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九章 都给你吃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你啊,”傅瑾宴刮了刮人的鼻子,语气满是宠溺与无奈,“晚辈是这么惯着的吗?一点尊辈观念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说完再看向沈心愿,就是带着微薄怒意的冷漠眼神。

    沈心愿被两人一唱一和逼的恼羞成怒,咬牙切齿的从齿缝间蹦出三个字:“小!舅!妈!”

    宋轻笑强忍住笑意,作出长辈的架势,拍了拍她的肩膀,表示夸赞:“愿愿真是懂事,小舅妈也没什么能够给你的见面礼,呐,”

    她从包里掏出几颗棒棒糖,拉着沈心愿的手强塞到她的掌心里:“这是小舅妈最喜欢的棒棒糖了,都给你吃,你可别嫌弃。”

    沈心愿是拿也不是,不拿也不是,只能强忍住怒意拽住棒棒糖,蕴藏着怒意的眼神中突然惊现一抹精光。

    “小舅妈给的,自然是好的,愿愿哪里敢嫌弃,还要谢过小舅妈的厚爱了,把最爱的都让给了我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里一语双关,在场的几人皆是一愣。

    宋轻笑嘴角的笑意明显僵住了,还是傅瑾宴反应极快,将她一把揽进怀里,如宣誓主权般:“最爱的东西当然不会轻易让给别人,能让出去的,显然就不是最爱的。你说是吗,子桦?”

    霍子桦突然被点到名字,一时表情有些仓促,沈心愿见他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,气就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他匆忙看了眼宋轻笑,她却只是低垂着头,安静的待在傅瑾宴怀里,根本没有看向他一眼。

    眸间的阴沉一闪而过,他反而握住了身旁沈心愿的手,似在积蓄某种力量:“小舅舅说的没错,能够轻易放下的,必然都不是最爱的。”

    霍子桦这话说的似是而非,宋轻笑这才抬头看向他,却只能瞧见对面两人深情的对视。

    她唇角浮起一抹冷笑,他的话,让她觉得讽刺极了。

    果然是不够深爱,才那么轻易就爬上了沈心愿的床吧?

    四人各怀心思,这短暂的相遇既匆忙又暗藏玄机。

    与沈心愿夫妇分别后,宋轻笑突然挣脱开傅瑾宴的怀抱,打算单独走。

    傅瑾宴却快速拽住她的手腕,眉头一挑,“怎么?宋小姐利用完了我,这就把我给甩在了一边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她就不高兴了,是他先招惹的沈心愿,她不过就是顺势而为,怎么能算是利用他呢!

    宋轻笑转动转动手腕,但他握的死紧,只好道:“我只是顺势而为,你不主动那么说,我没想过要接话的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摆出一副无奈的模样:“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,你不能否定你就是利用了我。被人叫小舅妈的滋味,还不错吧?”

    宋轻笑想起沈心愿刚才那副恨到咬牙切齿,却又必须妥协的模样,就觉得心里畅快的不得了,嘴角浮起一抹笑:“还算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不要考虑嫁给我?”

    她都没仔细将这问题过过脑子,就下意识的回道:“不是正在考虑嘛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笑笑,捏捏她的脸蛋,心情超级好:“那我等你给我答案。”

    等着宋轻笑眉毛眼睛全纠结的皱到一块儿去,她才发现自己怎么又着了傅瑾宴的道!

    他刚才那句提问,倒像是对相恋多年的人提出结婚的要求一样,随性又直白。

    可两人明明就不是这样的关系,说白了,就算她真的同意嫁给傅瑾宴,那也是假结婚。

    她就搞不懂了,到底是傅瑾宴演技太好,还是他真的对她假戏真做了?

    她连忙摇摇脑袋,挥散掉脑中奇怪的想法,她这人没什么好,就是自知之明打小就比普通人灵光。

    她独自陷入了沉思中,根本没注意到身边有人急蹿而出,要不是傅瑾宴突然将她拽进怀里,她大概就被人给直接撞翻了。

    傅瑾宴双手握在她肩头,看向冒失到差点撞到她的人,眼神不善的说道:“以后走路看着点。”

    那人估计是见他眼露不善,连忙向宋轻笑道歉。

    她摆摆手毫不在意,傅瑾宴倒也没说什么,只是这手就完全放在她的肩侧不收回去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抬头望着他下巴弧线姣好的线条,突然想要逗弄一下。

    她暗戳戳的用手指触了触他结实的胸肌,装作害羞的模样:“你这么紧张我,该不是对我假戏真做了吧?”

    闻言,傅瑾宴整个人一愣,那表情就像是被戳中心事的小孩儿。

    宋轻笑像闻着腥味的小猫,以为自己终于抓住了他的把柄,还在继续猜测:“你处处为我着想,刚刚在沈心愿面前还为我出头,让我过足了一把长辈的瘾。这按照偶像剧的剧情,典型的就是你爱上了我的表现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突然将人扯近了些,轻埋下头,直逼得宋轻笑与他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两人气息交融,气氛一下子就变了。

    他眸光淡转,一双深邃的眼里此时只装着宋轻笑的影子。她小脸微红,本就是逗弄的心情,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。

    她完全没有对策,却听到傅瑾宴压着低沉的嗓子,声音极尽诱惑:“那按照偶像剧的剧情,接下来我会做什么?”

    吻她?宋轻笑赶紧抬起手捂住自己的唇,做着进一步的防御。

    傅瑾宴却并没有再欺身上前,而是伸出手指,嫌弃的推开她的脑袋,啧啧叹气:“以后少看一点偶像剧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揉着被他戳痛的额头,眼神不善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宋轻笑白他一眼,不愿再多说。

    他却跟上她的脚步,不依不挠:“那是谁,每天看着偶像剧里面的男主被迷得只剩星星眼,你就不肤浅?”

    她梗着脖子据理力争:“我这叫做对美好事物的尊重,你喜欢的那些就是肤浅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我肤浅,”傅瑾宴连声应道,“你别担心,不管你什么样子,我也保证不嫌弃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信你呢!”

    这声音吼得可算不小,周围路过的人纷纷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宋轻笑这才后知后觉,自己刚刚做了什么蠢事啊妈蛋!顿时脸红得都能当太阳了,她急忙垂下头,好想在地上挖个坑钻进去。

    真是丢死人了!都怪傅瑾宴这厮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