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五章 明明是你趁我睡着,偷抱我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轻笑顿时气得捶胸顿足,仿佛看到红票票从她眼前飘走了。

    刚刚还志气满满要与傅瑾宴决斗的心情,现下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她现在倒是真的成了闲散人员,一点都不敢再与债主抗争。

    债主让她休息,她就休息呗。

    她仰躺在床上,大脑不受控制的乱想,自己怎么就和傅瑾宴走到了这一步?

    不仅剧情发展不同于常人,就连见家长的速度也跟坐了火箭一样。

    可这感觉,似乎并不差?

    想着想着,就去与周公约会了。

    她做梦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第一次梦到了爷爷。

    他还是健康时的模样,坐在院子里折着菜叶子,见了宋轻笑,笑着朝她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她却哭着扑到爷爷的怀里,大声痛哭:“爷爷!爷爷!”

    爷爷抚着她的后背,语气慈祥又温柔:“傻丫头,就去上个学而已,怎么还哭鼻子了?”

    她却只是摇着头,泪珠继续流淌:“爷爷,我好想您。您不要再离开我了好不好?您不要生病,不要离开我…”

    爷爷笑着轻推开她,苍老粗糙的指腹拭去了她眼角的泪:“傻丫头,人老了总免不了生老病死,这都是注定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不可能永远陪着你,该陪着你的人,总会出现的。”

    她用力的再次抱住爷爷,耍着小孩子脾气:“我不要!我不要!我只要爷爷!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”爷爷无可奈何的叹口气,眼角眉梢里都是宠溺。

    画面突然一转,温情的画面陡然凄凉起来。

    宋轻笑已经置身于灵堂,那是她见到爷爷最后一面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安静的躺在棺材里,浑身冰冷,因为生病而瘦到脱相的脸瘦骨嶙峋。

    她抚上爷爷的手,冰凉刺骨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回来看您了。”她强忍住眼泪,没有哭出来,“您怎么还耍赖躺着不起来?笑笑回来了,您不开心吗?”

    没有人理会她。

    宋轻笑最后哭倒在棺材旁边,有人用温热的指腹拭去了她眼角的泪,将她拥进怀里,温言细语的安慰:“乖,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她却抱着来人,放声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爷爷!爷爷!您不要离开我!”

    “别离开我…”

    那人却只是抚着她的后背,一边又一遍的回复着:“好,我答应你,永远都不会再丢下你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哭的有些累了,想要抬起头来,看看抱着自己的人是谁,突然间,意识变得分外清晰,她是在做梦吧!

    她能够清晰的分辨出自己此时是在梦中,可是现实中的触感却也如此真实。

    有人正在抱着她,还有手指在她脸上拂过,像是在郑重的擦拭着她脸上的泪珠。

    可这屋子里就只有她和傅瑾宴两个人。

    她想到这一点,几乎是立马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用力将人推到老远,自己则双手环抱的倒退着,往床的角落里退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傅瑾宴的话音一落,她已经被他拉回了床上,傻愣愣的躺在那里,似乎还没从这场变故中回过神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!差点就掉下去了!”傅瑾宴骂了她几句,可看到她脸上还未干的泪水,又软下来,“刚才太危险了,以后不许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继续用手去擦宋轻笑脸上的泪水,神情专注而认真。

    宋轻笑就这么一眨不眨的看着她,丝毫没有觉得,两人这种经典的姿势是多么尴尬。

    他有好看的眼睛,还有长而卷翘的睫毛,此时专注的为自己擦着眼泪,那模样,深情又动人。

    宋轻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居然鬼使神差的伸手抚上了傅瑾宴的脸。

    她拂过他棱角分明的脸颊,他的唇,他的鼻,最后停在了眼睛处。

    傅瑾宴紧张得不敢动,任她一处一处的动作着。

    室内的空气瞬间变得粘稠起来,傅瑾宴喉咙动了动,看着宋轻笑的目光已经变得有些炙热了。

    之前还陶醉在欣赏某人身材的宋轻笑,却突然醒过神来,一紧张,脚就踹了起来。

    傅瑾宴没有防备,直接被踹下了床。

    猛地从床上跌落下去,他痛的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宋轻笑连忙下床,蹲在他身边,戳了戳他的肩膀:“喂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见傅瑾宴背对着她,蜷缩着身子,没有动静,她还以为自己踢中了什么不该踢的地方,挠着脑袋,一脸焦急:“那什么,我不是故意的,你真没事吧?”

    他压低了声音,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不疑有他,乖乖的将脑袋伸了过去。

    原本是躺着装死尸的傅瑾宴,却突然伸出双手,猛的拽住她的脖子,直将人翻了个身,扯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啊!”她惊叫。

    他一手卡着她的脖子,一手却慢慢抚上她的侧脸。

    她肉麻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傅瑾宴,我我我我警告你,你你你可可别乱乱来!”

    她紧张得都快语无伦次了,感觉到他手拂过的地方就像是在播种火源,火辣辣的燃烧着。

    大手最后停在了她的眼角,轻柔的摩擦眼角的动作暧昧到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“还敢踹我吗?”傅瑾宴看着宋轻笑的眼里似在压抑着什么。

    宋轻笑不依了,“明明是你趁我睡着,偷抱我!”

    傅瑾宴一松了钳制,她立马手脚灵活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也跟着站起身,理了理身上皱着一团的衣服,拎起衣服上的一角,对着宋轻笑道:“是你突然抱住了我,还哭脏了我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看着傅瑾宴拎着的所谓的证物,宋轻笑打死也不会相信!

    你说她睡觉睡得好好的,怎么可能突然坐起来,还把他抱住,这可能吗?

    “你占人便宜还不够,现在还要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傅瑾宴听罢,非但不恼,还慢条斯理的从包里掏出手机。

    宋轻笑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的手指在手机界面上灵活的操作,接着,便是一声异常熟悉的哭声传进耳里。

    卧槽,这个男人竟然还录视频!尼玛到底有没有点公德心啊!

    她伸手要去抢,傅瑾宴伸高了手,将手机画面转到她的方向:“证据确凿,是你不由分说的抱住了我。”

    某人还不忘补刀,“要说占便宜,还是你最在行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气的跺脚,就算承认是自己先占人便宜,但这个视频绝对是要销毁的。

    留在傅瑾宴那里,她还要不要活了!

    强攻攻不下,她只能智取。

    一把捞上傅瑾宴的脖子,拼命踮起脚,最后堪堪停在了他的唇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