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章 妈,您对我真好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尊的?”她含糊不清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,”杨柳笑,只觉得眼前这姑娘吃相虽不文雅,却让人觉得很有食欲,“他不管,嫂子管。你什么时候想吃了,什么时候给嫂子来个电话,保准你来的时候,虾就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吞咽下嘴里的虾,挥舞着油腻的双手,做了个捧心的动作:“嫂子么么哒。”

    席间气氛好不热闹,傅瑾宴不太好这口,只礼貌性的吃了一点。

    舒林自是了解他的,亲自下厨给他炒了个下饭菜。

    宋轻笑与傅瑾宴去的时间算早,等他们用餐结束,正迎来就餐时的第二批次高峰期,舒林两口子都忙的没时间招呼他们,便被蜂拥而至的顾客给淹没了。

    傅瑾宴去前台结账,收银员被打了招呼不敢收他的,他把钱放到台面上,牵着宋轻笑的手便走了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的她心情大好,两人走路去停车场,她还愉快的哼起了歌。

    他走到她的身边,“敢问宋小姐,对于傅某的安排可还算满意?”

    宋轻笑现在心情好,也陪着他装腔作势:“本姑娘甚是满意,还劳烦傅公子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,回家途中接到了傅夫人的电话,两人便再次驱车赶往傅夫人约好的地点。

    傅夫人是个闲不住的,说起来也是心疼宋轻笑,问过她对婚礼的大致意见以后,便将这活儿揽了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,傅思正陪着她与婚庆公司的人商讨,只等着宋轻笑来做一个最终决定。

    婚礼策划人还没见到新郎新娘,倒是对准婆婆如此上心而大加赞叹:“老夫人您可对儿媳妇儿真好,好多长辈们压根不爱管这些事,您倒好,全都揽在自己身上。”

    傅夫人眼神还落在婚礼布置现场的画册上,语气温和:“我一个老太婆也没什么要紧事要忙,他们还年轻,当以自己的事情为重。”

    她指着手上的照片,示意婚礼策划人将这个布置也作为选择之一,又接着道,“你说我全揽在身上,倒也不全对。”

    “我呢,顶多就是帮他们打打前阵,最终做决定的,还是他们自己。”

    傅夫人的话音刚落,宋轻笑与傅瑾宴便携手而来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牵手,也是上楼之前事先说好了。两个人都要结婚了,不无时无刻表现的亲密点,难免引人怀疑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傅夫人招呼着他俩,却只是拉了宋轻笑的手坐在了她的身边,“笑笑你看,这是我觉得还不错的现场布置图,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?”

    傅夫人眼光很好,也将宋轻笑与她说过的希望的婚礼元素全都融了进去,可谓是非常用心了。

    “妈,您对我真好。”她突然改了口,并抱着画册倚在了傅夫人的肩上。

    在座的其余三人皆对她的称呼感到惊讶,倒是傅瑾宴,嘴角偷偷的上扬起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傅夫人脸上的笑容太过于灿烂,这架势,估计宋轻笑想要天上的月亮都要给她摘下来一样。

    傅思却突然拉住了宋轻笑的手,说的有些感慨:“笑笑,你能这么懂事,姐姐也是很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不过眼神透过她看向身后的傅瑾宴时,却有些心虚的移开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向来后知后觉,话脱口而出的时候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,眼下反应过来了,小脸登时就红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个不错。”傅夫人适时的提问瞬时将她从尴尬之中解救出来。

    她眼神移向傅夫人所指的图片,附和着点了点头:“这个和我梦幻过的婚礼,倒是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定这个了。”傅夫人将画册还给婚礼策划人,并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婚礼策划人看到两人关系如此融洽,不由羡慕:“宋小姐,您和婆婆的关系处的这么好,真让人羡慕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,妈妈人本来就特别好啊。”宋轻笑这说的倒是个大实话,可是旁的人听到,还只是以为她在撒娇。

    确定好婚礼现场布置,婚礼筹备阶段的事情也算告一段落,接下来只等着验收成果。

    傍晚陪着傅夫人吃过晚饭以后,傅瑾宴便和宋轻笑回了家。

    两人几乎是刚一进家门,她就开始左右观望,已经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说好的惊喜呢?在哪儿?”

    傅瑾宴倒也不藏着噎着,指了指客厅茶几。

    她立马兴奋的奔了过去,却只是看着上面摆着一大一小两个礼盒。

    她指了指礼盒,又指了指自己:“这也是给我的礼物?”

    傅瑾宴点点头,走到沙发上坐下:“打开看看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依言打开了大的礼盒,一看到里面放着的东西,就彻底傻眼了。

    他坐在一旁,开始有条不紊的解释道:“给你车钥匙,是为了代步。你既然嫁进傅家,面子上至少要抹的过去,至于你开或不开,由你自己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那房产证?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,你现在的工作室太过于简陋,且太多人拥有钥匙,不安全。这套房子反正空着也是空着,给你用,你定时给我房租。”

    万恶的资本主义!宋轻笑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至于这套翡翠首饰,是为了陪衬你的‘傅夫人’身份。”傅瑾宴顿了顿,才又继续说道,“作为我的妻子,免不了要陪我参加一些应酬,而你并没有拿得出手的首饰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怼的,宋轻笑想气都气不起来,因为人家说的是实话。

    她对这些东西向来就没什么概念,又或者没有对她而言并没有什么区别。但傅瑾宴把每一样东西的用途都解释的她无法反驳,她只好收了下来。

    再打开小的礼盒,里面安静的躺着一张黑卡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卡?你别忘了,我们是协议结婚,不是你包养我好嘛!”

    其他的她也就忍了,给她卡这个事情,不是霸道总裁文里面的经典桥段?

    他愣了一瞬,很快便又恢复如常:“与其说是给你用,不如说是给你买单的底气。这张卡没有上限,但是,你没有随意使用它的特权,除了你陪我家人需要买单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宋轻笑的心里瞬间就平衡了。

    他们家的消费水平和自己相差十万八千里,要真是长期和她们相处,她卖肾都陪不起啊。

    将礼盒一一合上,她携着礼盒便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因为准备婚礼的缘由,宋轻笑暂时没接设计稿。趁着闲暇,断断续续的将东西搬到了傅瑾宴给她的房子,每天过的倒也充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