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七章 她来干嘛?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只是反映过来说错话的宋轻笑,内心可就有些煎熬了。

    她压抑着崩溃的心情,从傅瑾宴手中抢过纸巾,在傅夫人看不到的角落里,眼神里透着凶狠,看向傅瑾宴:你为什么不提醒我?

    傅瑾宴耸耸肩膀,也是一脸无奈,在她耳边小声道:“我怎么知道你这么单蠢?”

    单纯?还是在骂她单蠢?

    她脸上突然绽放出笑容,只是在那看不到的地方,暗戳戳的踹了傅瑾宴一脚。

    被踹到的人没个防备,身子前倾,差点就要叫出声。

    傅夫人一脸奇怪的看向傅瑾宴,他却只能笑笑:“没坐稳。”

    傅夫人瞪他一眼,嗔怒道:“都多大的人了,做事情还这么莽莽撞撞?你这个样子,一点都不像马上就要当爸爸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傅夫人的“口不择言”,再次害的宋轻笑哽住了。

    她咳得前俯后仰,这次还是傅夫人出手替她抚着后背顺气,语气里是满满的宠溺:“妈妈就是把话说得超前了那么一点点,吓到你了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虽然脸上在笑,这内心的煎熬可是一浪翻过一浪。这哪是超前了一点点,简直是直接跳过了太多环节好嘛!

    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,傅夫人竟开放到这种程度,大清早的就和她讨论生孩子的事!

    脸早就变得通红,此时竟连耳根都被染红了,真是太让人尴尬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重又拾起筷子,可是却再也没了吃饭的好心情。

    傅瑾宴仔细打量着她的表情,动作优雅的用完餐,这才慢条斯理道:“妈,笑笑面子薄,以后如果您再对这类事情好奇,可以私下问她。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缓和一些的宋轻笑再次被点到名字,唰的一下抬起头看向傅瑾宴,再看看傅夫人。

    傅夫人嘴角始终挂着闲适的笑容,语气宠溺:“傻孩子,跟妈妈聊这些,有什么好害羞的?妈妈也是关心你嘛。”

    探手过去握住她的,语气诚恳:“宴儿这孩子看着挺能干,可根本不会照顾人。他也不是个体贴性子,妈妈是担心他照顾不好你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,倒容不得宋轻笑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明明是件登不上台面的事情,却偏偏被傅夫人说成了体贴话,她是打心底里佩服傅夫人的这项技能。

    简单的吃完早餐,四人便移坐到客厅。

    a市的西式婚礼告一段落,还有市的中式婚礼需要准备。

    傅夫人照样是包揽了大局,安排了接下来几人的行程安排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爸先回市,婚礼方面我会看着处理,有需要笑笑给出意见的地方,我会及时和你们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笑笑呢,先呆在a市,趁着这段时间多陪陪笑笑的妈妈和叔叔,你也趁休婚假的这段时间多陪陪笑笑。”

    “恩,我知道。”傅瑾宴应承下来,顺势捉住了宋轻笑的手。

    她不能挣扎,只能以笑作陪。

    傅夫人和她闲聊着,门铃却在这时候响了。

    阿姨去开了门,还没见到人,沈心愿尖细的声音便先传进了耳里。

    她来干嘛?

    宋轻笑看傅瑾宴,他耸耸肩,表示自己也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愿愿来了?”

    “外婆…”沈心愿嗲着声音扑到傅夫人的身边,那姿态小孩子气十足。

    宋轻笑被她嗲嗲的声音肉麻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揉着自己的手臂略表不适。

    沈心愿却越过傅夫人的肩头,看着坐在她身侧的宋轻笑:“小舅妈,早啊。”

    那语气里的阴阳怪气,宋轻笑听得分外清楚。

    她回之以微笑,态度不算太友好:“的确挺早,愿愿这么早就来给小舅妈‘请安’?真乖。”

    说完还伸手摸了摸沈心愿的脑袋,长者的姿态做了个十成十。

    沈心愿显然没料到她会来这招,杵了半天没回过神。

    倒是一直沉默的傅瑾宴,突然宣誓主权般的将宋轻笑揽进了怀里,垂眼看着怀中的人,那眼神真是柔情里透着蜜意,简直就是撒狗粮的完美诠释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嚷着昨晚没休息好?”

    宋轻笑看向他,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了?

    他却已经拉着人从沙发上站起,对着傅夫人和沈心愿道:“既然愿愿来了,有人陪着妈妈,你也可以正好偷个懒,睡回笼觉。”

    傅夫人却对儿子的突然贴心感到万分满意,直点头表示肯定:“宴儿说的没错,你昨天累了一天,晚上还这么辛苦,是应该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好不容易恢复本色的脸,又迅速攀升了一点温度。

    她摸着红彤彤的脸颊,这模样落进一旁的沈心愿眼里,只觉得刺眼的很。

    傅瑾宴却根本不给宋轻笑反应的时间,直接拖着人就往楼上而去,她只能顺从的笑着,转过身以后,却模样怪异的表示不理解。

    两人这么一路搂着上了楼,直到身影已经完全离了傅夫人的目光,宋轻笑立马打开揽在自己腰上的手。

    这男人,最近占便宜的态度和次数倒是越发自然和频繁了。

    她瞪着他,他却完全不鸟他,揉着自己的脖颈走在了前面,一副相当疲倦的模样。

    敢情是他想休息还非得拉她当挡箭牌?

    她怒气冲冲的跟在他的身后:“你自己想补眠就补眠,为什么还得赖在我的头上?”

    傅瑾宴猛地停下,她急刹住车,差点就要撞上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他转身,胸膛堪堪擦过宋轻笑的鼻尖:“我到底为什么没休息好,你不是很清楚?”

    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一种自上而下的压力油然而生,宋轻笑顺着他的话想起早上的情景,莫名就有点心虚,一时愣着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自己为什么会从沙发上跑去床上?难不成真是自己半夜摸过去的?

    她绞尽脑汁回忆的那功夫,傅瑾宴早已重提脚步往前走了。

    两人回到卧室,虽说中间还隔着一个小客厅,但一想起傅瑾宴此时正睡在里面,宋轻笑就觉得心情挺奇妙的。

    昨晚还好,太疲惫了倒没时间思考其他的。

    此时异常清醒的躺在沙发上,倒也有些疲惫,就是睁着眼睡不着。

    她翻来覆去,最后自己都受不了了,就偷偷的从沙发上摸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的踮着脚尖,猫着脚步的慢慢朝着卧室的房间走去。那小心翼翼的模样,像极了一个蹩脚的贼。

    摸到门口,她探出脑袋,发现傅瑾宴正乖乖的躺在床上,胆子便稍微大了一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