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二章 走漏风声的人是傅夫人?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你不说就以为我不知道?你总共就交过两个男朋友,第一个是高中时,被你姐姐给抢了。第二个就是霍子桦那小白脸,被傅家的小侄女沈家大小姐抢了。”

    苏梅女士平静的说完,她这个听者内心就没那么平静了,可谓是波涛汹涌。

    高中时的事情并不难猜,可霍子桦与沈心愿这件事,她又是从哪儿知道的?

    莫非苏梅女士的功力已经达到如此炉火纯青的地步?

    她兀自想的出神,刚想张嘴询问,苏梅女士却将她耳边凌乱的发丝抚平,语气变得平和了许多:“你当真以为你妈就这么好忽悠?你不打算告诉我,总会有人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听的一脸懵逼,知晓沈心愿与霍子桦关系的人少之又少,除了当事的那几个人,她实在是想不明白,谁会把这件事情告诉她妈,这不是要命嘛。

    “妈,你到底是听谁说的?”话问出口了,她才觉得这不是重点,又重新提问,“不是,你既然知道沈心愿与瑾宴的关系,为什么还要同意我们结婚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同意?”苏梅看了她一眼,“小傅对你是真好还是假好,你婆婆是不是真心待你,我看的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这件事说到底也是他们家亏欠了你,以后你嫁过去,自然是受不了什么委屈。”

    虽然苏梅女士说的在理,但她内心却是忍不住想要“呵呵”了。

    不过苏梅女士的话,却成功让她起疑,难道走漏风声的人是傅夫人?

    “妈,难道告诉你沈心愿与霍子桦关系的人,是我未来婆婆?”

    “我的笨女儿,你总算是开窍了。”

    wt!傅夫人居然一直都知道!

    说不震惊是假的,她仔细回想了下与傅夫人之间的相处,这样一说,完全就能将傅夫人对她的“过度”友好对上号了。

    这不就是心有愧疚才努力对她好的典型表现嘛!

    苏梅见她突然发起了愣,也深知自己将话说多了,怕她多想,忙又说道:“你婆婆这么做,倒不全是因为愧疚。她能主动把这件事情相告于我,摆明了就是不想你吃亏,是为你好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想,这件事情换做是别的家庭,肯定会瞒的滴水不漏。”她顿了顿,观察着宋轻笑的表情变化,“我倒是欣赏你婆婆的坦诚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乖巧的点点头,虽然没搭腔,心里却很清楚。

    沈心愿挖她墙角这件事,做的本就不厚道,还是用了如此不入流的招。怎么说都算是丑事一桩,尤其是在那种大门大户,对这些事更是讳莫如深。

    傅夫人能如实相告这一情况,显然是摆明了对宋轻笑的态度。

    再说了,她跟傅瑾宴就是一形式婚姻,还不至于要去在乎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思及此,她立即就握上了苏梅女士的手,轻声道:“我知道的妈妈,你们其实都是为我好,怕我吃亏。我既然决定嫁给瑾宴,就是真的已经想好了。过去的事情,我们就让它过去吧,再也别提了好吗?”

    苏梅女士点点头,她却撒着娇似的倚在苏梅女士的肩上,嘴上挂着笑容,脑袋里却想着其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傅瑾宴要来接宋轻笑回家,便顺便在宋家吃了晚饭。

    苏梅原先还为宋清蓝会再次见到傅瑾宴而感到担心,没想到她却已身体不适为由,没有下楼用餐。

    宋家父母对傅瑾宴总是格外热情,宋华年和他边吃饭边聊天,倒也闲适的很,对于傅瑾宴的满意程度,也越加趋近于满分。

    “妈,叔叔,那我们走了。”

    宋家夫妇跟着他们走到门口,脸上堆着笑意:“开车慢点,到家了给我发个微信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比了个“k”的姿势,一弯腰就猫进了车里。

    而位于二楼的某个窗口,一张愤怒到扭曲的人脸却隐藏在窗帘之后,看着院子里热闹的四人,表情阴冷可怖。

    早晚有一天,属于我的,我统统都会拿回来!

    开车回去的路上,宋轻笑左思右想,还是没能忍住将心中的疑问抛出:“我妈今天告诉我,她知道你跟沈心愿的关系,也知道沈心愿就是抢了渣男的那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没看向她,只是问道:“所以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是谁告诉她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妈。”傅瑾宴回答的异常平静,宋轻笑都要怀疑,他是不是事先就清楚?难道只有自己一人被蒙在鼓里?

    “你早就知道?”她有些大声的质问道,显然是有着动怒的前兆。

    傅瑾宴却只是摇了摇头:“你刚刚说,我猜到的。我妈这人看着和蔼可亲,但其实很有原则。”

    “她能在得知你是我女朋友的第一时间,赶到a市来试探你,你觉得沈心愿这点事情,瞒得过她?”

    傅瑾宴的安慰不仅没起到任何作用,还将宋轻笑推入了另一个怀疑的旋涡:“那你的意思是,我们假结婚这件事情,也是瞒不住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她就不明白,有什么不一样的?

    “我妈,是打心底里认为你是我想娶的人,她不会再去暗中调查你。而沈心愿的事情嘛,完全是她自己露出马脚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当初你第一次去我家的情景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点点头,这么印象深刻的第一次见家长,她倒是想忘也忘不了啊。

    “沈心愿本该是第一次见你,却对你表现出了极大的敌意。她的行为如此可疑,我妈向来就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的性格,稍微找人查查,便一清二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况且她这事本就不光彩,当初还闹得沸沸扬扬,我妈没直接给她脸色,已经是对她极度的忍耐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虽然这么说,但宋轻笑还是有些担心。本来就觉得傅夫人对她太好有点心虚,闹这么一出,整的她整颗心都惴惴的。

    他偏头看了眼她的脸色,发觉她仍是有所怀疑,只好又道:“你要这么想,依照我妈的性子,如果她已经知道了事情真相,你觉得她还会对你这么好吗?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宋轻笑犹如醍醐灌顶,瞬间就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对啊!如果已经知晓一切,肯定会来找我求证,犯不着还事事都处理的如此妥当。”

    见傅瑾宴点点头,她继续道:“不过我们也得小心为上,你妈妈这么警惕,一定不能让她发现了破绽。”

    他勾唇笑了笑,就算宋轻笑不说,他也会将这假结婚演的比真结婚还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