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一章 你和妹夫是怎么认识的?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沈心愿那个大小姐也没来找她麻烦,兴许是傅夫人在沈家小住,她不敢惹老太太心烦,才压抑了自己内心的不满吧。

    而自从上次选婚纱和宋轻笑闹得不欢而散,之后再也没联系过的宋清蓝,却突然给她来了电话。

    而这天,刚好就是婚纱完工到店的时间。

    宋清蓝这时间掐算的太准,搞的宋轻笑都要以为她是不是在自己身上安了监控了。

    “上车吧。”宋清蓝开车来接的宋轻笑,摇下车窗看着她身后陌生的公寓,心有疑虑,倒也没问出口。

    两人在车上几乎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以前两人的关系虽不融洽,倒也不是完全说不上话。自从傅瑾宴出现后,宋轻笑是越来越看不懂宋清蓝了。

    “姐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?”她向来就是个藏不住事的,如今她和傅瑾宴都要结婚了,还是想要问清楚比较好。

    宋清蓝被她突然的提问惊道,讪讪回道:“怎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,你对瑾宴的态度很奇怪吗?”

    见宋清蓝并不搭腔,宋轻笑便自己继续往下说:“我曾经问过你,你们俩是不是认识,你并没有回答我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和瑾宴马上就要结婚了,我再问你一次,你们是不是认识,或者,你是喜…”

    宋轻笑的话还没说完,便被宋清蓝给厉声打断了: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她脸色有些难看,却强装镇定,“我只是知道傅家,对于傅先生,也只是听过一些传闻罢了。”

    她突然笑了笑,只是这笑容看在宋轻笑的眼里分外牵强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不是你的亲姐姐,但你好歹叫我一声姐,我对自己的未来妹夫感到好奇,倒也不足为奇吧?”

    见宋清蓝将话说的不留余地,她也不好再追问。只是心想着,她该做的努力都做了,如果以后再闹出点什么,也不是她能控制的了。

    两人很快便到达了婚纱店,店员们热情的捧出婚纱,对于宋轻笑这样痛快的买家,自然是乐得伺候。

    婚纱很美,搞的宋轻笑都不敢伸手去触碰它,生怕自己的粗鄙会破坏了这份唯美。

    俗话说的一分钱一分货,这定制款的婚纱,除了款式特别,连细节部分都格外考究,均是以手工制成。

    在店员们的帮助下,它去换上了婚纱。

    连袖设计对于她这种有点保守的少女来说再合适不过,辅以细密的蕾丝点缀,既有点小性感,又不会过于性感,少女感与性感把握的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而通体看起来极其简单的样式,却在后背处做了一个镂空的处理,桃心设计算是女生们不能跳过的偏爱元素,与唯美蕾丝结合在一起,浪漫指数满分。

    小心机的露出后背肩胛骨,性感升级却不会显得低俗暴露。裙摆为两米大裙摆设计,层层叠叠的薄纱轻笼在一起,层次感分明,却有种公主裙的既视感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,这件裙子分外讨宋轻笑欢心。

    饶是知道两人只是假结婚,能穿上这么漂亮的婚纱,她仍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。

    倒是宋清蓝,看着她穿上婚纱的那一刻,内心波动翻涌的厉害。

    她宋轻笑凭什么?

    手指拽的死紧,唇角却露出点点笑容,几乎是从齿缝间挤出的称赞:“傅…妹夫的大手笔,果然是与众不同。”

    见宋轻笑抬头看向她,她继续道:“这件婚纱,确实和你很是相称。”

    得到了夸赞,她倒也是满心欢喜,也不愿去计较这句夸赞是真心还是假意,只笑道:“谢谢姐姐。”

    麻烦店员拍下几张照片发给傅夫人后,宋轻笑便去换下了婚纱。

    留了地址给店员送婚纱过去,两人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重又返回车上,气氛一时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车行到一个红绿灯路口,正在等待红灯的宋清蓝,突然转过头道:“我好像从来没有问过你,你和妹夫是怎么认识的?”

    这突然一问,倒让宋轻笑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好。

    她与傅瑾宴的真实关系,肯定不能如实相告,只能随口揪了个理由:“我们认识挺久了,当时霍子桦出轨,我伤心欲绝,去市旅游散心的时候,刚好遇到了他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观察着宋清蓝的表情,她说的倒也不完全是假话。

    当初得知霍子桦最终还是爬上了沈心愿的床,她伤心欲绝,连夜坐火车去了趟市,单纯的散心。

    不同之处就在于,她根本没遇到傅瑾宴。

    宋清蓝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,路灯变绿,她重又启动车子,倒也没有表示疑惑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一路安静的回到了宋家。

    苏梅女士见两人一起回来,脸上意外的表情太过于明显。

    等到宋清蓝回房间去了,她才着急的拉着宋轻笑的手:“你们怎么会一起回来?”

    “婚纱到了,姐姐陪我去试了试。”

    “就没其他的了?”苏梅心里异常不安,连带着握着她的手都有些用劲。

    她赶紧反握住苏梅女士的手,笑着安抚:“没别的事,妈你就别瞎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苏梅没好气的瞪她一眼,心里的担心一点都没放下来:“怎么能不担心?”

    害怕隔墙有耳,她赶紧拽着宋轻笑回了她的房间,这才放心的继续往下说,“你姐姐这个人向来就把心思藏在心里,喜怒不易表现在外。可上次我们与你婆婆还有小傅一起吃饭时,她那脸色,可是变了无数回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婆婆也算是看出来了,她怕是对小傅有些感情。”

    还不等宋轻笑作答,苏梅女士又继续道:“虽然你婆婆已经单方面叮嘱过她,可我见她对你试婚纱的事情这么积极,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,就没个安宁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,妈,”宋轻笑揽住苏梅的肩膀,将头靠在上面撒娇,“事情没你想的那么复杂,你就放心好啦。而且我今天也问过姐姐了,她依然一口咬定说不认识瑾宴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她都这么说了,我们姑且相信一回,也不会怎么样嘛。万一真是我们想多了呢?”

    苏梅戳了戳她的额头:“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,她话是这么说,但你也不能完全放松警惕。被抢过两次男朋友也就算了,你难道还想临近婚礼时被人再次抢了老公?”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宋轻笑忍不住就在心里骂了句脏话,苏梅女士居然这么门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