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六章 给我一个法式热吻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和宋轻笑预估的没错,被亲的傅大总裁立即战斗指数直降为零,高举在一侧的手机也轻松的被她给拿到了。

    她迅速删掉视频,还没喘口气的功夫,傅瑾宴那厮突然又凑过了脑袋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备份了,”他手指轻敲着自己的唇,“如果你亲我一下,我就让你删除备份文件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啊啊啊,来个人将这个妖孽收走吧!

    人在屋檐下啊,不得不低头,她只能认命的乖乖踮脚,吻了吻他的唇。

    勉强得到满足的傅某人倒也信守承诺,从手机里找到备份的文件递给她,看着她删除。

    她删掉后就生气的将手机扔给他,他却用有点可惜的声音继续说道:“怎么办?我好像还把视频发给了自己另一部手机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宋轻笑哆哆嗦嗦的指着他挺拔的鼻子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傅瑾宴却将她的手指收进掌中,像一只诱哄着绵羊的大灰狼:“你要是给我一个法式热吻,我就告诉你那个手机在哪儿。”

    她收回自己的手,冷着脸赏了一个字,“滚!”

    生气的坐回床上,不仅白白被人占了便宜,还有一种被耍之后的愤怒。

    她真是猪脑子,为什么要相信傅瑾宴的话!

    啊啊啊啊啊!

    宋轻笑揉着自己的唇,动作粗鲁极了。

    傅瑾宴拽住她“行凶”的手,眉头微皱:“好了,又不是没亲过,你至于吗?”

    他的话,瞬间将宋轻笑体内的暴力因子都给唤醒了,占人便宜的是他,他当然无所谓啦!

    “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!”

    “我这长相,还需要卖乖?”

    “自恋狂!”

    “谢谢夸奖。”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的掐架,最后还是傅瑾宴被磨得失去了耐心,按住宋轻笑的脑袋,不准她再乱动。

    “你不饿?骂了这么久精神还这么好?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宋轻笑顿时觉得自己肚子饿得咕咕叫了。

    “暂时休战,等姑奶奶我吃好了,再来应战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也识趣的给她台阶下,连忙应承,“是是是,小生一定奉陪到底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去了餐厅,等宋轻笑来到桌前,看着盘子里的菜时,眼睛都放光了。

    一脸的“哇,今天的菜好丰盛”的样子,口水差点没流下来。

    家里有个会做饭的人就是棒棒哒。

    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,正要夹菜,就被傅瑾宴制止了。

    他摸着鼻子,拿过她的饭碗,夹了菜,喂到她的嘴边。

    宋轻笑一脸懵逼的看着他,这又是在给谁喂狗粮?

    给他自己吗!

    她又不是没长手,需要人喂嘛,就偏着头躲。

    傅瑾宴却不慌不忙道:“这医药费加上误工费等等,好像都应该算在你那里,我算算,大概是多少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她立马偏过头,嗷呜一声就将饭菜咬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尼玛能看到劳资眼神里的怨念吗?

    傅瑾宴得意的笑笑,他突然就是想喂她吃饭。

    还想夹第二筷子,却被宋轻笑抢走了碗筷:“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他倒也没有意见,双手环抱于胸前,像个监工似的,监督她将桌上的饭菜全都送进了胃里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还不忘夸奖似的摸摸她的脑袋:“真乖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顺什么毛,我又不是小狗!

    宋轻笑瞪着他收拾碗筷,虽然吃的方式有点不对,但好歹饭菜很美味有木有。

    她刚想吐槽吐槽,家里的门铃却响了。

    傅瑾宴正在洗碗,双手泡沫,回过头对着宋轻笑支了支下巴:“去开门。”

    她倒是没拒绝,汲着拖鞋懒懒散散的就走过去了,看了眼屏幕,又对着傅瑾宴道:“是个男的,黑黑壮壮的,穿得倒是人模人样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探出脑袋,对于她对陈盛的评价只觉得好笑: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陈盛一进门就开始碎碎念:“傅总,你这突然的不来公司上班我很不习惯啊…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就看到了一脸好奇看着他的宋轻笑。

    他吃了一惊,一脸的懵逼,

    接着,就看到傅瑾宴一边擦着手,一边从厨房走了出来,“文件都拿来了吗?”

    陈盛的心神都被“傅瑾宴居然跟人同居了”这个信息给占据了,完全没听到他的话。

    傅瑾宴走过去,堪堪挡在了宋轻笑面前:“发什么呆,文件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,”陈盛这才回过神来,将手上的文件递给他,好奇的眼神却总想往他身后去。

    傅瑾宴却在此时转身,对宋轻笑吩咐:“你追的剧马上开始了,你回房去看吧。”

    她不敢忤逆了债主的意思,索性乖乖的走掉了。

    见陈盛的眼神却像黏在了宋轻笑身上,傅瑾宴气的踹了他一脚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干嘛!”陈盛痛的惊呼。

    傅瑾宴却转身往沙发处走,他连忙一瘸一拐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可是内心涌动的八卦情绪太过汹涌,他脑子一抽,就给问了出来:“老大,这是嫂子?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傅瑾宴凌厉的眼神就已看了过去,陈盛紧张的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虽说两人私交甚好,但他也嫌少过问傅瑾宴的私事,更别说他处对象这个事情了。

    陈盛也就是太好奇了才问出口的,倒也不期待一向冷漠的老大能给出一个答复。

    他正准备开始汇报公事,傅瑾宴却抢先开了口:“准嫂子。”

    陈盛一听便乐呵了,心里那点八卦因子再也抑制不住,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:“怪不得老大你最近这么反常!开会到一半人就消失不见,现在倒好,工作狂的你竟然要一个星期不去公司,公司里的员工听到这个消息还以为你疯了…”

    反应过来自己失了言,身为人精的他连忙调转话题:“原来老大您是在金屋藏娇啊,怪不得怪不得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全程都没有说话,陈盛倒还感叹上了:“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,看来老大您也不能幸免啊。”

    他嘴角抽了抽,对于陈盛的夸张形容并没有完全听进去。他合上文件夹,倒是第一次正面提起一件事:“我妈那边,你不用再跟她汇报我的近况了。”

    陈盛一听这话,脸色陡然变了,就差整个人扑到傅瑾宴的身上去抱大腿了。他一直以为向老夫人打小报告的事情做得天衣无缝,结果老大心里跟明镜似的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真不是故意要出卖你!我发誓!你也知道夫人的脾气,我要是不把你的事情报告给她,她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我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