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三章 猪蹄顿藕算哪门子油腻?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他将重点记了下来,一回头,便看见宋轻笑嘴角带了点笑,脸色比先前红润了一些。

    伸出手,没好气的刮了刮人的鼻子,“你还好意思笑!”

    宋轻笑却自顾自的说着:“我真应该用手机把你刚刚那模样给照下来,留作纪念,你刚刚那样子,就像准备考试的备考生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认真、专注,生怕错过了任何一个细节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没有说话,目光如炬的看着病床上的人,直到目光变得逐渐火热,且不受控制,才不舍的移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液体进入身体以后,瘙痒和腹泻基本止住了。宋轻笑被折腾了几个小时,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困意,眼睛一闭一闭的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傅瑾宴却不敢掉以轻心,随时关注着输液瓶里的情况。一会儿看看她的睡颜,一会儿看看吊瓶,时间倒也过得快。

    等宋轻笑第二天睡到自然醒的时候,阳光已经透过窗子投射了进来,正好打在傅瑾宴趴在床边的侧脸上。

    长长的睫毛垂坠在眼皮上,眉头轻轻皱着,也不知道他睡着了还在烦恼些什么?

    她昨晚输了好几瓶液体,现下有些想上厕所,小心翼翼的挪动着位置想要下床,却还是吵醒了傅瑾宴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来,刚醒来,还有些睡眼惺忪,看见宋轻笑的动作,连忙站起了身,准备过去扶她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拦住他:“不用了,我已经差不多好了,就去个厕所,不碍事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说,傅瑾宴也不勉强。

    只是刚从厕所方便回来的宋轻笑,就被突然从外面冲进来的女人抱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她支着手,有些无措,这还大清早的,傅夫人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“笑笑,你可吓死我了,没事了吧?”傅夫人握住她的双肩,一脸心疼的左右查看。

    宋轻笑却偏过脑袋,用眼神询问傅瑾宴,他却摊了摊手,表示自己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她笑着挽住傅夫人的手:“我已经没事了,您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身上又红又肿的,看着真让人难受,宴儿!”心疼完宋轻笑,傅夫人突然将矛头指向傅瑾宴,“你到底是怎么照顾女朋友的!你这样,笑笑怎么会放心嫁给你?”

    “这让亲家母看到,该怎么想我们家,怎么想你?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太让妈妈失望了!”

    傅夫人似连珠炮的三句话把宋轻笑都给说懵了。

    这事情有这么严重吗?

    她就是香菜吃多了导致过敏,顶多就是上吐下泻有些皮肤红肿,除了这些以外,几乎和常人无异。

    傅夫人这番责骂,倒让宋轻笑有些心疼傅瑾宴。

    “是我做的不对,”傅瑾宴突然道歉。

    宋轻笑一愣,随后觉得这个男人真是太没有原则了。

    虽然确实是他订的外卖让她吃了过敏,但他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自己昨晚说要他负责也是气话,此时就不由就解释了起来,几乎是发誓一般的笃定:“阿姨,我真的没事了,这胳膊上的痕迹,就是看着吓人,其实一点都不碍事。”

    “瞎说!”傅夫人心疼的抚着她身上那些红肿的痕迹,“女孩儿身上怎么能留疤呢?这事,就是宴儿做的不对!”

    “他竟然连你对香菜过敏都不知道,这么不关心你的男朋友拿来有何用!笑笑,你听阿姨说,他连照顾你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,你要考虑清楚了,是不是真的要嫁给他?”

    这是亲妈吗?24k纯金的亲妈吗?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坑儿子天下第一的节奏有木有。

    反观傅瑾宴的表情,似乎觉得自家妈妈说的非常在理,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?

    连宋轻笑这个“受害人”都看不下去了,开口解释:“阿姨,这事真的不能怪瑾宴,不光是他不清楚,就连我自己之前都不知道,我对香菜过敏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傅夫人挑眉,有些不相信,“你不是故意为他开脱,骗我的吧?”

    她一再表示这绝对是真的,傅夫人这才作罢。

    傅夫人不光人来了,还带了一些好吃的食物。宋轻笑早就饿了,此时闻到芳香四溢的食物,只觉得人生如此美好。

    可是筷子才刚拿到手上,傅瑾宴就夺过了她的菜,“医生说你要吃得清淡些,这些太油腻。”

    “猪蹄顿藕算哪门子油腻?你把筷子还我!”

    眼见着到嘴的美食都要飞了,宋轻笑不依不挠的抢夺,却因为高以及力量悬殊,堪堪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她只好将求救的眼神看向一直旁观两人争夺的傅夫人。

    傅夫人此时却完全一改之前的态度,完全站在了傅瑾宴那边,“笑笑,这个饮食方面,还是要听医生的话。”

    无奈的往身后一靠,哪有人抢了筷子不让人吃饭的?

    连狗都知道吃饭的时候不能惹,傅瑾宴为什么偏偏在这方面和她过不去!

    要不是现在又饿又疲惫,傅夫人又在场,她真的会忍不住冲过去,和他拼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“你听话,”傅瑾宴突然说道,语气中带着不可名状的温柔与妥协,“一会儿先将就吃一顿医院的餐。”

    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。

    医院的餐虽然味道不太乐观,配菜及营养情况却是专业营养师调配的,清淡又能补充营养,最适合宋轻笑这种刚清空肠胃的人。

    就在她用餐期间,见傅瑾宴接到无数个电话,她忍不住开口道:“你有事就去忙吧,我这里没什么事了,一会儿就可以出院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”傅瑾宴正在编辑短信,闻言,抬头看向进餐的某人,口气不容置疑,“留院观察一星期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听,讶异不已,她就过个敏不,至于吧?

    “医生说的?”

    傅瑾宴却面不改色,一本正经的回道:“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卧槽,有毛病啊!

    她忍不住在心里炸毛,这不是占据医疗资源嘛!

    “我又没事,我要出院,占据医疗资源这种事,我可干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说完连饭都不吃了,放下筷子就要下床,以表决心。

    傅瑾宴连忙拽住她的手,阻止她的行为,说出的话却不容置疑,“你需要休息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他,辨别出他眼中的认真以及不容拒绝,已到嘴边的话,不知道怎么的,全都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乖乖的坐回床上,嘴上却念念有词:“什么人嘛,这么霸道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自然是听到了,却只是撇了撇嘴,没有理会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