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九章 以后不许光着脚乱跑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华年听后,喜上眉梢,直拍着手一脸兴奋:“看来这事算是成了,就等着看咱笑笑的态度了。”

    苏梅也跟着笑:“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咱笑笑一点都不差,你还老是担心她嫁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娇嗔的瞪了他一眼,“你看她都26岁的人了,自从被那个混小子伤了以后,哪一天不是浑浑噩噩的过?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那混小子确实混蛋!敢那样伤我们笑笑的心,要不是你拦着我,我非得去打断他的腿。”

    “你行了吧,”苏梅按住丈夫手舞足蹈的手,“就你这把老骨头,还是省着点用吧。”

    见她幽幽叹了口气,宋华年拦住妻子的肩头,将她拥进怀里,不由有些心疼:“事情进展的这么顺利,你怎么还叹上气了?”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太顺利,才感叹啊。我欠了笑笑的。这么多年来,你别看她对我态度很好,其实心里的伤疤,从来都没有愈合,只是藏的极深。”

    宋华年当然知道妻子的心结在何处,更加心疼的将人抱紧:“我都知道,都知道,你看,现在事情不都往好的方面发展了吗?”

    苏梅从他怀中探出脑袋来,两人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“我看小傅是真心对咱们笑笑好,不管笑笑心里的伤疤有多深,我相信,总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治愈的。”

    苏梅微垂了眼:“但愿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而本应该早早被送回家进入梦乡的宋轻笑,却被傅瑾宴给载到了山顶看月亮看星星?

    裹着自己那身单薄的衣服,宋轻笑心里怨念丛生。

    这种没有任何预兆的浪漫于她而言,等同于惊讶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车头上,正面迎着微凉的夜风,仰望头上的那一片星空,美倒是挺美的,但是她的心情仍是好不到哪儿去。

    谁能理解一个赶稿赶了几个通宵的人,终于赶完了稿,却要陪“婆婆”吃逛一天,现在还要被拖着看什么劳什子星星的悲愤心情?

    上眼皮和下眼皮已经忍不住要相亲相爱了,就算是她拼命的睁大眼睛,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眼见着她的脑袋已经偏偏转转快要倒下去,傅瑾宴连忙伸手接过,自己再一点点小心翼翼的挪到她身边,将她的脑袋枕在了自己肩膀上。

    他嘴角扯起一抹无奈的笑容,溢出唇的轻语随着夜风被飘散了去:“你还真是会破坏气氛。”

    他独自望着头顶的夜空,心境平和而安详。

    夜风有些凉,傅瑾宴担心她着凉,小心翼翼的将人抱回了副驾驶,系好安全带后,这才慢慢走回驾驶座。

    车开的极慢,傅瑾宴还会随时注意着宋轻笑的动静,竟连呼吸声都放慢了些,就怕自己会吵醒她。

    结果,宋轻笑睡得死沉,就连傅瑾宴后来将人抱进了房间,又给她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后塞进被窝里,她都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宋轻笑是在某种食物香气的刺激中清醒过来的。

    她揉着自己凌乱的头发,完全没察觉到此时自己身在何处,只凭着记忆往外走,赤着脚也完全没发觉。

    她一边打呵欠一边往外走,等看到两抹模糊的身影在晃动,混沌的大脑才开始运作起来。

    傅瑾宴身上还系着围裙,正在端着早餐上桌,看到宋轻笑那一脸“我是谁我在哪儿”的懵逼模样就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可视线下移,看到她赤着脚丫子,脸色蓦地一沉。

    他大步朝人靠近,不由分说的抱起呆愣中的女人,直将人重新抱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等走了一小段路程了,宋轻笑才后知后觉,直拍着他结实的胸肌:“你怎么大清早的就占人便宜!”

    傅瑾宴脚下步子不停,却突然埋首吻在了她的眉心,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:“这才叫占便宜。”

    这男人!还真是每天都在刷新他不要脸的下限!

    宋轻笑气的不想理他。

    他将人丢回床上,弯腰将鞋子拎到她面前,抓起她的脚就给套上了。

    “以后不许光着脚乱跑。”

    霸道的说完便转身就走,一点都没给宋轻笑反应的时间,只留下一个异常潇洒的背影。

    临走到门口了,才又转过头道:“给你十分钟洗漱,等你吃早饭。”

    这画面,怎么异常熟悉呢?

    宋轻笑歪着头想了想,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,她也没心情纠结其他的,迅速洗漱好以后去了餐厅。

    傅夫人和傅瑾宴已经坐在位置上等她,傅夫人见人走近,笑脸相迎:“我还让宴儿别叫你,让你多睡会儿,你倒是自己醒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不好意思的捂着自己咕咕叫的肚子,表情害羞:“我肚子太饿了,闻到饭香就自己醒了。”

    自己拉开椅子坐下,傅夫人赶紧把丰盛的早餐全推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她也不客气,大大方方的吃了起来,期间,吃包子的油溢得到处都是,场面非常油腻,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傅瑾宴坐在她对面都觉得有些看不下去,傅夫人却始终满脸笑意。

    她甚至拿起纸巾,给宋轻笑擦去了嘴角的油污:“瞧把我们笑笑给饿的,你慢点吃,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,宠溺味儿十足!

    宋轻笑鼓着脸吃得像个土拨鼠,也没太听清楚傅夫人的话,只是冲她甜甜的笑。

    这呆傻的模样,却深深击中了傅瑾宴的心脏。

    她可爱的模样,真诱人,让人想要品尝一口。

    傅瑾宴低垂下眼,那眼里翻滚的想法,被堪堪藏在了长睫之下。

    愉快的用完早餐,宋轻笑嚷嚷着要回自己的破公寓楼。

    傅瑾宴倒是没什么意见。

    傅夫人笑着将两人送到门口,又看着两人上了电梯,这才不依不舍的回去了。

    坐在电梯里,宋轻笑不由问道:“我怎么会在你家?”

    “你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不解,他又不是不知道她住哪儿,怎么不把她送回家去?

    “你明明知道我家的地址,为什么不送我回去?”

    傅瑾宴看了她一眼,解释的极其简单:“懒得开车过去。”

    见她还想说什么,他抢先说道:“第一,来回跑两次时间成本太高;第二,我确实知道你家地址,但没有钥匙,意味着我送你回去还必须叫醒你,你若睡得不安稳了,这事情还不是得赖我头上?”

    宋轻笑竟无言以对,好像也确实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她有一点点,真的只是一点点起床气,如果有人将熟睡的她叫醒,她真的会想咬死那个人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