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四章 我还是喜欢你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她张张嘴想反驳,宋华年却直接打断了她:“你先别急着否定。我这么说,不是在怪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来宋家之前,你妈妈一直在担心你。你来了以后,她也从来没有放下心过。一直觉得当年把年纪尚小的你一个人扔在那里,是她做的不对。”

    宋华年说的情绪激动,宋轻笑听得也是忍不住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她其实一直都是个心思敏感的人,不说,并不代表她不在乎。

    宋华年原本还想说些什么,但见宋轻笑已经忍不住红了眼眶,反而安抚起她来:“你这傻孩子,怎么还要哭了?”

    他赶紧拿过纸巾,替她擦去眼角将要滑落的泪珠,“新娘子哭花了妆,可就不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他动作轻柔,这模样,倒真像是一个对待出嫁的女儿的父亲一般。

    宋轻笑突然伸手抱住了宋华年,第一次主动与他亲密接触,言语间颇有些感慨:“我知道您很好。对妈妈照顾有加,对我,也不曾有半分亏待,姐姐有什么,您便会给我同样的。”

    他将人轻推开,脸带笑意:“这本来就是我这个做父亲的本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却摇摇头:“您大可不必对我这样友好,相比起您,我更像是一个不懂感恩的‘白眼狼’。”

    “话怎么能这么说?”宋华年对宋轻笑的自责有些不满,“你是什么性格的孩子我知道,你能做到现在这些,对我而言,已经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第一次这么坦诚布公的袒露心声,说完以后,彼此都觉得心里顺畅了不少。

    房门此时又被人敲响,这次进来的人却是苏梅女士。

    她一见到宋华年,就露出少女般的笑容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,脑子里只想到一句很俗的话:这大概就是嫁给爱情的模样吧。

    她已经记不住亲生爸爸的模样,自然也早已模糊爸妈之间相处的过程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怎么到处都找不到你,原来你在这躲着,和笑笑聊什么呢?”

    宋华年极其自然的伸手牵住了刚走近的苏梅,眼神里那些呼之欲出的柔情宠溺,看的旁人都要忍不住羞红了脸。

    苏梅看看宋华年,又看看宋轻笑,似乎在揣测两人是否背着她说坏话。

    宋华年却道:“我来将当年我俩的定情信物交给笑笑,才刚说了几句话,你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意思,”苏梅挑眉,佯装出生气的模样,“是在怪我打扰了你们父女之间说悄悄话?”

    宋华年笑着还没说什么,倒是宋轻笑接过了话茬:“妈,您终于识相了一回。我和叔叔聊得正开心,您一进来,都给打岔了。”

    本来假装生气的苏梅女士,一听到两人当真撇下自己说贴心话,脸色瞬间阴沉了不少,跟个小孩子似的表示着不满。

    宋华年只觉得自己的妻子可爱极了,拖着她的手摇了摇,模样讨喜:“笑笑逗你玩儿呢,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好啦,”宋轻笑也拉过她的另一只手,笑道,“我呢,现在也结婚了,以后你就不用再担心我了。”

    她将握住苏梅的那只手转交到宋华年手上,像是在完成某种交接仪式一样:“以后,妈妈就交给你照顾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虽然脾气不太好,大多时候还喜欢碎碎念。但是,那都是她在乎你的表现,你可不许轻易嫌弃她。”

    这几句略带调皮的话说出来,苏梅女士的眼眶登时就红了一片。

    “你可不许哭。”宋轻笑她触上自己妈妈的脸庞,“好不容易画了一个美美的妆,你可不许惹我哭。”

    “好,妈妈的笑笑长大了,妈妈应该高兴,不哭。”苏梅抚着宋轻笑额角的鬓发,强忍住眼眶中翻涌的泪水。

    三人在新娘房的煽情对话一结束,结婚典礼便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虽然已提前做过无数次心里暗示,可当挽着宋华年的手走在红毯上,遥遥看着穿着剪裁西装的等在对面的傅瑾宴,心就不受控制的越跳越快。

    宋轻笑盖着头纱,只能隐隐约约瞧见对面的情况。而傅瑾宴则不同,他能将她的全部表情收入眼底。

    她怀抱捧花,另一只挽在宋华年手臂上的手,却紧张的捏紧了,泄露了她此刻心里的紧张。

    宋华年伸手轻抚她的手背,压低声音安慰着:“别担心,叔叔和妈妈都在,你只需要看着前方的新郎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她默默点了点头,强压住内心的不安。

    红毯这段路其实并不算长,只是她内心焦躁,难免就觉得,这短短的几步路程犹如千山万水那般遥远。

    还没走近,等在主婚人旁边的傅瑾宴已经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宋华年笑着将宋轻笑的手交给他,顺势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从今以后,笑笑就交给你照顾了。你如果欺负了她,我这个做叔叔的定饶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却只颔首应下:“我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挽住傅瑾宴的手臂,走到了主婚人的位置,两人相对而立,他掀开了她的头纱。

    还是那些陈旧到掉牙的宣誓词,等彼此回答了以后,傅瑾宴却另有话说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低沉动听,自薄唇之间倾吐而出,竟有种令人沦陷的微妙感觉。

    “虽然你吃饭的样子很丑,看偶像剧的时候一会儿笑的像个傻子,一会儿又怒骂着像个疯子。”

    婚礼是在海边举行,此时除了微拂脸颊的海风,就只有傅瑾宴的话回荡在在座每一位宾客的耳中。

    “你常常犯傻,分不清东南西北;你不讲道理,总是爱胡闹;你或许有点笨,但心肠却很好;你喜欢小孩子,你讨厌雨…你喜欢的东西我知道,你不喜欢的我也都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笑笑,即使你有这么多不足,我还是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的突然告白,迎来了现场宾客雷鸣般的掌声,而当事人宋轻笑却呆愣着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这怎么跟事先预演的不一样?排练的时候可没有这一段啊!

    可她脸上的无措,却只被解读为:幸福来得太突然,所以一时有些晕头转向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傅瑾宴露出宋轻笑,主婚人在旁边说道:“现在你可以亲吻你的新娘。”

    他急速朝着她的唇贴近,手覆在她后背不容她躲避,压低了声音:“不要拒绝我,”

    然后便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一吻冗长而持久,宋轻笑都要觉得自己缺氧了,傅瑾宴才缓缓的松开了她。

    虽知道这算是婚礼的经典桥段,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接吻,她这个害羞的小心肝还是有些承受不住,脸红的像个苹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