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五章 你们这辈子都没有可能!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不好看,”说着又使劲儿拎了拎下滑的领口,还没走进试衣间,宋清蓝又拎着另一种风格的婚纱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是我看走眼,你穿起来确实驾驭不了。呐,这款穿起来保证好看。”

    被推着再次进入试衣间,宋轻笑累的连吐槽的想法都没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现在在试的这款为巴洛克宫廷风格,华丽唯美的透视蕾丝与薄纱完美融合,镂空的肩袖设计性感撩人,配合上裙摆的大片镂空设计,大长腿在薄纱之间若隐若现,性感指数飙升。

    她却害羞的根本不敢走出试衣间,这款婚纱除了在g部位置采用了较为密集的薄纱处理以外,其余地方完全是形同虚设,性感是真的性感,就像没穿衣服似的。

    趁着宋轻笑试穿的那会儿功夫,宋清蓝速度飞快的拎来了好几套等着她试穿的,她只试了其中两件就累瘫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可以不试了吗?”她求救般的问坐在她旁边的傅瑾宴。

    傅瑾宴却伸手拨开她额间汗湿的发丝:“很累吗?”

    她连忙点头,表情十分真诚。

    “那便不试了。”说完便朝着导购员招了招手,“我要杂志上的那套婚纱。”

    导购员大喜过望:“先生您的眼光真好!这是我们当季推出的限量款定制婚纱,全球只此一件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听什么“限量、定制”就觉得脑仁疼,肯定贵死了。

    她拽了拽傅瑾宴的衣角,用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:“不用这么夸张吧?”

    傅瑾宴却根本不回答她,反而摸着她的脑袋,像在逗弄宠物:“去换衣服,我带你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一说起吃饭,她倒真觉得饿了,这时间已经临近中午了。

    傅瑾宴牵着宋轻笑的手走在前面,宋清蓝一个人落在最后,视线黏在两人紧牵的手上。

    他突然转过身,朝着身后的女人道:“宋小姐还有事便去忙吧,耽误了你一上午的时间,真是抱歉。”

    宋清蓝刚想开口,傅瑾宴却突然伸手捏着宋轻笑的鼻子,言语亲密:“你啊,就喜欢麻烦人,试婚纱这种事我来就好了,还非得麻烦宋小姐,多耽误人家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眼角余光瞄了瞄宋清蓝的表情,立马心领神会的撒娇,“不是我非得拽着姐姐来的,姐姐刚好今天有空,便陪着我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要谢谢宋小姐的好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心”二字,傅瑾宴却故意加重了音,脸上的笑容未减一分,只是这话,却让宋清蓝听得心灰意冷。

    他是用这样的方式和她划清界限吗?

    她快速收拾好自己的表情,还是平日里那副冷傲的模样,对着宋轻笑道:“公司突然有点急事,我得回去一趟,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也跟着笑:“那姐姐你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含笑目送着宋清蓝走远,宋轻笑立马站开一些,与傅瑾宴保持距离。她可没忘记,昨晚的那个噩梦!

    “利用完了就扔?宋小姐可真是将过河拆桥的本事玩的够溜。”

    她都懒得搭理他,白了他一眼,便自己走到了前面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伴着斗嘴吃完了午餐,傅夫人大概是从苏梅女士那里得了消息,知道她去看了婚纱,给她打来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笑笑啊,婚纱看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已经订好了。”

    傅夫人在那边笑逐颜开的:“那就好那就好,我现在在我女儿家,他们也想见见你,晚上和宴儿过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都要结婚了,这种应酬自是免不了。

    即使是要见沈心愿和霍子桦,宋轻笑也毫不犹豫的应承了下来。

    倒是傅瑾宴,见她对着电话发呆,说道:“不想去就不去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却意外的有原则:“那可不行,就算是形式婚姻,该走的程序还是得走。”

    总不至于让傅瑾宴因为她这个“假妻子”而得罪家里的亲戚吧?况且这亲戚,还是傅瑾宴的亲姐。

    而沈家,沈心愿正坐在老太太身边,见她只是同宋轻笑打个电话都如此开心,气就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她是真想不明白,这个宋轻笑到底哪里好了!

    她亲昵的挽住老太太的手臂,撒娇似的将头搁在她的肩头:“外婆,你真的要让小舅舅娶那个女人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”傅夫人戳着沈心愿的眉心,“对未来小舅妈的称呼怎么这么难听?这要是让你舅舅听到,非得教训你不可。”

    她嘟着嘴,好不委屈的模样:“愿愿就是觉得可惜嘛,小舅舅这么优秀,咱家大门大户的,怎么就选了她做媳妇儿呢?”

    傅夫人却笑得异常温和:“门当户对固然好,可最重要的,还是两个人之间的相处。再说了,你当初要嫁给子桦,家里人不也没阻拦吗?”

    被戳中了痛处,沈心愿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有件事情愿愿一直不敢告诉外婆,”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真是吊尽人的胃口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还瞒着外婆?”

    “我跟未来小舅妈是校友,她的风评很差,说她朝三暮四,同时和好几个男生交往,这样的人,真的适合咱家吗?”

    “外婆,您和舅舅可一定不要被有些人给蒙蔽了!”

    傅夫人拍了拍她的手背,语气平和:“外婆是老了,但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。笑笑是什么样的人,我心里清楚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不再和沈心愿多话,招呼着沈心愿的妈妈傅思:“思思,咱去书房商量下你弟弟的婚礼。”

    傅思远远的瞧了一眼自家女儿,倒是头一回见她对人如此在意,不由就对这个未来弟媳更加好奇了。

    沈心愿见挑拨不成,怒从心起,连带着看霍子桦都越发不顺眼了。

    霍子桦给她端去水果,她却直接一挥手给打翻了一地:“怎么?讨好我啊?霍子桦,你是不是心里特别高兴,以后就可以经常看到她了?”

    他正蹲着身收拾地上的残渣,被问到时,身形一顿,只是这片刻的迟疑,却像刀尖似的扎进沈心愿的心口。

    到底不是名正言顺得到的,即使真正的拥有,她的内心,也从来没有安宁过。

    沈心愿突然歇斯底里的大吼,那模样癫狂骇人:“霍子桦我问你,你是不是后悔了?”

    也不等霍子桦回答,她又继续吼道:“我告诉你,你后悔也没用,她马上就要嫁给我舅舅了,你们这辈子都没有可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