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七章 买戒指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妈!”沈心愿不满的叫唤,却只是换来了傅思的一记白眼。

    宋轻笑保持着平和的笑容,眼神懒懒的瞄向一脸怒意的沈心愿:“没什么的,我倒是觉得,小侄女这性子,挺可爱的。”

    她故意将“小侄女”三个字咬字清晰,果然,看到沈心愿的脸已经黑的像块儿煤炭。

    “我吃好了,你们慢吃。”沈心愿倏地站起身,临走前有傅思监督的眼神盯着,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给在座的人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她刚一离开座位,霍子桦也跟着站起了身:“外婆、爸妈、小舅舅…”

    眼神看向宋轻笑时,有着明显的呆愣,深吸了一口气,他才将那句“小舅妈”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愿愿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目送着霍子桦离去的背影,想的出神,腿上却突然感觉到一股疼痛,她立马回过神来,不解的看向“肇事者”。

    她用眼神询问:你干嘛?

    傅瑾宴却恍若未见,全身心投入到与傅夫人以及傅思讨论婚礼场地定在哪儿的问题。

    偶尔也会偏过头询问宋轻笑的意见,一个晚饭的时间,婚礼场地的事情也给顺利解决了。

    要说办事能力,宋轻笑还是挺服傅家的,真是不枉他家大门大户的名声在外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傅思还想留宋轻笑过夜,她却婉拒了,傅瑾宴倒也依她。

    傅瑾宴今天没开车,此时两人吃了饭迎着夜风散步,倒真有一丝普通小情侣的闲适。

    宋轻笑走在前面,顺着脚下的斑马线走的笔直,双手张开,那模样看起来又傻又可爱。

    他走在她后面,一个没忍住就拿出手机拍照,还缺心眼的忘记关声音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偷拍我!”听到声音,宋轻笑立马停下,折身回到傅瑾宴身边,摊着小手准备查看他的手机。

    被抓现行的傅某人脸上没有丝毫紧张,只是借着身高优势,举高了手机:“你要是自己能拿到,再来查看我有没有偷拍。”

    说完也不等她有什么反应,自己举着手机大摇大摆的走在了前面,那模样,说不出的欠打。

    “靠!你除了靠这点基因优势耍小聪明,还有什么本事?”

    傅瑾宴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话语中优越感满满:“有本事,你也长这么高啊。”

    “幼稚!傅瑾宴,你真是太幼稚了!”她顿时气得偏过头,不愿多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傅瑾宴倒也乐得自在,继续高举着手机走在了前面。

    宋轻笑盯着他的后背左右思量,最后想出了一个自认为可行的方法。

    她预估着两人的距离,忽然一个冲刺,猛地冲向傅瑾宴的后背。

    跳上他背的那一瞬间,她拼命搂着他的脖子保持平衡,一手还在拼命往前伸,想要够到手机。

    傅瑾宴被吓了一跳不说,被勒脖子也暂且不提,还在努力保持平衡不让她掉下来。

    他调整了下背她的姿势,慢慢走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心想要查看手机的宋轻笑,完全没发现什么地方不对。

    她双手圈住傅瑾宴的脖子,摇晃着手机,嘴里得意的哼哼:“小样,跟我斗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一语未发,嘴角却挂着她看不到的温柔笑容。

    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,看到自己被傅瑾宴百分百直男式给拍成了五五分,就生气的抱怨起来。

    “靠!我有这么丑吗!”

    “这个又矮又肥的人是谁?傅瑾宴,你是不是报复我,故意把我拍这么丑来气我?”

    她将所有难看的照片全部删掉了,竟然还在里面发现了好多她不知道的照片。

    她举着手机到傅瑾宴的眼前,质问道:“这是什么时候拍的?”

    左右滑动后,继续盘问:“这些,这些,又是什么时候拍的?”

    还不等傅瑾宴有所表示,就受不了的猜测:“你该不会是个变态吧?收集我这么多丑照想干嘛?拿来当以后威胁我的资本吗?”

    傅瑾宴顺着她的话就往台阶上下:“恭喜你,终于智商在线一回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愣了一下,随即便反应过来,此时正被傅瑾宴背着,作势要下来。

    傅瑾宴却紧箍着不放:“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她继续挣扎:“我很重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多说一句话,我就把你从这扔下去。”

    马路一侧是海边,一侧是乱石荒野,她左右权衡了一番,最后乖乖的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可一想到两人尴尬的关系,宋轻笑连手该放哪儿都不知道。刚刚是出于自我保护,情急之下才搂住的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傅瑾宴却像后背长了眼睛,作势往后仰了仰。

    她立马吓得搂紧了他的脖子,小声抱怨:“你干嘛呀!”

    “刚不小心踩到一个石子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也不好再说什么,沉默的望着还未全黑的天空,心情说不出的微妙。

    两人最后打车回到市中心,一回到家,宋轻笑便奔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傅瑾宴负重走了一路,有些累。

    便各自回了房间,这一夜过得出奇安静。

    宋轻笑第二天睡醒,一出房门就再次看到了陈盛。

    她蓬头垢面的打着哈欠,毫无任何形象。

    正在专心听陈盛汇报工作的男人却突然站了起来,直直朝着宋轻笑走去。

    将她扯进房间:“换好衣服收拾好了再出来。”

    陈盛没看错,老大返回来时,看向他的眼神明明带着某种不愉悦。

    他好冤啊,嫂子自己穿成那样,看一眼都是他的错吗?

    “继续。”重回到沙发上坐好,傅瑾宴才开口。

    陈盛刚一汇报完工作,宋轻笑也收拾好自己,再次走到了客厅。

    陈盛忙冲人打了个招呼,就逃也似的走了。

    傅瑾宴站起身,淡淡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脸懵逼:“去哪儿。”

    “买戒指。”

    她一琢磨,好像其他事情都已安排妥当,就差这件事情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假结婚,婚礼上也需要交换戒指这个流程,所以她也没什么好说的,乖乖的跟着傅瑾宴出了门。

    傅瑾宴轻车熟路的带着她直奔一个设计师品牌珠宝店,这个牌子宋轻笑知道,虽是小众,但因旗下戒指款式独特,且号称全世界仅此一枚不重样,价格很贵。

    刚一踏进店门,她便从身后拽住了傅瑾宴的胳膊:“咱不就是走个过场?不需要这么兴师动众的整这么大排场吧?”

    傅瑾宴顿下脚步,回身凑近宋轻笑,故作神秘:“越是假的,越是要逼真做到滴水不漏,被长辈看出破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