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 小晏子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待美女走近了,才轻启薄唇招呼两人:“小晏子,你可有些时间没来了。”

    小晏子?

    这个特有年代感的称呼让一旁的宋轻笑没忍住笑了出来,这什么鬼名字?

    见傅瑾宴看着她,她连忙不好意思的摆手:“对不住对不住,你这个小名也太好笑了。”

    他将人拽到身边控制好,没好气的捏着人的手,示意她就此打住,然后才向一脸好奇的杨柳介绍道:“嫂子,这是我未婚妻宋轻笑。”

    嫂子?这声称呼瞬间将她脑子里的猜测打的一团乱。

    杨柳依然笑的温柔可人,率先伸出手与宋轻笑相握:“轻笑妹子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你好。”宋轻笑只顾着傻兮兮的回复,显得有几分呆愣。

    说话间,有个穿着围裙的男人着着急急的跑了出来,脸上的汗液与油污混在一起,却难得没有给人很脏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边在围裙上擦着手上的油污,一边以极快的速度靠近几人所在的位置:“你小子,终于肯移步到我这儿小庙了?”

    男人皮肤黝黑,穿着无袖上衣,露出的手臂线条分明,肌肉很是吸睛,走近以后,先是给了傅瑾宴胸口一拳。

    他却只是笑,刚想张口说话,却被男人抢在了前头:“得!别跟我扯什么工作忙,你小子我还不知道?你要是想来,谁拦得住你?”

    宋轻笑站在一旁只觉得惊讶,作为成天以怼自己为乐的小能手,傅瑾宴竟然哑巴了?

    她正想着,却被男人忽然点名:“这位姑娘是?”

    杨柳推了自己丈夫一把:“你这个五大三粗的,怎么这么没眼色?这么明显,看不出来?”

    说完视线还瞄向了两人紧牵的手上,宋轻笑连忙不好意思的想挣脱开,却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舒林一拍脑门,笑自己的后知后觉:“别傻站着了,弟妹该饿了吧?”

    四人一前一后的回到店里,正是饭点,生意好到爆炸。即使是大中午,也挡不住吃货们对于好吃食物的热情。

    舒林亲自给两人安排了座位,又热情的为他们张罗着菜单和碗筷,宋轻笑眼睛四处瞄着,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“弟妹儿第一次来?”

    她倒也实诚:“恩,之前来过好几次都在排队,轮到我时就卖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晏子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。弟妹儿要吃,你跟哥打个招呼啊,我让人给送过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想,那时候两人都还不认识,更没有这层关系,怎么送啊。

    可傅瑾宴给出的答案却完全不一样:“你也知道,之前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市,她又习惯了a市的生活,我也不能时常过来陪她,自然是不知道她偏爱哥家的虾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还深情的握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这又是演的哪一出?她是彻底被弄晕了,在他战友面前,还有必要杜撰爱情经历吗?

    手上被重重的捏了一下,宋轻笑只好配合道:“对啊,瑾宴也是最近才来的a市办公,他平时那么忙,我也不能事事都让他烦心。”

    舒林和杨柳看着这两人浓情蜜意的模样,就想起了两人刚谈恋爱那会儿,也是这样彼此理解与心疼。

    杨柳怕宋轻笑会饿,先给她来了点卤味填肚子:“婚礼定在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宋轻笑只顾着吃,傅瑾宴眼神都看向她,却也不忘回答杨柳的问题:“下个月八号。”

    “在市办?”

    他替她擦去嘴角的油渍:“先在a市,笑笑家的亲戚几乎都在这边,我爸妈的意思,也是先照顾好笑笑家的亲戚。”

    舒林笑,言语间颇有些感概:“老太太这下终于可以放心了,你是不知道,前几年为了你这婚姻大事,老太太还找我谈过几次心。”

    似想起了曾经的往事,傅瑾宴的嘴角也挂着闲适的笑容。

    啃了几个鸡爪的宋轻笑听他们聊天也不感兴趣,脖子伸的老长的张望着厨房的情景。

    杨柳见状,轻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想去看看吗?”

    她笑着点头:“我一直都很好奇,这么好吃的东西,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杨柳领着宋轻笑去厨房参观,舒林见两人走远,才问道:“你这小子做事向来都很稳妥,这次怎么完全没听到风声,这就要结婚了?”

    傅瑾宴垂了眼,眼睛看着杯中的茶叶浮浮沉沉,并没有立马作答。

    舒林则一脸期待的望着他,他却突然抬起了头,眼中似盛了星辰,闪闪发光。

    “你可能也看到了,她身上有很多不足。说话没分寸,行为处事不经过大脑,常常会弄的别人很尴尬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嘴角的笑容温柔极了,舒林只是静静的听着,并未插话打断他。

    “吃东西的时候总是弄得很狼狈,像个长不大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明明都是我不能接受的东西,换做是她,我反而觉得可爱。”

    舒林拍了拍人的肩膀,脸上的表情很是欣慰:“从前你总不肯相信人与人之间的感情,现在明白了,倒也不算晚。”

    是啊,以前的他从来不信,一个人会为了另一个人而改变自己的想法。等到他真的遇到了,却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许多。

    宋轻笑在厨房观摩的非常开心,像个好奇宝宝似的,专注的望着厨师小哥切菜、下锅、颠勺,全程虽不花痴,却也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傅瑾宴突然从她身后窜出:“还没看够?”

    她被他的声音惊到,敏感的缩了缩脖子,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:“你能不能别动不动就出现在我身后,很吓人好嘛!”

    她声音说的有点大,引来了舒林和杨柳的回望,连忙收敛起脸上生气的表情,改为娇嗔:“你这样会吓到人家的,以后不许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装的非常辛苦,要不是她非常的有“职业道德”,不想在他战友面前露出破绽,谁要配合他演戏啊。

    傅瑾宴倒是非常受用,揽着人的腰就往席间去:“准备开饭了,小馋猫。”

    什么鬼?肉麻的宋轻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却也只能保持着略显生硬的笑容,他掌控在自己腰间的手,也不敢轻易的打开。

    直到落座,那种毛毛躁躁的心情才有所缓解,等到心心念念的油焖大虾端上了桌,她心里那点不舒服,全都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舒林和杨柳两口子见她吃的开心,脸上的笑容也很温和:“弟妹儿你慢点吃,以后想吃虾,哥给你管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