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三章 喜欢中式婚礼还是西式?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轻笑这场释放的哭泣持续了挺长时间,直到亭外的雨差不多要停了,她才渐渐止住了哭声。

    雨下小了,好多躲雨的人都跑着散去了,转眼之间,凉亭就只剩下相拥的两人。

    她回过神来,猛地一把推开身前的男人,一脸的尴尬。

    宋轻笑伸手抹去脸上的泪水,内心却悔不当初。她怎么又在他面前失态了?这都是第多少次了啊!

    傅瑾宴这男人,绝壁是有毒!

    可抬眼看见他被她哭脏的衬衣,宋轻笑只觉得满心愧疚,第一次真诚的表示了歉意:“抱歉啊,把你衣服弄脏了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初被推开时还有些小失落,但看了眼她狼狈的模样,心里便平衡了,此时已经调整好了心态,摆出副无所谓的模样:“没什么,你弄脏的,洗干净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当然!”见他这么说,她赶紧附和。

    宋轻笑将手伸出亭外,没感觉到雨,便转头道:“我们走吧?不然一会儿又下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却直接覆上她伸出去的那只手,应了声:“好。”

    许是和他牵手已经到麻木的程度,她连挣扎都省下了。

    虽然到了游乐场,却一个游乐项目都没玩上,宋轻笑的心情却说不出的愉悦。

    傅瑾宴有了意外收获,倒也不算差。

    两人还在车上便接到了傅夫人的电话,让两人过去吃饭。

    晚饭定在a市口碑很好的明悦酒店,等到了明悦,宋轻笑才被告知,酒席要定在这家。

    “笑笑啊,”傅夫人挽住宋轻笑的手,亲切的很,“我和你妈妈商量过了,为了方便,打算在a市和市各办一场婚礼,你告诉阿姨,你是喜欢中式婚礼还是西式?”

    宋轻笑倒从来没想过这一点,突然被问到,还真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,正犹豫着,坐在身侧的傅瑾宴却率先开了口:“a市的西式,市的中式,怎么样?”

    他眼神看向她,分明就是给出了答案,却一副征求她意见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也懒得想了,干脆笑着道:“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一顿晚餐吃得其乐融融,偶尔还能听到宋轻笑没心没肺的笑声。

    等晚餐结束了,宋轻笑很自觉的就跟在了傅瑾宴的身侧,最近都是和他同进同出,一时习惯了。

    苏梅女士却突然从身后拽住她的衣角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她一脸懵逼:“我回家啊。”

    苏梅却直接拽住她的手臂,眼里是恨铁不成钢的神色:“你这孩子怎么一点眼力见都没有?”

    她压低了声音,只用两人能听到的音量:“就算你和小傅已经同居了,你这还没嫁过去呢,未来公公婆婆在,你去合适吗?”

    “女孩子的矜持你到底有没有?”

    宋轻笑就惊了个大怪了。

    苏梅女士可真够双标的,一会儿觉得她热情不足,不够奔放,这个时候又要遏制她的行为。

    她也不挣扎,亲妈说什么便是什么吧。

    傅瑾宴大概也看懂了形式,目送着宋轻笑上车以后,才走到车窗前敲了敲。

    宋轻笑摇下车窗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到家了给我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她却不解其意,非常不上道,“我跟着我爸妈回家,安全得很,用不着打电话保平安吧。”

    苏梅女士在一边直气的想掐死她。

    傅瑾宴却只是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:“睡前听不到你的声音,我会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妈呀,宋轻笑的鸡皮疙瘩起了一身,惊吓的木愣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奥斯卡欠了傅瑾宴一个最佳演技奖啊!这家伙,说起甜言蜜语来真是齁死人了。

    一想起刚才那个片段,她就忍不住打了个寒噤。

    而久违的回到宋家留宿的宋轻笑,却一夜都没有睡好。

    傅瑾宴这个难缠的男人,到了晚上都不肯放过她,居然还出现在了她的梦里。

    梦境很乱,一会儿是下午在凉亭的场景。

    一会儿又跳到他在车窗前的温柔细语,他目光如炬的看着她,那里面似在燃烧着火焰,宋轻笑的眼睛都被染红了。

    他的手突然触上她的眼,深情万种:“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她心跳的快要蹦出来了,正欲开口,他却突然大笑出声,看她小鹿乱撞的模样,如同在看一个傻子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以为我会爱你?”他将她逼到墙角,嘲讽与讽刺,“别做梦了,你不过就是我拿来糊弄我妈的假妻子,你还当真以为我会爱上你?”

    “说的是呢,你是从来不照镜子吗?你这个样子,哪里配得上我家小舅舅了!”沈心愿那个臭女人不知道又从哪里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沈心愿和傅瑾宴一人站在一个角落里,说着讽刺的话,她只能无助的缩在墙角。

    有人突然朝她伸出了手,她抬头去看,却是霍子桦。

    “宋轻笑,只有我才不嫌弃你,肯要你,你还在傲娇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!不要!不要!”

    宋轻笑大声的喊着,被吓醒了。

    她从床上坐起,一头的汗,还有满脸的泪。

    翻出手机看时间,才早上四点。

    可是眼下,她却没有了任何睡意。

    都怪傅瑾宴!

    心里这么想着时,手上已经拨出了他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许久才被接通:“喂?”

    带着浓郁睡意的声音传进耳里,宋轻笑竟觉得有些心跳加快,惺忪着半天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傅瑾宴清了清嗓子,听起来没那么哑了:“为什么还不睡觉?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宋轻笑立马挂断了电话,她是睡魔怔了吗?为嘛要半夜三更的给傅瑾宴打电话!跟个神经病一样。

    她还没纠结完,傅瑾宴又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不敢接,直接将电话扔在了一边。

    看着它一遍又一遍的震动,心里跟猫抓似的,咬着指甲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手机却突然进来了一条微信,言简意赅:接电话。

    宋轻笑终于肯拿过手机,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睡不着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她淡淡应了一声,刚才就是做了噩梦没睡醒,才给傅瑾宴打了过去,她也不是真的有话要说,此时只觉得尴尬的很。

    傅瑾宴那边似乎步下了床,深夜时分,周围都异常安静,宋轻笑听得分外清楚。

    他踱步到窗边,看着窗外被迷雾覆盖住的天地,神智瞬间清醒了许多:“要我来找你?”

    宋轻笑以为自己听错了,他却又耐着性子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你大半夜的说什么胡话呢,找我?”

    傅瑾宴却在电话那端笑了:“你也知道这是大半夜?这么晚打电话骚扰我,想说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