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八章 请别给自己随意加戏好嘛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轻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,突然想要进去看看傅瑾宴睡着的样子。脑袋里有这个打算时,她的步子已经迈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的,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自己的脚步,生怕一个用力,就会惊扰了他的睡梦。

    隔了一小段时间,终于顺利来到了床边。

    此时的傅瑾宴正乖巧的睡着,和平时那副怼人的嘴脸完全不同,宋轻笑看着看着,竟意外的觉得他长得好看?

    心跳的速度蓦地加快,脸也慢慢的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盯着睡梦中的人走了神,反应过来时,才察觉自己此时的模样有多weisu,连忙轻拍自己的脸,提醒自己要保持清醒!

    她转过身,想要逃离这场“偷窥”。

    可还没踏出一步,就整个人被人拽住胳膊往后,直接躺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完全不给她挣扎的机会,傅瑾宴将人揽的死紧,在她头顶上说道:“你最好保持安静。”

    waht?

    被占便宜她还不能挣扎?这算哪门子道理!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要听你的?”她手上使着力挣扎,嘴上却也没闲下来的怼了回去。

    傅瑾宴轻笑一声,眼都没睁,手却开始作乱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!”她惊叫。

    叫完以后,又怕声音太大引起楼下傅夫人起疑,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换了个小点的声音:“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傅瑾宴倒也停下了作乱的手,却没收回,卡在她腰上,胁迫的气势满满。

    “我只想好好休息,你不闹,我就不乱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休息就休息啊,你把我困在这儿算怎么回事?”宋轻笑不满意的嘟囔。

    傅瑾宴却又不说话了,行使着沉默权。

    宋轻笑憋的内伤都快气出来了。

    都是自作孽不可活!她为什么鬼迷心窍的跑来偷看他?现在被当成人形抱枕不说,还随时都有可能被偷袭。

    她到底是招谁惹谁了!

    “闭眼,睡觉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的手突然覆盖住她的眼睛,卡在她腰间的手也收得更紧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的大手遮住了光源,她只能被迫闭上眼睛。他的手掌心带着暖暖的体温,与她微凉的皮肤相触,竟有些舒服。

    原本是打定主意要保持清醒的人,最后也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。

    感觉到身边的人传来平稳的呼吸声,傅瑾宴猛地睁开眼睛,眼神中哪还有半分睡意,一片清明。

    他静静的注视着身前的人儿,手指轻轻的描摹着她的轮廓,眼神温和。

    突然埋首在她额上印上一吻,动作轻柔,暗藏着他内心深处的温柔。

    宋轻笑这一觉睡的是真沉,等悠悠转醒时,已是下午时分。

    要不是肚子饿的咕咕叫,估计她还会继续沉睡。

    舒适的伸了个懒腰,头脑慢慢清晰,缓缓伸手探向身边,哪还有傅瑾宴的身影?

    这男人,又是什么时候离开的?

    她睁着眼正思索的那会儿功夫,傅瑾宴却正从外面进来,手上还拿着一份文件,显然是正在办公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

    她坐起,点头的瞬间顺便问道:“现在几点了?”

    “下午两点。”

    她正想说饿,他却已经抢在她前面说道:“起来吃饭吧,阿姨都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吃饭,她肚子则叫的更凶了。

    动作飞快的从床上起来,简单收拾后,她便跟着傅瑾宴下了楼。

    家里此时非常的安静,没有见到烦人的沈心愿,宋轻笑的心情更好了。

    阿姨将早已准备好的饭菜端上桌,傅瑾宴落座于她的对面,却只是抱了一摞文件搁于身前,显然就是早已经用过餐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肚子饿的难受,倒也没那么多闲工夫与他啰嗦,等她吃饱喝足,才觉得两人此时的场景,和新婚夫妻有的一拼,脸上瞬间泛起了红。

    她戳着碗里的米饭,眼神偷瞄似的看向对面的傅瑾宴,突起的少女娇羞情怀轻易便被对面的男人察觉。

    他从文件中移开眼,看向她:“怎么?觉得工作时候的我很迷人?眼睛都舍不得移开了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宋轻笑气的直想翻白眼。

    这男人的自恋程度,真的是随着认识的时间越长与日俱增吧!

    嘴上却也不客气的怼道:“大哥,请别给自己随意加戏好嘛!”

    傅瑾宴勾唇笑了笑,倒也不再与她争论。

    宋轻笑大概真是个闲不住的人,这才刚结束婚礼,她就接下了一个设计手稿的活。思索着下午没有其他事了,便提出要回之前住处的打算。

    正在办公的傅瑾宴抬头看向她,眉头轻轻皱起:“东西还没搬完?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:“搬得差不多了。我今天刚接了稿子,编辑要得急,等我先画好了这个,再将剩下的东西一并搬去新房子。”

    闻言,傅瑾宴放下手中的文件,嚯的站起身。

    宋轻笑抬眼看向他,有些惊讶,“你突然站起来干嘛?”

    他却已经伸手拉住她,不回答她的问题,反而说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她一脸懵逼,他怎么总是这么一惊一乍的?这突然的又是要去哪儿?

    这也不能怪宋轻笑迟钝,她完全没将傅瑾宴计划在内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去工作室?”

    “对啊,可是…”

    这和你有什么关系还没说出口,傅瑾宴已经打断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有工作要忙吗?”她的眼神落向堆在桌上的文件。

    他的回答却异常平静:“已经处理完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不再给宋轻笑拒绝他的权利,拖着她上楼拿上出门必带的东西,两人便开车前往工作室。

    坐在副驾驶的宋轻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,之前对她工作室诸多嫌弃的人,为啥非得跟她一起回去?

    她不是一个藏得住事的人,索性便问开了:“你为什么非得跟我回工作室?你不是一直嫌弃这个地儿吗?”

    傅瑾宴仍然专心的开着车,并未转头看向她,过了会儿才回答道:“嫌弃是真的,担心也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担心?”她就搞不明白了,虽说这地方挺多人都有钥匙,但也不至于担心吧?

    不过傅瑾宴接下来所说的话,却让她成功的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叔叔告诉我了,婚礼那天,霍子桦去新娘房找过你。”他的语气虽平静,可内心的波澜却被他隐藏的很好,“我既然答应了叔叔照顾你,自然不会食言。”

    一提起霍子桦,宋轻笑心里就膈应的难受,以至于傅瑾宴明明把话说得这么含糊不清,她都没工夫去理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