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六章 为什么在他床上?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傅瑾宴并没有停下,而是从她脸颊上摘下一个东西,“我只是帮你拿下掉了的假睫毛。”

    尼玛!这就很尴尬了!

    宋轻笑登时就被闹了个大红脸,从他手中抢过假睫毛,嘴里却不满的小声抱怨:“拿假睫毛就拿假睫毛,搞的这么暧昧,谁知道你要干嘛啊。”

    他却突然将脑袋凑得离她很近,带着几分笑意:“难道你在期待什么?”

    她还没说什么,他又继续说道,“哦,对了,你刚刚提到了陪shui…”

    宋轻笑立马一个回身,捂住他的嘴巴,眼神恶狠狠的瞪着他,这么丢脸的事情,她真是不想听到第二次。

    原本就是考虑好了自己睡沙发,此时说出的来却像带着赌气的成分:“我去睡沙发!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已经转身离去的她却被突然叫住了,心里一喜,还算这个男人有点怜香惜玉之心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其实你睡床下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睡你妹啊!

    还以为他良心发现主动提出自己睡沙发呢,果然还是将这个男人想的太好了。

    虽然早就做好了睡沙发的觉悟,但此时真的躺在沙发上,宋轻笑内心仍然是怨念丛生。

    她瞪着傅瑾宴所在的房门,突然就想起他今天的婚礼现场说的那些话,不由的脸就有些发红。

    她连忙用被子捂住脸,阻止自己的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他说那些,肯定只是为了将戏演的再逼真一些。你看看,说的那么动人好听,现在的宾客大概都以为他们爱的深厚吧。

    原本就累了一天,宋轻笑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等到第二天,她不是被浑身的酸痛给痛醒,而是被莫名其妙的热醒了。

    她懒懒的睁开眼,阳光已经洒进了室内。

    等等!室内!

    她不是睡在门外的沙发上?现在这是在哪儿?

    她动了动。

    嗯?动不了?

    宋轻笑低头一看,只见自己被某人完全抱在怀里,像一个被裹住的蝉蛹。

    尼玛怪不得这么热!

    但是,这个姿势……

    “傅瑾宴!”她大叫一声,试图挣脱开来,他却抱得死紧,由不得她。

    她连续叫唤了几声,他终于有些转醒的迹象,却只是闭着眼皱着眉,下巴轻柔的蹭了蹭她的头顶,声音略带沙哑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一听他这完全淡定的声音,她就火冒三丈,都这样了,他还问怎么了?

    傅瑾宴终于肯睁开眼睛,坐起身,被子瞬间下滑。

    宋轻笑不小心撇到一眼,顿时脸色一红。

    靠!还可以再穿少一点吗!

    她在心里唾了一句,连忙扯过被子将自己包裹起来,却忘了两人同盖一床被子,她扯来遮自己,傅瑾宴就完全暴露了。

    她干脆连眼睛一起盖住,愤怒的指责道:“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相比起宋轻笑的不蛋定,傅瑾宴就蛋定多了。

    他径直走下床,到衣柜里拿出自己的衣服一件件穿上。

    一直没听到回答的宋轻笑悄悄将被子移开一点,很不小心就看到了傅槿宴的背部,嗯,还是没有任何遮挡的那种,顿时眼睛就直了。

    这线条,这光泽度,啧啧啧,真不是吹牛的。

    她看着看着就不小心走了神,正对上傅瑾宴回头的视线。

    她心里一跳,再次将自己躲进了被子里,悔得直咬手指甲。

    宋轻笑啊宋轻笑,瞧你这点出息!

    傅瑾宴嘴角挂着闲适的笑容,说出的话却气的让人吐血:“夫人若是想看,大可直接告诉为夫。我整个人都是你的,被你看点这个,也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看你大爷的,宋轻笑在被子里腹诽。

    害怕自己再看到什么不该看的而被嘲笑,她干脆躲在被子里不出来了,过了一会儿,只闷声闷气的问道:“你都穿好了吧?”

    没有人回应她,她正觉得奇怪,却整个人连同被子一起被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被外是傅瑾宴无奈的的声音:“真是拿你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双脚一触地,宋轻笑就赶紧捂着被子站开了老远,回头一环室,瞬间就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给我准备的衣帽间?”

    傅瑾宴双手环抱于胸倚在门口:“还满意吗?”

    她一瞬间就被衣帽间给夺去了心神,哪里还有工夫来计较其他旁的事情,只记得点头:“满意,相当满意。”

    见她高兴,傅瑾宴自然也心情愉快。

    “换衣服吧,爸妈在等我们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她快乐的应承下来,选了件无袖收腰百褶裙,无袖设计清新减龄,超高腰线完美凸出她的小蛮腰。

    她满意的在镜中左右照了照,完全忘记了要责问傅瑾宴,为什么她会出现在床上的问题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步下楼,傅夫人和傅军安已经在客厅了。

    傅军安收起早报,道:“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四人落座,才安静的用了一会儿餐,傅夫人便忍不住开始八卦。

    她夹了一筷子小菜到宋轻笑碗里,嘴角含笑:“昨天还好吗?”

    对于自家夫人的直白,傅军安早已见怪不怪,依然面不改色的继续吃着早餐。倒是傅瑾宴,眼神瞄向宋轻笑,好奇她会给出什么答案。

    她咬了口虾饺,天真的以为傅夫人是在关心她昨天婚礼上是否劳累的问题,理所当然的回道:“还好,就是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傅瑾宴呛了一嗓子,迎来宋轻笑没好气的一瞪。

    他这什么反应!她又没说错,干嘛用这种怪异的眼神看着她?

    傅夫人却忍不住内心的喜悦:“有意义的事情,难免有些劳累。”

    她觉得没什么毛病,乖顺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来,多吃点,”傅夫人又开始一贯的“喂养”行动,疯狂的往宋轻笑的碗里夹着菜,嘴上还在继续说道,“昨晚这么辛苦,今天肯定的补回来。我让阿姨熬了补药,一会儿吃完饭,你和宴儿都记得喝上一碗。”

    “噗。”她刚刚喝进嘴里的牛奶,就这么吓得尽数喷在了傅瑾宴手上。

    还好他反应够快,躲得快,不然都得沾到身上。

    卧槽!原来傅夫人关心的,是昨晚的嘿咻盛况?

    宋轻笑受惊吓般的呆着没动,还是被“祸害”了的傅瑾宴,扯了张纸去擦她脏掉的嘴角,眼神里有些嫌弃。

    傅夫人倒也不干涉两人的甜蜜,被秀恩爱表现的也是一脸平静,只安静的坐在一旁用着餐,心满意足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,嘴角一直挂着闲适的笑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