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四章 你真的要娶她?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她被问得哑口无言,总不能告诉他自己做了个噩梦,心里不平衡,才给他打了个电话吧?

    “我没什么想说的,就是看看你睡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知道她是胡说八道,傅瑾宴去也不勉强,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,后来还是宋轻笑先睡着了。

    隔天一早,她就被苏梅女士给召唤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顶着一眼的黑眼圈步下楼,那邋遢懒散的模样看得苏梅女士忍不住叨叨她几句。

    “都是要结婚的人了,你怎么还这么没个正形?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回复:“我怎么没正形了?”

    她揉着自己披头散发的脑袋,不甘示弱的看着苏梅。

    苏梅还想说她几句,却被下楼的宋华年给制止了:“孩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你就别一直唠叨了。咱笑笑这样多好,讨长辈喜欢。”

    她愉悦的与宋华年交换了一个眼神,无声之中表示了感谢。

    宋清蓝的突然出现却令她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她可是一个典型的工作狂,以往这个时间,早已经去公司了,可今天却还好端端的在家里,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宋清蓝落座于宋轻笑的身旁,吃早饭的姿态优雅且矜贵,一看就是大家闺秀的模样,与一旁狼吞虎咽的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期间两人并无交流,宋清蓝却突然握住了她的手,言语真诚:“笑笑,我听阿姨说,你和傅先生已经确定婚期了?”

    这本就是事实,她也无意隐瞒,只沉默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婚纱还没定吧?我今天休息,正好可以尽尽做姐姐的职责,陪你去选婚纱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完全就是通知她的意思,根本不带商量。

    宋轻笑都还来不及拒绝,一旁的宋华年却高兴的笑道:“蓝蓝说的在理,笑笑你看你都要结婚了,你姐姐平时忙,也帮不上什么。今天她好不容易休假,陪你看看婚纱也好。”

    看着宋华年一脸的真诚,她到嘴边的话倒是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吃完饭回房间简单的收拾了一下,便随着宋清蓝出门了。

    她刚一坐上车,宋清蓝便道:“选婚纱,怎么能少了准新郎呢?你不打电话叫上傅先生?”

    宋轻笑是当真没有这个打算,且不说她和傅瑾宴就是一形式婚姻,她搞的这么积极,倒像是真想嫁进傅家似的。

    再说了,她这几天被傅瑾宴“折磨”的够呛,想起昨晚那个可怕的梦境,她就后背发凉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她这厢作完思想工作,宋清蓝已经一把夺过她的手机,给傅瑾宴拨去了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被接通,无奈之下,宋轻笑只好简单的交代了自己接下来的行程,眼神中怨念颇深。

    她倒是真的好奇,宋清蓝和傅瑾宴之间,到底发生过什么?

    三人约在市中心见面,几乎是宋轻笑与宋清蓝刚到,傅瑾宴便到了。

    他礼貌性的朝宋清蓝打了招呼,眼神再看向宋轻笑时,那满眼的宠溺都快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以后不许半夜三更骚扰我,你看你这个黑眼圈,多重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赶紧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眶:“还不是怪你,要不是你…”

    傅瑾宴笑:“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偏过头,差点头脑发热就把昨晚梦见他的事情说出来了,她忍!

    他戳了戳她的额头:“明明是你骚扰我,现在还贼喊捉贼?”

    眼见着两人打情骂俏的完全将自己当做透明,宋清蓝怒刷存在感的突然亲昵挽住了宋轻笑的手臂,甜笑着:“笑笑,咱们还是先去看婚纱吧?”

    宋轻笑早就想结束和傅瑾宴的讨论,顺着宋清蓝的势就下了台阶。刚走了几步,手掌却被人从后面握住了。

    她不解的看向身后的男人,他却只是牵着她,未做任何解释,安心的走在最后。

    市中心有好几家婚纱品牌店,都是婚纱行业里的佼佼者。三人逛进一家,婚纱导购员立马就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女士平时偏爱什么风格呢?这一排的款式都是比较经典的,让你散发出犹如公主般的贵族气质。”

    导购员边走边介绍,宋轻笑之前没接触过这一块儿,倒是认真的听着解说。

    “而这一排婚纱,就稍显奢华,裙身以大量的水钻、蕾丝进行点缀,勾勒出超高腰线,即使是婚纱,也能让你尽显完美好身材。”

    手指抚过这一排排精致漂亮的婚纱,宋轻笑第一次有了“自己真的要结婚了”的实感。

    宋清蓝拎起其中一见,对着她的身材比划了一下,塞到她怀里:“笑笑,去试试这件吧。”

    还不等她有所表示,导购员已经非常热情的簇拥着宋轻笑要去为她换装。

    觉得款式还行,她便依言去了试衣间。

    等着宋轻笑的身影消失在眼底,宋清蓝挂在嘴角的笑容,便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她踱步到坐在沙发上等待的傅瑾宴身边,眼神里充满了迷恋的味道。

    对于她的突然靠近,傅瑾宴眉头微皱,显然有些不满,却依然礼貌却疏离的问道:“宋小姐是有话要说?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要娶她?”

    傅瑾宴面露惊讶,虽知晓宋轻笑与宋清蓝关系并不好,却也没料到宋清蓝会背着她这样做。

    他勾唇笑了笑,合上正在浏览的杂志,语气不善:“宋小姐的话,傅某听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她才认识多长时间?如果是因为伯母的原因…”

    “宋小姐!”傅瑾宴扬声打断了她,语气比先前的还要冷漠,“我和令妹决定结婚,你做姐姐的,不是应该恭喜才对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”宋清蓝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,看的傅瑾宴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他百分之百确定,他完全不认识面前的女人。可见她这模样,分明就像是认识了自己许久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宋小姐你有什么误会,今天这样的话,我不想听到第二遍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说完就朝着宋轻笑换装的地方走去,走了一段距离,突然又转过头道:“对我而言,如果不是因为笑笑,我也不会知道宋小姐。”

    换句话说,如果没有宋轻笑,他根本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个人叫宋清蓝。

    是这样吗?

    眼见着傅瑾宴渐渐走远,宋清蓝只恨的拽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宋轻笑拎着厚重的裙摆走出换衣间,导购员在她身后,细心的整理着超大的裙摆。

    她捂着胸口,为这性感的低胸设计感到不自在极了。

    傅瑾宴倚在不远处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,眉头微皱的摇了摇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