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八章 这是他的前女友?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说完,他故意停顿了下,吊足她胃口以后才道,“难道你想在婚礼现场被沈心愿揪出什么错来?”

    一提到沈心愿,她立马跟打了鸡血似的激动:“对!你说的没错,一定要逼真!戒指夸张点也好,顺便杀杀沈心愿的威风。”

    她伸出自己的手,一想起沈心愿看到自己戒指时的夸张表情,就忍不住笑容满面,即使她现在连戒指长什么样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傅瑾宴在她身后笑的温柔又宠溺,顺势握住她的手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眼光也算毒辣,一眼相中的款式,就是人家的镇店之宝。

    细密的钻石散落在心型整钻旁边,众星捧月般,让人看一眼就不想错过。

    导购小姐已经非常上道的拿出戒指给她试,上手后效果更好。

    她转动着手机左右晃动欣赏,满意的表情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可看到那后面标上的价格,就毫不犹豫的把戒指给取了下来。

    虽然前一秒还信誓旦旦的说要闪瞎沈心愿的眼,但看到这天价,宋轻笑的“善心”又过期不去了。

    “就这款了。”傅瑾宴却已吩咐导购小姐买单。

    宋轻笑张嘴刚想说什么,他却伸出手指挡在了她的唇上,霸道着宣言:“不用帮我省钱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回礼。”

    回礼?

    “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宋轻笑跟在傅瑾宴后面追问。

    傅瑾宴却只是露出神秘莫测的笑容:“字面意思,这是送你的礼物,你可以毫无心理负担的收下。”

    说完还顺势摇了摇手上的购物袋,“在你同意结婚之前我便说过,你在这期间收到的任何礼物,都是你应得的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没错,其他礼物她也就厚脸皮的收了,结婚戒指是不是有点那啥?

    “你总不至于让我还拿着你用过的戒指,给我真正想结婚的人吧?”

    “也对,”宋轻笑这才露出点笑容,看着他手中的购物袋眼冒绿光,先不说这戒指的天价,就这款式,也足以让她舔屏了好嘛!

    成功安抚好宋轻笑,傅瑾宴一颗悬着的心才渐渐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这宋轻笑也是个反应慢的,虽然被他说服收下了戒指,此时却在纠结他的说辞。

    她快走几步到他身边:“你刚刚说的回礼,又是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傅瑾宴猛的停住,自以为绕过了这个话题,没想到她会追问。

    他若有所思的看着她,她一脸好奇的回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意思啊?回礼这个词不是一般用到答谢礼上?可我也没送你东西啊。”

    你,不就是最好的礼物吗?

    他没说出口,心里却已经给出了答案,嘴上却是胡诌道:“你哄的我妈开心,这就已经解决了我很大的难题。我出点钱,倒也是理所应当,不对吗?”

    傅瑾宴说的如此漏洞百出,她却觉得非常有道理,频频点头:“你是应该出点血!你妈妈人虽然很好,但是太爱给我吃东西了!”

    她摸摸自己已经长出小肚腩的小腹,面露痛苦之色:“我这可是赌上了自己的好身材,逗你妈妈开心呢,我容易嘛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”她这嘟嘴扮委屈的模样可爱极了,他一没忍住就上手捏了捏她的脸颊,“为了感谢你这么伟大的付出,一会儿回家还有惊喜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宋轻笑眼露精光,大概觉得自己的表情太过于贪婪与明目张胆,稍加收敛后警惕地问道,“没骗我?”

    傅瑾宴指天发誓:“千真万确。”

    “那成,”她晃晃悠悠的走动起来,脚步轻快,“那等本姑娘先吃好喝足了,再回去好好验收,你这惊喜到底做不做得准。”

    “又吃?”他的目光怀疑地看向她的小腹,“上一秒是谁说牺牲了好身材就为博我妈一笑的?”

    这打脸打得太快,宋轻笑连点准备的时间都没有,张口就来:“我现在这是满足正常的生理需求,这不一样!”

    “嗯,”傅瑾宴微笑着点头,“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他笑着配合她,也不拆穿她,只是这诡异的笑容似乎正应了当下流行的那句歌词: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…

    宋轻笑气得不愿理他,气冲冲的走在了前面。

    傅瑾宴无奈的摇摇头,他们这样的相处模式,倒真像夫妻。

    一言不合就开怼,一言不合就生气。

    他快步追上小短腿的某人,在她耳边阴阳怪气的道:“我知道这儿附近有一家特别好吃的麻辣小龙虾,就是地方特别难找,不是熟人根本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观察着宋轻笑的表情,一边继续道:“普通人去都要排队几个小时,还不一定能吃到,我倒是有个法子,不知道…”

    他这话还没说完,就被她突然拽住了手腕,“是不是那家‘虾王’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叫这名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哪里还顾得上闹脾气,抓紧他的手臂,异常激动:“快带我去!”

    她这情绪前后变化太大,饶是反应一向迅速的傅大总裁,都要有点跟不上节奏了。

    两人开车前往目的地,一路上宋轻笑的嘴就没闲着:“不瞒你说,我去这家排过好几次队,可每次轮到我时就卖完了,气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没关系,马上就要吃到心心念念的大美虾了,之前的那些都可以不计较!”

    傅瑾宴去过几次,味道确实不错,可见宋轻笑这么夸张,就忍不住想怼她几句:“你未免形容的太夸张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夸张了!”她不依,“你根本无法理解一个吃货对于美食的热情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看着她那眉飞色舞的模样,他想,他大概是明白的。

    “虾王”在一条小胡同里,里面不好进车,两人便将车停在了胡同外面的停车场。

    傅瑾宴打了个电话,两人站在原地等了几分钟,便有个长发飘飘的美女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宋轻笑默默的将来人打量了一遍,迎面走来的美女皮肤白皙,着一身淡绿色连衣裙,迎风走来,竟给人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。

    美女还隔着老远便朝着傅瑾宴招了招手,笑容甜美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向身边的男人,他脸上的笑容也同以往见到的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她不由就想起他先前说的有法子,原来是走后门?

    难道这是他的前女友?单恋对象?

    她兀自想的出神,之前也确实觉得奇怪,照说傅瑾宴这条件不差,怎么身边就没有个莺莺燕燕呢?

    如今得见这位美女,她大概是明白了几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