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章 约法三章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被责怪的傅某人却一直保持着微笑,伸手将脸红耳赤的宋轻笑扯进怀里,脱下自己的风衣外套,控制住挣扎的女人,将衣服完全套在了她身上,然后拉上拉链,又盖上厚实严密的帽子。

    他牵起人的手,化身为一个人形导航。

    上一秒还希望自己能够钻地洞的宋轻笑,这一秒却已经钻进了傅瑾宴制造的假地洞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挺奇妙的。

    她只能看到脚下的路,被傅瑾宴牵着的这些瞬间,是全然的放心。

    两人很快就到了停车场,这一路可收获了不少诧异目光。宋轻笑藏在衣服之下自是不知道外界人的眼光,可傅瑾宴从来就不在意别人的看法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意外的安静,宋轻笑是在捉摸着自己的事情,傅瑾宴则是在揣摩她的想法。

    两人简单的弄了点食物来吃,吃了饭以后,她就将自己缩在了房间,她并不是一个喜欢纠结的人,遇到问题以后,需要立马想到解决方案,不然依照她的尿性,会活活将自己憋死的。

    她拿出纸和笔,默默的写下自己的名字,傅瑾宴的名字还有沈心愿以及霍子桦,最后还不忘加上各自的爸妈。

    她花了大概十分钟时间,做下了一个决定,又花了十分钟,写出了一个自认为合适的条约。

    拿着纸奔出房间,埋着头就冲进了傅瑾宴的房间。

    傅瑾宴正在脱裤子,见到人进来也并没有停止动作,倒是宋轻笑突然发现不对,边惊叫着边道:“你怎么换衣服不关门啊!”

    他倒是回答的随性:“我又不知道你要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”此时,他已经换上了居家服,慢慢走近她,“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到客厅来,我有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淡淡瞄了眼她手上的纸,能隐隐看到几个字,心下了然,便点了点头随着她去了客厅。

    他端坐在宋轻笑身旁,她则双脚盘腿坐在沙发上,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。

    “傅瑾宴,我决定接受你的提议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平静的点了点头:“然后?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我现在反正也没有喜欢的人,我妈又很着急我结婚。你妈妈人也很好,就算我们假结婚,应该也不会过得太煎熬,对吧?”

    她说的有些语无伦次,内心如擂鼓似的咚咚作响,说不紧张那绝对是骗人的。

    “我想过了,如果现在真要结婚,那个人是你也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自是没有看到,那一瞬间,傅瑾宴眼眸里闪过的火花,惊喜而满足。

    “不过咱们得约法三章,你之前也说过的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抬起头来,眸中的欣喜被平淡掩饰了过去:“哪三章?”

    “婚后不同房不同床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有性接触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干扰我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再附加一条:如果我遇到了喜欢的人,或者你遇到了心动的人,我们就协议离婚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谈定好了相关事宜,宋轻笑便递出自己早已写好的“合约书”,那上面赫然已经签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呐,你没意见的话就签字吧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从她手上接过笔和纸,行云流水的签下了自己的大名。

    将签好字的合约对折后收好以后,宋轻笑突然伸出自己的手,示意傅瑾宴与她相握。

    傅瑾宴自然是依着她,她唇角带了点笑:“傅先生,以后还请多多指教。”

    “我定不负所望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也没深究他话里的意思,揣好自己的合约书就回房间了。

    而被留在客厅的傅瑾宴,离了她的视线,眼里那点算计得逞后的喜悦,便完全不用掩藏了。

    他掏出手机给傅夫人去了条短信。

    那端的傅夫人收到短信的第一瞬间,就差没激动的跳起来了,要不是碍着一把老骨头跳不动,还有一旁对她过分呵护的傅军安阻止了她。

    她激动的抱住一旁的丈夫,喜悦之情溢于言表:“老头子,宴儿他终于有人要了!我真是太高兴了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”傅军安忙顺着老太太的背,生怕她一个高兴高血压就犯了,“明天我们就去a市提亲商量婚期,你可不许太激动。”

    傅夫人轻推开丈夫,嘴角是得意的笑容:“日子我和亲家母早就定下来了。你还真以为上次我就光去见了个人?”

    傅军安自是了解自己夫人脾性,见着她高兴,他也就跟着高兴。

    隔天一早,两人便坐了最早的飞机飞往a市,两个老太太事先联络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昨晚半夜深更的就接到老妈的电话,耳提面命她第二天一定要起早,说是去机场接公公婆婆,然后商量婚期。

    她倒是有事先想过,这件事情瞒不住苏梅女士,可也没想到她的消息来源这么灵通!

    早早的就被叫醒到机场等着,宋轻笑哈欠连天,看起来特别没精神。

    傅瑾宴看了她一眼,将她额上黏住的发丝理顺,“我让你多睡一会儿,你非得要来,现在困的连眼睛都睁不开。”

    她再次打了个哈欠,语气也有些埋怨:“我要是不来被我妈知道了,非得打死我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话,傅家两老口正携手走过来。

    傅夫人一见到宋轻笑,就亲热的给了人一个拥抱,看着她眼下因没睡好而形成的淤青,就满满的心疼,又开始责怪起了自家儿子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不懂事?接机你一个人来就好了,干嘛非得叫醒笑笑?这么早,她肯定没休息好,你瞧这眼睛给肿的。”

    傅家父子二人对视一眼,早已习惯了傅夫人的偏心。

    宋轻笑倒被关心的有些不好意思,她这眼睛肿成这样,还不是因为昨晚一时睡不着,去刷了部感人的剧,哭了以后,眼睛当然会肿啊。

    不过这锅,还是就让傅瑾宴背着吧。

    傅瑾宴开车载着三人去了一家早餐店,倒是宋轻笑偏爱的一家。

    席间吃饭时气氛融洽,任谁看了都是和谐的一家人。

    和苏梅女士约好见面的时间为上午十点,趁着时间还早,傅夫人突然提议要去逛花市,宋轻笑便自觉作陪。

    傅家父子则寻了个咖啡馆,安静且静默的对立而坐。

    傅瑾宴从咖啡馆的透明玻璃窗里能看到宋轻笑,她正亲密的挽着傅夫人的手臂,两人不知道在说着什么,她笑的恬淡而美好。

    他看着,自己的嘴角竟也浮起了笑容。

    傅军安一抬头便望见这样的场景,内心只觉得平和而安详,他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礼盒递给傅瑾宴:“这是我和你妈给小宋准备的礼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