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二章 这是奖励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傅瑾宴却就势揽住她的脖子,连按了几次快门。

    她隔着老远都能看到自己扭曲的面部表情,妈蛋,照片里的自己简直丑爆了有木有!

    讨厌的傅瑾宴,居然速度极快的将照片传送给了自己,气的她分分钟想咬死他!

    将手机还给她,她没好气的抢过,看到画面里好看的他和丑丑的自己,不由更生气了。

    这厮一定是故意的!

    傅瑾宴将手机揣好,这才想起了正事,他指着垃圾桶,犹如福尔摩斯上身,“谁来过?”

    宋轻笑揉揉头发,并不太想说实话。

    不管出于哪种考虑,如果让傅瑾宴知道霍子桦来过,肯定要被他无情的怼一顿。

    她笑着打哈哈,睁眼说瞎话:“没有谁来过啊?你在说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转身想跑,却被傅瑾宴长臂一伸,给圈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他一手卡住她的脖子,一手环在她的腰上。

    也不是没有被他抱过,可是此刻的宋轻笑,却觉得自己心跳如擂鼓,从未有过的紧张。

    傅瑾宴覆在她的耳侧,温言细语:“我要听实话。”

    她当真是被蛊惑了,竟然开始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霍子桦来过,让我听他解释,给我做了顿饭,你也看到了,被我倒掉了。”

    他松开她,突然将她转了个身正对着自己,他摸摸她的脑袋,夸赞:“你做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这种莫名其妙被夸赞的感觉竟然意外的好!以至于傅瑾宴都吻了她好一阵,她才察觉到不对。

    正准备推开他,他已经自己撤开了,似在回味的抚着自己的唇,宋轻笑下意识的抱紧了双肩。

    她警惕的看着他,还没开口,他已经自己解释道:“这是奖励。”

    “谁要你奖励啊。”宋轻笑小声抱怨,却明显比之前反抗的力度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两人正处于尴尬气氛,突然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“外卖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起吃了外卖,傅瑾宴走之前,还算有良心,将厨房收拾干净了,这才离开她家。

    不过临走之前,又千叮呤万嘱咐:“把门反锁,别轻易给人开门。”

    末了,还不忘加一句,“除了我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不动声色的翻了个白眼,这位大哥,还真爱给自己加戏。

    事后再想起傅瑾宴,也会顺带想起那个让人心悸的背后拥抱,以及被他亲吻的片段,宋轻笑不由觉得浑身发烫,竟有点思春的症状?

    她使劲儿拍拍自己的脸:犯什么花痴啊!是工作不好玩儿?还是钱不好用?

    可尽管已经这么告诫自己了,想起刚才那一幕,还是忍不住小心动。

    她又不受控制翻开手机相册,看着丑丑的自己被圈在傅瑾宴的怀里,画面竟说不出的和谐。

    也许,他的提议真的不错呢?宋轻笑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公司还有会等着傅瑾宴去开,他已经不能再延迟了,虽然担心宋轻笑,却打算先把公司的会议解决再说。

    结果会议才进行到一半,电话就打了进来。

    傅瑾宴打着手势,做了“终止会议”的动作,将电话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宋轻笑有气无力的声音传进耳里,他惊得立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脸色骇人,吓坏了一众职员。

    电话那端的宋轻笑是当真生不如死!

    傅瑾宴不知道给她吃了什么,她现在浑身发痒红肿,说着话都要呼吸不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!你这个混蛋!占…占我…便…便宜还不够,竟然!竟然想要谋杀我!”

    宋轻笑哭诉着,那语气当真是又气又怒。

    不明情况的傅瑾宴却只能在这端干着急:“说重点!你到底怎么了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吃了什么?我现在浑身发痒红肿,现在…”说着,剧烈的咳嗽了几声,听筒里隐约还能听到作呕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是在吐?

    傅瑾宴脑子转的飞快,难道是晚上吃的外卖不卫生?可是自己也吃了,不是没事吗?

    已经来不及思考其他的,一屋子被他晾着的职员也不敢说什么,只能把目光一直锁定在他的身上。直到看到他迈着大长腿急匆匆的冲出办公室,大家才面面相觑,一脸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陈盛跟在傅瑾宴身边时间不短,也是头一遇到这种情况,一脸懵逼后,连忙安抚起众员工。

    “傅总有急事,这个会议我明天再通知大家来参加,都散了吧。”

    大家虽然心生抱怨,但也不敢当着陈盛的面,只有小声议论纷纷的离开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而还在与宋轻笑保持通话的傅瑾宴,几乎是一路超速,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喇叭声抵达了她的家。

    宋轻笑虽然上吐下泻到腿脚发软,还是硬着一口气给傅瑾宴开了门。

    几乎是门一开,她就整个人往他怀里倒。

    她脸色煞白,裸露在外面的皮肤红肿不堪,样子看起来非常可怖。

    傅瑾宴将人抱起,关上门,就抱着人就往楼下冲。

    吐得脱力,宋轻笑只怨念的瞪着他,“傅瑾宴你记着,我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,都是你害的!”

    傅瑾宴没有看她,声音中夹杂着奔跑的粗气:“你要是有什么事,我一定负责到底。”

    他那异常认真且紧张的模样,倒让宋轻笑说不话来了。

    她老老实实的窝在他怀里,看他因奔跑而有些抖动的面庞,突然觉得有点鼻酸。

    印象中,在她上小学的时候,有一次突发疾病,爷爷也是这么一脸紧张的抱着她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还好她家附近就有一家医院,两人没花多少时间就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问诊了以后才知道,原来宋轻笑对香菜过敏。

    傅瑾宴完全没想到,他见她吃得那么欢,怎么会知道她原来会过敏?

    等处理好一切,正在等待护士小姐过来输液的空档,傅瑾宴看着躺在病床上毫无生机的人,又心疼又生气:“你连自己对香菜过敏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宋轻笑撅着个嘴巴,说出口的话是满满的委屈,“以前也没有这么集中吃过香菜,我怎么知道会过敏。”

    她对自己漠不关心,倒还有理了!

    傅瑾宴瞪着她,那生气的模样倒是看得宋轻笑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她生病,他生气?这什么道理?

    她翻了个白眼,偏着脑袋,不愿看面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护士小姐适时出现,打破了两人之间尴尬的氛围。

    一见人进来,傅瑾宴就自动自发的跟在了护士后面。

    护士小姐专业的扎针、挂水,完了以后才对他嘱咐注意事项。傅瑾宴躬身听着,那模样让人看着,竟觉得乖巧得有点可爱,一点也不像平时的傅大总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