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章 你不要嫁给他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轻笑理亏的摸了摸鼻子,突然从包里掏出钥匙,正准备拆一把给傅瑾宴,他却拒绝了。

    她瞬间就不高兴了!

    这架势,搞的她好像是那种随意塞家里钥匙给人的奇怪女人一样!

    “不要算了!”她愤怒的将钥匙甩回包里,偏着头,一副“老娘正在生气谁都别理我”的暴躁模样。

    傅瑾宴好笑的看了她一眼,开始顺毛,“有你家里钥匙的人太多,不安全,等我换了锁以后,你再拿备用钥匙给我。”

    虽然话说的在理,宋轻笑却还是生气的不肯理会他。

    她却一点都没察觉,两人目前的相处模式,像极了新婚夫妻。

    傅瑾宴要去公司,先送宋轻笑回家。

    一直没有交流的两人,宋轻笑却突然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她只是突然想起戴在自己脖子上的这根项链,可是天价啊。

    昨天在傅夫人面前没有拒绝,也只是做做样子,现在只有两人相处,这贵重东西怕是要还给他才合适。

    她作势要取下项链。

    男人一脸不解的看着她的动作,“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项链的环扣并不好解,宋轻笑弄了一会儿,手都举酸了,还是没取下来,便暂时放弃了,“我把项链取下来还你。”

    她只专注的想着怎么把项链取下来,并没有看傅瑾宴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现在取不下来,一会儿到我家以后,麻烦你取一下。”

    一个急刹车,车子猛地停了下来,由于惯性,宋轻笑差点撞上去。

    她心有余悸的拍着自己的胸口,万分不解的转头看向傅瑾宴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却有些冷漠,表情严肃的看着她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不是好好的吗?怎么要将东西还给自己?

    宋轻笑捉摸着他话里的意思,兀自推测着:“你说项链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啊,”她虽然也喜欢它,但价格太过于昂贵,之前的手机她尚且还能自己支付,这条项链,太超出她的消费范围了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已经欠你很多钱了,手机我还能花自己的钱买,这个太贵了,我支付不起。”宋轻笑说的是大实话,可她那异常认真的模样,却让傅瑾宴抵唇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以为他在笑自己穷,瞬间气得脸都红了:“你笑什么笑啊!穷人怎么了!我们人穷志不短!”

    傅瑾宴却一点也没有要停止的意思,笑得那叫一个欢畅淋漓。

    宋轻笑没好气的推推他的手臂,警告,“喂,你不许笑了!”

    看他笑的那么认真,她好气啊,作势就要下车自行离去。

    手已经放在了车门把上,却被傅瑾宴给拉住了。

    他努力咳嗽了几声,这才将喉咙间的笑意给驱散开来:“好了,我不笑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人虽然老老实实的坐回来了,可这气显然是还没消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太气人了!

    从早上起来到现在,已经气了她多少回了!

    他这么厉害,咋不上天呢!

    她抱着手臂倚在座椅上,态度冷漠的将话抛了出去,“总之,项链一会儿你自己取了拿走。”

    傅瑾宴已经将车重新驶向了轨道内,语气里带着些轻快:“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拧眉:“我都说了我给不起这个钱,你不至于吧?想让我欠你钱也不用硬塞给我吧!”

    “不要钱,这是送你的。”

    她挑眉,显然不相信他的说辞:“你当我傻?”

    傅瑾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本来就傻!

    将车靠边停下,他解下自己的安全带,开门下车。

    “送出去的东西没有收回来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也赶紧开门下车。

    两人面对面站着,她仰头望着比自己高出不少的男人,实在有些摸不清楚他想干嘛。

    “我上次就说过,你得到的任何东西都归你所有,包括我父母和我给你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这是礼物?”

    傅瑾宴点头,突然伸手摸了摸毛茸茸的小脑袋,“我去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,”宋轻笑嘴里这么应着,显然是还没从“礼物”一说中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眼见着傅瑾宴的车已经开远了,她才反应过来,不对啊,刚才他说的那个情况,是要在两人确定要“假结婚”的基础上啊,可自己明明就还没同意啊!

    麻蛋!

    果然都是套路!

    宋轻笑怨念的边抱怨边上楼,现下吃饱喝足了,又觉得有些犯困。

    她迅速回到家里,换了身睡衣就缩进了被窝里。

    她睡觉睡得有些沉,等悠悠转醒时,发现自己床边正坐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顿时吓得心脏都要骤停了!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这嗓音一响在耳边,宋轻笑立刻炸毛了。

    她也顾不得自己现在蓬头垢面的邋遢模样,跳下床就去拉坐在床边的男人,语气愤怒,“卧槽你有病啊!这么私自进我房间,我可以去告你的!”

    这男人看着斯文,力气却不小,宋轻笑根本拉不动他。

    她只好怒视着他,愤怒的心情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,这个不要脸的臭男人,怎么还好意思来她家!

    “你走不走?”霍子桦坐着没动,看着宋轻笑的眼神温柔得快要溢出水来。

    她别开眼不愿去看,深呼吸了一口才道:“你不走是吧?那我让警察来请你,行了吧?”

    眼睛四处搜寻着自己的手机,定睛一看,才发现手机被霍子桦那渣男握在手里。

    她在心里骂了句娘,暴躁的揉着自己的头发:“说吧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一想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潜入了自己的家,默默的看了多久自己的睡颜,她就细思极恐,浑身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。

    见霍子桦站起来,她警惕的往后退去,用手比划着让他停下,“有话就在那儿说。”

    “笑笑…”

    “打住!别叫得这么恶心!”

    霍子桦的眼神有些受伤,他清楚她的脾气,也不敢再靠近,只能隔着一定的距离和她说话:“你不要嫁给他。”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宋轻笑以为自己没睡醒听错了。

    他说什么?不要嫁给谁?

    没忍住笑了出来,谁能想到,她到头来爱的不仅仅是个爱出轨的渣男,还是一个结了婚还要来干涉前任感情的大变态!

    “霍子桦,你不觉得现在的你很可笑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的做法让你觉得恶心,可是笑笑,你真的不要嫁给他好不好?”

    霍子桦的说辞让宋轻笑一颗心都要愤怒得爆掉了,他这是什么意思!帮着沈心愿来游说她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