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一章 她给我给我下药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回去转告你的老婆,要是她不想我嫁给她小舅舅,让她来找我啊,派你来算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不是她要我来的,”霍子桦急切的解释,“是我自己的意思,我…”

    “停停停!”宋轻笑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,“我不管是你的意思还是她的意思,我家不欢迎你,我也不想听,不会相信你说的任何话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赶人的意思明显,霍子桦却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“不走是吧?”

    霍子桦依然不动,也不回答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她也渐渐平静下来了,你遇到神经病,总不能自己也变成神经病吧?

    霍子桦这模样,很有可能是认为自己找了个好的,心里不平衡,所以才来找她闹吧。

    更有一种可能,就是磨不过沈心愿,以为让他来就能解决事情?

    到底是沈心愿高估了霍子桦对自己的影响力,还是自己给了霍子桦什么错觉,以为自己还在为他烦恼?

    思来想去,宋轻笑决定无视他。

    她慢条斯理的开始整理被子,然后又去卫生间洗漱,最后又绕到冰箱里准备找点吃的,却发现自己根本不会做,随便拿了个苹果啃着,又绕去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电视上正在播她追的偶像剧,她看的哈哈大笑,完全将家里另一个男人当成了空气。

    厨房里时而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,宋轻笑听到了,却将电视的声音开大,自己笑的声音也更加大了。

    熟悉的饭香飘了过来,她秀眉紧蹙,这男人到底想干什么!

    霍子桦穿着她的围裙,有点小,紧绷绷的穿在身上。维尼熊的肚子被撑的大大,显得颇为滑稽,像极了他们此时的情景。

    他擦着手上的水渍,走到沙发处叫她,“我做了你最喜欢的菜,你饿了吧?”

    宋轻笑看向他,突然露出了一个微笑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他以为有戏,默默的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宋轻笑却走到那些菜的面前,看了几眼,然后伸手将他们全都倒进了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!”霍子桦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以往他惹宋轻笑生气了,总是一顿好吃的就能搞定。

    他还从来没经历过现在的状况,顿时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垃圾桶里还在散发着热气的饭菜,言语冷漠:“这菜倒进去便不能吃了,就算你把它重新捡起来,味道怪不说,只要想起它与其他垃圾呆在一起过,就恶心的想吐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番颇有弦外之音的话后,她看着霍子桦:“人更不用说了,你为什么还敢出现在我面前?”

    想起曾经伤害宋轻笑的事实,霍子桦微垂了眼,看起来倒真像道歉的模样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冷笑:“对不起有用吗?”

    “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,我不该对不起你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该!”她瞪着他,那些午夜梦回时的憋屈此刻统统说了出来,“当初我就问过你,是不是对沈心愿动了心?你发誓说你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呢,前脚从我这里穿走了我给你买的新衣服,后脚就爬上了沈心愿的床。”

    她戳着人的胸口,当时是真的心灰意冷

    霍子桦无话可说,可他不能忍受宋轻笑看自己时这般冷漠的眼神,试图解释:“是沈心愿暗算我!她给我…给我下药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宋轻笑嗤笑,“你知道她对你图谋不轨还要去找她,你这不是在给她机会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!当时她动用家族关系破坏宋叔叔公司利益,我怕影响到你,才去找她谈判的,我都是为你好!”

    霍子桦握住了她的双肩,情绪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宋轻笑却不为所动,她只觉得,霍子桦现在的所有行为都让她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比当初发现他和沈心愿滚了床单还要恶心。

    她已经很累了,不想再跟他周旋,扯掉他握住她肩膀的手,再次下逐客令,“你并不亏欠我什么,同样,我要跟谁在一起,跟谁结婚,也跟你没有半点关系。”

    霍子桦的眼神渐渐冷了下来,看向宋轻笑时让她觉得有些陌生:“你了解他吗?你知道傅瑾宴是什么样的人吗?”

    他的话让她觉得异常可笑,他却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他多长时间?怎么就敢嫁给他?”

    “这很重要吗?”她看着他,一字一句说得异常清晰,“认识时间长短对我来说并不重要,我认识你的时候足够长吧,可我又了解你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这句话,堵得霍子桦彻底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他清楚,他做错了一件事,便没有再呆在她身边的理由。可是如果她要嫁给傅瑾宴,那么她就成了他的小舅妈,两人难免会见面。

    他的心,根本无法做到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霍子桦最终还是被宋轻笑赶了出去,她倚在门背上,将门给反锁了。

    看来傅瑾宴说的没错,她家这门,得赶紧换锁。

    被霍子桦这渣男毁掉的心情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,宋轻笑接到了新的设计稿,便开始认真工作起来。

    傍晚时,房门被敲得震天响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有什么急事,赶紧跑过去开门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啊!门都要敲烂了。”

    打开门一看,却是两手拎着菜的傅瑾宴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数秒,男人微皱着眉头,“别挡路。”

    她乖乖的给大厨让开道路,却是挺惊讶他为什么会来,“你不是今天晚上有个会要开?”

    他边将菜放到桌上,一边回道:“延迟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自然是不会知道,今天这顿晚餐,可是傅瑾宴推迟了会议来做的。

    她也没回到桌前继续赶设计稿,而是倚在门框上看着傅瑾宴忙进忙出。

    傅瑾宴看见她,将这个好奇宝宝推出了厨房:“你去继续画图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笑,这男人八成是害羞了,不想他的丑容暴露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她嘴上应着,人走出了厨房,又猫着身子回来,弹出个脑袋,伸出手机,偷拍了几张他忙碌的侧脸。

    她欣赏着手机上的照片,不得不承认,颜值高的人,果然都是360度无死角,怎么拍都好看。

    她看手机看的认真,都没察觉到傅瑾宴什么时候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抽走她手上的手机,滑动着手机上的照片,左右查看。

    宋轻笑有种偷拍被发觉的尴尬感,伸着手要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