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七章 谁喜欢了!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傅瑾宴点点头,之所以一直没拆穿,只是因为事情并不严重。傅夫人让陈盛“监视”他,无非就是想解决他的个人问题。

    “最近我不去公司,你好生照看着,有什么事情再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这话的意思,就是不要打扰老大和大嫂过二人世界?

    见傅瑾宴并不责备他的出卖,陈盛立马原地满血复活,八卦之魂迅速燃烧:“我懂我懂!老大你放心,没有十万火急的事情,我绝对不会来打扰你!也不准公司有任何事情打扰到你和大嫂!”

    说完也不等傅瑾宴有什么表示,自己拿着他签好字的文件就走了。

    临走到门口了,却又回过头来做了个“加油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傅瑾宴扶额,他怎么以前没发现陈盛是这么个二货人设?

    他这边事情谈完了,便去宋轻笑的房间寻她。

    她正双手捧脸一副姨母花痴笑,嘴里还顺带着吐槽:“男主你终于学聪明了,这个时候就该直接出手嘛,孺子可教啊孺子可教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自说自话的毛病,到底什么时候能改?”

    傅瑾宴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耳后,宋轻笑吓得整个人都弹了起来,要不是他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她,她又要狼狈的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进来从不敲门?”

    傅瑾宴却根本不理会她的疑问,拖着人就往外走:“去客厅看电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看的好好的,为嘛要去客厅看啊。”宋轻笑虽然人被拖着,但嘴上却也没有停止过挣扎。

    傅瑾宴直接拉着人去了趟书房,取了本最近在看的书,又拉着人往客厅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傅瑾宴,你到底想干嘛呀!”

    宋轻笑挣脱不了,抱怨了那么多嘴巴都说干了,可是傅瑾宴却不屑回答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直到将她安置到沙发上,又打开电视将节目调到她正在看的剧,傅瑾宴在她旁边坐下后,才幽幽吐出两个字:“陪我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面目狰狞的看着他,直像在看一个怪物,他说什么?

    这男人到底什么臭毛病?看书不是需要安安静静的环境?她看电视剧什么德行他又不是没见过,这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“你,我要看剧,我回房间不是挺好嘛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却坚持,“就在这儿看,”

    他已经翻开了书,见宋轻笑只是盯着他,又将书放在身侧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握着她的脸转向电视那一边:“看他别看我,你不是夸人家长得帅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拿掉他的手:“我看电视剧又吵又闹的,会影响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样挺好。”

    她再一次词穷了,想了想又道:“那要是我发出失心疯般的笑声或是疯了似的怒骂,你可不许挤兑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傅瑾宴揉了揉她的脑袋,柔和的灯光将他的眼神衬的有些许温柔,“看电视吧。”

    他话都说到这儿份上了,宋轻笑也不好再扭捏,寻了个舒适的姿势做好,只一瞬间,心神全被电视剧牵扯。

    傅瑾宴看着书,偶尔抬头看她一眼,嘴角却始终挂着几分惬意的笑。

    他从前是个喜静的人,讨厌吵闹。可这人换做宋轻笑,他却觉得这份吵闹,给他平静的生活带来了生机。

    宋轻笑也是个心大的,明明不是在自己家里,看着看着电视就没了个正形。

    原本是端端正正坐在沙发上的人,现在已经变成了斜躺,瞧着这趋势,下一秒就要变成葛优瘫了。

    为了寻一个舒适的坐姿,她身子斜坐着,双腿却图方便搭在另一张沙发上。她一个重心没稳,脑袋瓜子就砸向了坐在身侧的傅瑾宴肩上。

    肩上突然一沉,傅瑾宴也有些许惊讶,只是在她想要移开脑袋时,他却伸手按住了她:“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宋轻笑淡淡应了一声,虽然觉得气氛有些奇怪,但广告结束了,新一轮剧情已经上演,她也没工夫计较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也许是这个姿势太过于舒服,看着电视的某人居然不知不觉睡着了。

    傅瑾宴侧头看了她一眼,她嘴巴微张,眉头舒展,显然睡得非常舒坦。

    他轻手轻脚的移开她的脑袋,又弯腰将她抱起。宋轻笑的双手蜷在胸前,那窝在他怀中的模样小巧又可爱,像一只小动物似的。

    傅瑾宴只觉得心脏某一处被塞得满满的。

    将人抱到床上盖好被子,他盯着她看了许久,终是没有忍住,在人额头上亲亲印上一吻,道了句,“晚安”。

    宋轻笑睡得香甜,第二天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床上,吓得连忙摸了下自己的衣服。

    确定自己还是穿着昨晚的那一身,才放下心来,她怎么心这么大?再怎么说傅瑾宴也是个男人,这房子就他们两人,她这么没有警惕心,他要是想干点什么不是为所欲为?

    纠结着洗漱完毕后,出现在客厅时,傅瑾宴貌似刚跑完步回来。

    他额上还有着细密的汗珠,结实的肌肉在初阳的照耀下显得很是诱人。

    见到宋轻笑,他朝她一笑:“醒了?”

    这一笑,让宋轻笑本来就不怎么灵光的脑袋更加迷糊了。

    卧槽!这男人,简直就是个妖孽啊!

    匆忙避开傅瑾宴勾人的眼神,更加不敢去看他美好的,低垂着视线,活像做贼。

    傅瑾宴却完全搞不清楚她在想什么,一个闪身到她面前,挡住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伸手触上他温热的胸肌,宋轻笑却像被烫了一样快速缩回手,一脸的炸毛:“你干嘛啊!”

    他挑眉看了她一眼,慢条斯理的用毛巾擦着自己额头的汗珠:“我倒是想问你,你在干嘛?”

    此时的宋轻笑就好像有两个自己。

    一个是花痴的她,看此刻的傅瑾宴就像是加了滤镜,他的一举一动都让人觉得男性荷尔蒙爆棚。

    另一个是尚存理智的她,时刻提醒着她不能被美色所诱惑!

    纠结的宋轻笑,决定先发制人。

    她指着傅瑾宴,一脸的正气凛然:“你大清早的穿成这样是想勾引谁啊!”

    傅瑾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但看到她那副脸红却又故意装作一本正经的模样,似乎捉摸出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再向前迈进一步,直逼得宋轻笑往后退去。

    她躲避着眼神不看他,他却直接抓起她的手,直接放在了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即使还隔着面料,她已经感受到了那后面紧实的肌肉线条,心跳猛地加速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喜欢这个?”

    “谁喜欢了!”她口是心非的反驳。

    宋轻笑想移开自己的手,却发现根本无法动弹,只能用眼神无声的抗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