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 不怕我真的爱上你?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傅瑾宴打开礼盒,里面躺着一把车钥匙,一张房产证,还有一套价值不菲的翡翠珠宝套装。

    傅瑾宴合上礼盒,正欲往回推。

    “你先别急着推脱,车和房子是我的心意,这套翡翠珠宝是你妈收藏的珍品。这是我和你妈的心意,你只需要转交给小宋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您不亲自给她?”

    傅军安笑着摇了摇头:“这孩子面子薄,我给她她肯定不会收,你找一个合适的时间再给她吧。”

    听罢,他也就不好再推辞。

    宋轻笑陪着傅夫人逛了许久才归来,时间邻近见面时间,四人便开车前往约定见面地点。

    双方老太太都是事先见过的,倒没有寻常家庭初见面时的尴尬之感。

    且傅家和宋家有个共性,家里大小事务都是老婆大人说了算,俩老太太凑在一起好不乐呵,这架势,不是商量婚期,完全就已经是一家人的节奏了。

    两人早就合好了八字算好了婚期,此时却装作不知道的模样,假意商量了许久,傅夫人才先开口道:“就下个月八号这个时间最合适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疑惑,算结婚日期原来这么快就能搞定的吗?

    苏梅女士附和:“我觉得这日子可以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这俩老太太一唱一和,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,却又具体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而宋家的家主宋华年与傅家家主傅军安虽然年岁相差不少,倒也算聊得来。

    席间就只剩下沉默的傅瑾宴,以及任人宰割的宋轻笑。

    两人挨着,宋轻笑偷偷的踹了下他的脚,将声音压到最低:“你说她们是不是事先商量好了的?日子怎么这么快就决定下来了?”

    傅瑾宴自是清楚这其中的门路,但不会如实告诉她,只插科打诨,“也许我们是命中注定,八字相合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翻了个白眼,打算不再搭理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反正她也派不上什么用场,上菜了以后,便开始一门心思的吃饭。

    她偏爱海鲜,剥虾剥的非常欢快,动作麻利,一点都不斯文,完全和淑女不沾边。

    坐在她对面的苏梅女士见她这模样,直冲着她挤眉弄眼的提醒,她却太过于专注,完全没看见。

    倒是傅夫人看不下去了,伸手握住了苏梅的手,拦住了她:“笑笑这孩子吃饭多香啊,看着就是福相,你就别管她了。”

    苏梅只觉得有些窘,虽从来没给宋轻笑立什么淑女或者大家闺秀的g,但好歹是在准婆婆公公面前,她就不知道注意点吗?

    宋轻笑想的却不一样的,她这人装不来。她觉得自己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,能接受的人当然就是从头到尾都能接受。

    真看不惯她的人,肯定看哪儿都不顺眼。

    将盘里的虾消灭大半,已经有了三分饱意,她正支着手准备拿点纸巾,手却已经被身旁的男人握住。

    他轻柔的用湿巾擦着她的手心和手背,细致而温柔。他微垂着眼,神情专注而认真,一点都没顾忌在座的双方家长。

    反应过来的宋轻笑倒有些不好意思了,小声道:“我自己来就可以了,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却根本不理会她,擦完了手,又重取了一张干净湿巾,擦她的嘴角:“三岁小孩儿吃饭都比你老实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被堵的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她也不是真的这么邋遢,可是一遇到剥虾、啃骨头之类的事情,就备显吃相狼狈。可没办法啊,谁叫她就喜欢这种吃起来操作困难的食物呢?

    对于他们俩秀恩爱的场景,在座的四位老人都乐在心间,面上却装作根本没看到,各自该聊什么聊什么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老人们相谈甚欢,决定再找个地方继续交流,倒是宋轻笑和傅瑾宴,像是被抛弃了一样。

    傅夫人握住宋轻笑的手,将她交到傅瑾宴的手上,像在完成某种仪式:“笑笑就交给你了,你可不许欺负她。”

    这关心的模样,倒好像傅夫人才是宋轻笑的亲妈一样。

    苏梅女士也不甘让自己的准女婿吃了亏,握住宋轻笑的另一只手,言语警告:“小傅,你可别由着她的性子胡闹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顺眼呢,宋轻笑不由在心里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两人与家长们分道扬镳,这下午的时间没做任何安排,现下只觉得无聊的发慌。

    傅瑾宴突然建议道:“想去游乐场吗?”

    闲着也是闲着,她便答应了他的提议。

    宋轻笑其实不太喜欢游乐场,这里面装着太多小孩儿童年时的美好回忆,却独独没有她的。

    小的时候,盼望着能和爸妈一起来一次游乐场,后来长大了,便再也没有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她是个活的很闷的人,生活中几乎没有交心的朋友,自然是没有机会来游乐场畅玩一番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走近游乐场,现在正值暑假,虽然烈日当头,但仍架不住孩子们以及小情侣们的热情。

    小孩儿们多的地方总是显得热闹,宋轻笑被一旁的欢声笑语吸引,便没注意到周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被傅瑾宴突然扯到身边,她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,这才看到,有个小男孩手上拿着的甜筒落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她要是不被拉开,这甜筒就该落在她脚上了。

    小男孩儿哇哇哭的很是伤心,那双大眼睛一眨一眨的,看起来好不可爱。

    宋轻笑蹲下身,伸手替他抹去了眼泪:“男子汉怎么能说哭就哭呢,你这样,以后是不会有小姑娘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小男孩儿一听,哭的更伤心了:“姐姐,你坏坏。”

    她被小男孩儿又怨又怒的小模样给逗笑,轻轻的戳了戳他肉嘟嘟的脸蛋:“你妈妈呢?”

    小男孩儿转过身,指向一旁正在卖爆米花的女人:“麻麻在忙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牵起男孩儿的手:“那姐姐带你去找妈妈,顺便再给你买一个甜筒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立即破涕为笑,小脑袋点得很有节奏感。

    傅瑾宴一直安静的看着宋轻笑,一副所有所思的模样。

    将小男孩儿送到她妈妈那里,宋轻笑看着他欢快的吃着甜筒的模样,眼角带笑,周身都充斥着母性的光环。

    她以前从来没觉得,原来小孩子是这么可爱的生物,由衷的赞叹:“您的儿子真可爱。”

    小男孩儿的妈妈见她说的认真,看的专注,又瞅见了旁边的傅瑾宴,笑着道:“你们小两口这么年轻,想要孩子随时都可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