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五章 尽量不弄疼你,乖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一直被傅夫人控制在身边的沈心愿,见到红毯上一脸娇羞的缩在傅瑾宴怀里的宋轻笑,气的都要鼻孔冒烟了。

    目光再看向身边的霍子桦,这股怒意只增不减。

    结婚典礼已悉数结束,一离了傅夫人的视线,沈心愿便发起了小姐脾气。

    霍子桦不知她怎么了,只安抚道:“怎么了愿愿?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哼,”她冷哼出声,双手怀抱胸前,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,“我能舒服的了吗?”

    她目光凌厉的看向霍子桦,他当即心虚的躲过了,却正好被沈心愿抓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怎么?心虚的不敢看我?”

    她伸出手指戳着他的胸口:“霍子桦,你到现在还不肯死心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个女人!”她指着宋轻笑所在的位置,“是真的已经嫁给了我的小舅舅,变成了你的小舅妈!”

    “你还执迷不悟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”霍子桦皱着眉反驳。

    “没有?”沈心愿大笑几声,讽刺意味明显,“那刚刚去新娘房的人不是你?”

    “你又跟踪我?”霍子桦的眉头褶皱加深,似被人触了逆鳞,脸上那些平日里惯有的温柔表情一去无踪。

    才反应过来自己暴露了行踪,再一看霍子桦的表情,想要收回已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霍子桦知道他跟踪以后,两人大吵一架,沈心愿发誓不会再跟踪他,结果没想到这么快便被“啪啪”打脸。

    霍子桦当即便转身离去,沈心愿见情况不对,恨恨的瞪了一眼隔得很远的宋轻笑,便追着霍子桦的身影而去。

    而宋清蓝只是在席间买醉。

    酒一杯接着一杯的灌进肚里,想起傅瑾宴先前说起的动情表白,她的肺都要气炸了,可是她,却什么都不能做。

    宋清蓝与宋氏夫妇坐在一桌,宋华年不知道内情,只按住她倒酒的手:“蓝蓝,你怎么喝这么多酒?”

    宋清蓝却笑的迷离而遥远:“妹妹结婚了,我高兴。”

    只有坐在一旁的苏梅,将这一幕看进眼里,不知是喜是忧。

    婚礼的事情进行的还算顺利,全程有傅夫人操持,又有着傅瑾宴的姐姐傅思帮忙,省了他俩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只是晚上一回到家,宋轻笑已经是累的要崩溃了。

    平日里根本不怎么穿高跟鞋的她,今天一天可被折磨的够呛。

    两人先行一步到家,宋轻笑扶着酸痛的腰脱掉高跟鞋,还没完全直起身子,便被身后的男人一个公主抱给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一惊,生怕傅夫人他们突然回来,直拍着他的胸膛表示不满:“你干嘛呢!快放我下来!爸妈快回来了,看着多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垂眼看向她:“我抱自己的妻子,天经地义,有什么不合适的?”

    “可我们明明就是…”

    后面那半句,已经被傅瑾宴封在了唇舌之间。

    他只蜻蜓点水般的触了触她的唇,意在阻止从她口中说出他不想听到的话。

    两人这么公主抱+kiss的戏码,却刚好被回家的傅夫人与傅军安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傅夫人立马指挥着丈夫小心行事,动作一定要轻柔避免被儿子儿媳两人发现。

    两人随着傅瑾宴的行走轨迹来到新房外,动作小心翼翼,和做贼有的一拼。

    傅夫人少女心爆棚的将耳朵贴在门上,听着里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傅军安虽知道这样的行为不妥,但他妻子开心,他也不想阻止她。只站直了身体,安心的护在了自己妻子身后。

    两人回到房里,一脱离傅瑾宴的怀抱,宋轻笑就忍不住抱怨,却被他直接拖回身边捂住了嘴巴。

    她不解的睁着双大眼睛,无辜的看着他,敢怒没法言。

    他却努着嘴朝着门口的方向比划,一向反应慢的宋轻笑依旧不明白。

    手机里同时进了好几条短信,傅瑾宴为了以防宋轻笑突然尖叫,将人控制在怀里。

    手机莹莹的光闪烁在脸侧,她却没办法看到他手机页面上的内容。

    而看到短信内容的傅瑾宴只觉得太阳穴疼,他就知道,傅夫人不是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他将手机扔到一边,遥遥看了眼门口,又突然握住宋轻笑的双肩,突然建议:“我学过按摩,要不给你按按放松放松?”

    “你今天也累了一天,这算作对你的酬谢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好?”宋轻笑不信的挑眉,但累倒是真累,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不满。

    傅瑾宴却不再废话,直接拉着人到床上坐好,双手捏在了她的肩头。

    宋轻笑却疼得直接叫了出来:“你别这么用力啊!很疼啊!懂不懂什么叫温柔!”

    她的反抗全在他意料之中,他看着门口的方向,故意将声音放大:“那我动作轻一点,尽量不弄疼你,乖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奇怪的偏过头看着他,却没看到他嘴角一闪而过的狡猾笑容,他这语气,怎么听起来这么奇怪呢?

    可来自肩部的舒适按摩瞬间就将她这些繁杂的思绪打乱了,只舒服了闭上了双眼,操劳了一天,现在的待遇可谓是深得她心。

    傅瑾宴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,便停止了男仆行为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按了?”宋轻笑回过头看向他,他却只坐在她旁边看着她。

    他却突然靠近,她急急的往后退去,身子一歪就要倒在床上,还好傅瑾宴伸手揽了她一把,扶正了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可他的手却停在她的后腰不离开了,直推着人往他的方向靠近。

    宋轻笑赶紧伸出双手挡在了胸前,“你又想干嘛!”

    这一天到晚的,这个男人的幺蛾子也忒多了!

    她不满的瞪了他一眼,却仍然脱离不了他的禁锢。

    傅瑾宴却一直不说话,只这么一眨不眨的看着她,那深邃的眼眸犹如一汪深潭。

    宋轻笑不敢看的太过于专心,怕自己一不小心,就陷入了这汪潭水之中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她别开眼神,双手却推嚷在他胸前,气势都变得弱掉了许多:“你老这么看着我干嘛?”

    下巴却突然被傅瑾宴的手给捏着扭向了他那边,她眼中的惊恐悉数落在了他眼中。

    他用手指摩挲着宋轻笑的下颚,她惊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这是要干啥?

    眼见着他就着握住她下巴的这只手,脑袋却离着她越来越近,她连忙说道:“你可别乱来啊!我们的合约里只有假结婚,没有陪睡!”

    说完便紧紧的抿紧了唇,生怕眼前的男人寻到一丝可趁之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