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二章 这不怪你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一听这话,宋轻笑那满脸的慈爱笑容就尴尬的挂在了嘴角。她和傅瑾宴这关系,说这种话简直是太让人尴尬了。

    傅瑾宴却接下了话茬儿:“我们不着急,她都还像个孩子似的,就她一个人都不让我省心,再多一个,我可真是吃不消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听着像是开玩笑,但明眼人都能听出满满的宠溺。

    偏偏宋轻笑这个神奇的思维脑回路,一心认为他只是聪明的找了个说辞,避开了这个尴尬的提问,还全程用“我真是佩服你”的眼神望着他。

    傅瑾宴也只能倍感无奈的摸摸她的脑袋,对于她的惯性迟疑,一半欢喜一半忧。

    两人告别了这母子,便朝着人流量最大的游乐专区走去。

    一路人迎来送往的,傅瑾宴极其自然的将宋轻笑控制在了身边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太多,她倒没有矫情的挣扎,乖乖的被他牵着。

    每个游乐设施前都排着大长龙,原本还有些激情的她,瞬间就被磨得失去了耐心。

    “人这么多,我们还是不玩儿了吧?”

    他伸手替她挡住阳光:“来都来了,走了岂不是可惜?”

    嗯,有几分道理,宋轻笑便静下心来安静的排队。

    因为傅瑾宴对于宋轻笑的体贴行为,还引发了排在他们后面一对小情侣的争吵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人家男朋友多好,以身挡太阳!你没个大长腿就算了,还一点都不关心我,你肯定是不爱我了!”

    “你说,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其他的女人了!”

    小姑娘说着就要哭出来似的,宋轻笑远远看着都觉得揪心。

    她丝毫没觉得傅瑾宴的行为有多特别,两人平时差不多都是这么相处的,她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不过仔细想来的话,傅瑾宴对她,倒是确实不差。

    除却总是拿债务压她这一点,和偶尔占便宜的可耻行为,大部分时间,他都是处于照顾她的角色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太阳太晒了,宋轻笑的思维都有些跟不上,竟将心里的问题脱口而出:“傅瑾宴,你对我这么好,就不怕我真的爱上你?纠缠着你不放手吗?”

    傅瑾宴逆着光对着她,眼中翻滚的情绪看的并不真切,并没有正面作答:“等到发生的那一天,我再告诉你答案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不满的“切”了一声,她就是随便假设性的问一下,他倒还真把自己当回事。

    “我就算爱,大概也是爱上你的钱吧,毕竟你是个名副其实的黄金单身汉啊,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她大笑一阵,掩饰尴尬,其实根本不敢想象那一天的到来。

    如果她真的爱上了傅瑾宴,而他只是把她当做假结婚对象,这就悲剧了。

    而宋轻笑是个活的明白的人,她是不会允许这种悲剧发生的。

    傅瑾宴深看了她几眼,差点就要脱口而出的话,又给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忍着酷暑排队,好不容易快轮到宋轻笑和傅瑾宴这里了,天空中却突然惊现炸雷。

    刚还好好的天,真是说变就变了。

    人群迅速以鸟兽状散开,傅瑾宴更是直接握住了她的手,看了眼变暗的天色:“我们先找地方躲雨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这人大概是属鸟的,平生最讨厌的就是下雨,倒没有纠结傅瑾宴的提议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奔驰,几乎是刚挤进一个凉亭,大雨便倾盆而至。

    凉亭里的人太多,两人紧紧挨在一起,雨又下的大,无论宋轻笑怎么躲,也无法避免的被溅起的雨淋湿了。

    她闷闷的皱着眉头,心情一下子跌到谷底。

    傅瑾宴默默的注视着她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,突然一个闪身站到她身前,双手握在她的肩上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惊讶的抬头望向他,高大的身影挡住了雨水的侵蚀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探向他的后背,入手的全是湿润。

    她刚想说话,却有几个女生在他们身后小声议论,打断了她。

    “天呐,这个女生未免也太幸福了吧,他男朋友居然用身体给她挡雨哎!”

    “对啊对啊!我要是遇到这样的男生,我立马就嫁了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我也是!”

    “这简直就是我今年吃过最甜的狗粮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几人还在热火聊天的兀自感叹着,后面的话,宋轻笑倒是一句都听不进去了。

    她的眉头始终皱着,声音小小的:“你不用这样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却只是垂头看着她,背着光,让人看不清眼中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讨厌雨吗?”

    她有表现的这么明显吗?

    宋轻笑垂了头,悲伤的情绪突然就起了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很讨厌下雨,”她的声音淡淡的,配合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,平添了一丝悲凉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每一次下雨,都会让我想起不好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?”傅瑾宴将人堪堪圈进了怀里,原本放在她肩上的手,此时已经名正言顺的环在了腰间。

    宋轻笑整个人都陷入了悲伤的回忆,根本无暇顾及傅瑾宴这点变化。

    “我爸爸去世那天,下了很大的雨。我当时虽然还小,却也知道再也见不到爸爸了。我很难过,哭着去找妈妈,却看见她和爷爷在吵架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眶又变得红红的,傅瑾宴心疼的伸手触上了她的眼角,温柔的摩挲着。

    “爸爸才刚下葬,妈妈就收拾好行李要离开,那天也下雨了。我哭着拽着妈妈的裤脚,让她不要离开,我哭了好久好久,可是…”

    眼泪突然崩落了眼眶,宋轻笑轻拽住傅瑾宴胸前的衣服,第一次将这些深埋心底的话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妈妈最后还是硬拽开我的手走了,这一走就是好多年…等她再次回来时,我已经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哭的满脸泪水的她却突然笑了,模样着实滑稽的很:“你觉得很可笑吧,这种情况,我应该恨我妈妈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就是这么没骨气啊,妈妈来找我的时候,我乖乖的就跟着她回了宋家,并且改了姓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泪眼朦胧的看着傅瑾宴:“我后来常常在想,要是我当时没有跟着妈妈走,爷爷会不会就不会有事了?如果我在家,我肯定能第一时间发现的…”

    傅瑾宴将人搂进怀里,手一下一下安抚的拍在她的背上:“这不怪你。”

    她的头抵在他的胸膛之上,哭泣的声音混着亭外淅沥的雨声。

    傅瑾宴偏头看向自天空坠落的雨,突然有些感谢它的突然而至。

    这场雨,让他又了解了她一些。

    他将怀中的人又搂紧了些,有些决定,比以往的任何一个时刻都要坚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