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三章 婚礼倒计时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婚礼正式进入了倒计时。

    傅夫人将大头都给揽了下来,宋轻笑只需要到一定时间去验收成果,倒也省了不少事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每次见到傅夫人,她总是有些心虚的不敢与人对视。

    还是傅夫人先找她聊开了,大概是两个妈妈彼此通了气。

    那天去婚礼布置现场回来,傅夫人便与宋轻笑来了个二人约会。

    两人到市中心去吃了饭,席间,傅夫人便笑着说道:“愿愿的事,做的的确不对。我这个做外婆的不该也不想为她开脱,但是笑笑,我不想她的事情,影响到你和宴儿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傅夫人会直接说起这件事,宋轻笑显得有点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傅夫人探手过去握住她的手,安抚道:“你别紧张,我告诉你妈妈这件事情,就是不想对你或对你家有所隐瞒。”

    “做的不对就是不对,怎么隐藏也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傅夫人明明说的是沈心愿的事情,她却听得越发心虚了,被老夫人握住的手都有些微微出了汗。

    “况且你马上就嫁进傅家了,作为亲戚,早晚有一天都会碰面。与其碰面的时候尴尬,不如早些说开了好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说的是。”她点着头附和,思绪却开始神游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居然脑子一抽给问了出来:“如果有一天您发现我有件事情骗了您,您会原谅我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冷汗都要下来了,傅夫人却笑着继续道,“因为你是不会骗我的。”

    傅夫人这话说的有些让人听不明白,倒是傅瑾宴那厮,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两人在这里吃饭。

    他自动自发的落座于宋轻笑的身旁,看她脸色不好,便大概猜到了几分,探手过去握了握她的手。

    宋轻笑好像这才发现他来了,后知后觉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傅夫人也不依了,在一旁酸酸的,“宴儿你就这么不放心妈妈?我就是约着笑笑吃个二人晚饭都不行,你还得巴巴的赶过来?”

    他的到来,倒确实让宋轻笑心里好受一点。

    “我刚好在附近办公,看到你们,便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两母子对视一眼,心照不宣的笑着。

    这一顿饭吃的她难以下咽,这还有三天就要举行婚礼了,她可不能临阵脱逃啊。

    她一个人神游般的走在前面,就连傅瑾宴停在原地没动都不知道。还是他突然从后面拽住了她的手,才缓缓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他握住她的双肩,“我说过,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做,保准不会露出破绽。”

    “我妈虽然活成人精了,看一知五,但她是信你的,便不会在背地里调查你,你就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她撇了撇嘴,之前已经想开了,此时又陷入了迷雾之中。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没错,可是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,我问你,你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傅瑾宴真诚的看着她,她回望着他,却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便好,一切都交给我,你只需要,好好的准备婚礼。”他宠溺的刮了刮人的鼻子,顺势就牵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反正他们也是假结婚,如果有一天事情真的败露了,她也是会离开傅家的。

    她表现的这么在乎,倒真像是想要嫁给他似的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时,心理终于达到了平衡。

    时间过的飞快,转眼就是婚礼当天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穿着婚纱,画着美美的妆,等在新娘室里,看着镜中的自己,觉得既陌生又熟悉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想过,她的婚礼,会是这个样子的。

    房门突然被人敲响,她本以为是哪个客人过来看看新娘,却没想到,来人却是一身正装的霍子桦。

    她现在一看他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,眉头紧皱,警惕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来干什么?走错房间?”

    霍子桦朝着她跨近几步,她连忙紧张的站了起来,提着裙摆往后退去,与他始终保持着距离。

    “我是来找你的,笑笑。”

    “别叫的这么亲热,你可别忘了,我现在是你的小!舅!妈!”

    “笑笑,你当真要嫁给他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宋轻笑只觉得可笑:“你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啊!今天是我和瑾宴的结婚典礼,你非得来触我霉头?”

    她咬着唇,索性将憋在心里的话一次性倒了出来:“你既然选择了沈心愿,就麻烦你好好去过你自己的生活。选择都是你自己做的,也希望你有承担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“你三番五次的来找我到底想干嘛,我不想知道。你和我从前没有关系,以后也只会是小舅妈与侄女婿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霍子桦的脸色一点点变冷,眼神中那些翻滚的炙热,最终都因为她的一席话给冰冻了。

    “你来找过我的事情,我不会告诉沈心愿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笑笑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来干什么!”门口突然传来了第三者的声音,宋轻笑别过头去看,原来是宋华年。

    他几步跨到宋轻笑的身边,紧张得如同她的亲身父亲一般:“笑笑,你没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接收到宋轻笑表示没什么问题的信息,又一脸愤怒的对着霍子桦:“事到如今,你怎么还好意思跑到笑笑跟前来?你想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伯父…”

    “你别叫我!”他指了指门口,“赶紧走,我和笑笑都不想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”霍子桦欲言又止,还想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宋华年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。

    “你走不走?非得让我动手是吧!”说着还当真挽起了袖子准备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“我这就走,叔叔您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霍子桦这才挪动脚步朝门口走去,只是还一步三回头的看向宋轻笑。她偏过头,一眼都不想看到他。

    宋轻笑是真想不明白,事到如今,他到底还想怎么样?

    新娘房里重又安静了下来,宋华年拉着宋轻笑到沙发上坐下,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礼盒。

    笑着递给宋轻笑:“叔叔也没什么好给你的,这还是当年我送给你妈的定情信物,现在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推脱着不要,宋华年却硬塞到她手里:“叔叔给你的,你就拿着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该是你妈妈出面给你比较好,可我想着,你这都要结婚了,我总不能什么都没有表示吧?”说完还俏皮的露出了微笑。

    他轻拍着宋轻笑的手,言语间颇有些感慨:“我知道,这么多年了,你对我仍然心存芥蒂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