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四章 你没有拒绝的权利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一人坐在床上发呆,一人捏着手机处理公事,场面说不出的无聊与尴尬。

    宋轻笑根本就是一个坐不住的,眼神瞄着傅瑾宴认真处理公务,没注意到自己,就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,准备逃跑。

    谁知,刚掀开一个被角,嘴角得意的笑容还没完全绽放,就被抓了个现行。

    “你想去哪儿啊?”

    脊背一凉,讪讪的回头笑着,“我去上个厕所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挑眉:“肾不好?五分钟以前,你刚用过这个借口。”

    尼玛才肾不好!

    宋轻笑却不肯轻易放弃,“那我去倒杯热水?”

    傅瑾宴却起身自己去倒水了。

    见他拿着水走近,她偏过头,赌气的不接。

    “不是渴了?”

    宋轻笑越想越气,这是她自己的身体,她都觉得没问题了,医生也没要怎么样,傅瑾宴凭什么限制她的自由!

    怒气冲冲的转头瞪着这厮,一副要咬死他的狠样,“你凭什么啊?我都好了,为什么还要在医院里面呆着?很无聊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在这儿?”

    傅瑾宴这话说的分外认真。

    她被堵得无言以对,缓了一会儿,才闷闷的说道:“你与其在这儿处理公务,不如回公司啊。我也顺便出院,不是挺好的嘛。”

    好好的一句话,傅瑾宴却偏偏从中琢磨出了抱怨的成分,抠着字眼:“你的意思是,我处理公务疏忽了你?没有顾忌到你的感受?”

    what?宋轻笑满脸黑线,她是这个意思吗?

    傅瑾宴索性收起了手机,目不转睛的看着躺着的某人。

    她被盯得毛骨悚然,忍不住出声抱怨:“你这么看着我干嘛?”

    他却答非所问,“不愿意住院?”

    宋轻笑点头如捣蒜,还配合上相当激烈的言语:“真的真的!一百二十个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那我们就出院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宋轻笑高兴得就差没跳起来了。

    傅瑾宴看着她灵动的身影,脑子里却在计划着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欢欢喜喜的去办理了出院手续,宋轻笑走在前面,犹如一只放飞的金丝雀,那欢悦的小模样和昨日那病恹恹的模样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“你至于吗?”傅瑾宴替她拉开车门,顺便嘲讽了她一句。

    她却高兴的直哼哼:“你当然不会明白,我有多讨厌医院这个地方,满满的消毒水味,简直就不是人呆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欢喜的坐上副驾驶,系好安全带后,车子便动了。

    只是等上了正轨以后,宋轻笑才觉得有些不对,这路,不是去她家的呀。

    “你带我去哪儿?这条路去不了我家啊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却看都不看她一眼:“谁说要去你家了?”

    尼玛,耍我呢!

    宋轻笑不依了,直拍着车窗,像个小孩子似的耍性子:“停车停车!我要下车!我要回家。”

    他被闹得头疼,打了个转弯灯,将车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but,车门是锁着的,她出不去。

    “你放我下去。”

    见傅瑾宴无动于衷,她只好继续道,“我才不要去你家,我再去,你妈妈该怎么误会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妈回市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早上看过你以后就回去了,”傅瑾宴说着,已经将车子重新启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等宋轻笑再次反应过来时,车已经开到了傅瑾宴的公寓楼下。

    她赖在车上没有动,他打开车门,高大的身影完全覆盖住她,“是要我抱你,还是背你?你自己选。”

    还没等宋轻笑回应,他又欠打的笑着加了一句:“或者扛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没好气的推开他,她唾了一口:“臭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被骂的男人却觉得很是受用,跟在怒气冲冲的她身后,嘴角却上扬着笑容。

    因为上了傅瑾宴太多次当,宋轻笑担心有诈,进门前,像个特工似的侦查了一番,确定没有傅夫人的踪迹以后,才大着胆子跨进了门。

    傅瑾宴被她探手探脑的警惕模样逗笑:“我妈有这么可怕?”

    她摇摇头,说的倒是真心话:“阿姨才不可怕呢,就是人太好了。她要是知道我是骗她的,肯定会想杀了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没听清,再次询问傅瑾宴他刚刚说了什么,他却已经避开了眼神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将呆愣的女人拉到沙发上坐下,自己则坐在她对面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宋轻笑不知道她想干嘛,没轻举妄动,就只是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住院,我依了你。那接下来,你是不是也应该答应我的条件?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向反应有些慢,仔细分辨着傅瑾宴话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却已经继续往下说了:“原本是要在医院观察一星期,你不要住院,那好,我们把观察的地点换到我家。”

    “这未来的一个星期,你不许一个人单独外出,凡事得有我陪同。”

    他完全没给宋轻笑思考的时间,说完便摸摸她的脑袋,吩咐道:“好了,现在你需要做的,就是回房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。”她呆呆的应了两声,大脑里还在默默理着傅瑾宴话里的逻辑。

    总之,就是她需要在他家呆上一周时间,美其名曰观察?

    可是为毛她要在他家待着给他观察啊!宋轻笑走着走着就转过身准备反抗,却被傅瑾宴直接一手推头,给推着往后倒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拒绝的权利。”他笑的有点阴险,“在你没同意和我结婚之前,我们的债务关系依然存在。我是你的债主,我说的话,你必须听。”

    卧槽!就知道拿债务压她!欺负她是穷人!

    气冲冲的回到了房间,“嘭”的一声关上门。

    她扑到床上,气愤的砸着枕头,不就是欠他钱嘛,她还了不就好了!

    宋轻笑这么想着时,已经从床上翻身坐起,找到自己的手机,充电开机。

    她算是一个零散画稿人,之前接的稿子都是经常合作的。

    要想还钱摆脱傅瑾宴这个大魔头的控制,她只有拼命的接单子啊。

    手机刚一打开,就有好多条微信消息同时轰炸而来,直震得她手都麻了。

    她心下一喜,还以为是单子多到爆炸,结果全是责编们对于她突然失踪的炮轰!

    这手机什么时候关机的她都不知道!

    本来是约好了同时要交稿给两个编辑,但她突然生病住院,就把这事儿给耽搁了。

    她赶紧给两个编辑去了个电话,解释了下,虽然解释清楚了,但本该是继续找她画的几个稿子,太急了,已经找了别的人替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