瑾宴新婚燕尔,每天成双入对,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宋清蓝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停顿,尤其是在听到她加重咬音的“成双入对”时,不过,只一瞬便收拾好了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她突然伸手拽住了宋轻笑,一个大力就将没防备的人扯到了身边,亲昵的伸手戳了戳宋轻笑的额头:“你啊,就是典型的有了老公忘了姐姐,重色轻友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愣着还没回应,身体却已经被一直沉默的傅瑾宴给轻拉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唇角带笑,宣誓主权般的将人揽在怀里,一双深邃的眼只全神贯注的望向宋轻笑:“疏忽了姐姐的感受,该是我的不是。即使知道笑笑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陪着我,我还是希望能够每时每刻都和她呆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浓情蜜意的话,再看向宋清蓝的眼神,就没那么友善了,“倒是希望姐姐你,能够多担待些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的话,成功冰冻了宋清蓝一颗炙热的心脏。

    她望着他,却只能从那双深邃的眼里看到冷漠与疏离,全然不能与他看向宋轻笑的甜蜜与宠溺沾上边。

    手指微微的蜷缩到一起,她需要好大的力气才能控制自己,不当场失控。

    她这一切些微变化,自然都落在了对面两人的眼里。

    傅瑾宴突然又道:“笑笑爱胡闹,肯定给姐姐添过不少麻烦。之前事情太多,也没机会单独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,既客气,又像是在划清界限。

    宋清蓝只能保持微笑,昧着良心道:“我是她的姐姐,包容她,本就是我该做的。妹夫你这么说,倒显得生分了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还没回答,她却又突然提议:“既然想要感谢我,不如请我吃顿饭?”

    宋清蓝将话说成这样,也容不得傅瑾宴和宋轻笑拒绝。

    三人从工作室出来,宋清蓝走在最前面,两人稍落于后。

    宋轻笑不太高兴,尤其是在找宋清蓝确认过她不认识傅瑾宴后,现在却又突然出现,搞的她心里怪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,折磨的她异常难受。

    她实在是搞不清楚,宋清蓝到底想要干什么?

    傅瑾宴极其自然的握住她的手,见她抬头看向他,却只摸着她的头,小声道:“别担心,有我在呢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忍不住心里吐槽:就是有你在才不放心啊!

    可是这话也不能轻易说出口,毕竟是从来没得到过认证的猜测。

    三人就这么各怀心思的来到了西餐厅。

    落座后,傅瑾宴全程细心的照顾着宋轻笑,绅士风度满满。

    可当她看到宋清蓝看向傅瑾宴的眷恋眼神之后,心里的那股子不舒服已经上升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总觉得身为姐姐的宋清蓝,这么明目张胆的看着自己的“丈夫”,让人觉得怪膈应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