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章 相见恨晚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你放不放?”宋轻笑已经处在崩溃边缘了,几乎是口不择言的道,“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告诉你妈事情真相?”

    闻言,傅瑾宴终于停下了自己前进的大长腿。

    他微微侧过一点身对着她,看着她一脸的怒意,以及眼神望向前方的模样,估摸着她这话的真实度。

    傅瑾宴这次却低估了宋轻笑,她当真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就在两位妈妈回头的那一瞬间,傅瑾宴准确无误的弯腰托起宋轻笑的脸,轻吻在了她嘴角。

    wt!某人顿时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两位妈妈喜在眉梢,嘴上却口是心非道:“这两孩子,还在大街上呢,真是不害臊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两人却已经手牵手拐进了一家服装店,显然是不想打断了两人继续亲热。

    宋轻笑推开傅瑾宴,仇视的瞪着他,死命擦着自己的嘴唇,模样极其粗鲁。

    嘴唇很快就红了起来,眼睛也因为生气而变得有些红,一看就是极度委屈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真是,招谁惹谁了,这个男人,就知道欺负她!说好了给她时间考虑,这还不就是在逼她就范嘛,太过分了!

    眼看着宋轻笑的眼泪都要下来了,傅瑾宴也承认自己做得有点过火,态度变得温柔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试探性的用手指轻触了触她的肩膀,却被她生气的躲过了,他干脆强势的伸出手臂将人拖到身前,伸手抹去了她将掉不掉的眼泪。

    言语温柔:“好啦,上次说好的时间没有变化,我妈今天来,只是单纯的来看看你,顺便见见你妈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这才撅着个小嘴看向他,仍是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算家长正式见面,你不用想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你没骗我?”

    许是被这厮骗了太多次,宋轻笑这次尤为谨慎。

    傅瑾宴想了想,要想让她放下心来,估计只能放狠话了。

    “没骗你,如果我这次骗你,那剩下的一半债务,你也不用承担了。”

    “成交!”宋轻笑心满意足的应道,生怕他反悔似的,还拉着人的手赶紧拉钩盖章。

    现在她脸上哪还有半点哀愁?

    傅瑾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丫的这是学过变脸吧?

    刚才那是幻觉吗?他得去洗洗眼睛。

    确定好了并不是家长正式见面后,宋轻笑简直是满血复活!对于傅瑾宴拽着她的手也并没有什么怨言,反而一脸微笑。

    四人吃吃逛逛好不开心,苏梅女士与傅夫人也是相谈甚欢,颇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。

    宋轻笑之后也加入了她们的聊天阵容,她走在最中间,被傅夫人与苏梅女士一人挽住一只手,三人那模样,像极了三姐妹。

    至于傅大总裁嘛,只有沦落到跟在后面拎东西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嘴角也挂着惬意的笑容,盯着宋轻笑欢脱的背影以及微甜的侧脸,心情颇好。

    原本一切都进行的还算顺利,除了到了傍晚时分,苏梅女士突然接到宋清蓝的电话,说是要过来找他们会和。

    宋清蓝的行为不仅让宋轻笑意外,就连一向精明的苏梅女士也倍感惊讶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就算将后妈的角色扮演得有多么温柔与善解人意,在宋清蓝的心里,可都从来没将她放在眼里过。

    但是宋清蓝要来,她也不好拒绝。

    约好了见面的地点,苏梅女士心里也开始盘算起来,精明的她联想起上次傅瑾宴去家里的情况,不由得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宋清蓝,不会是和傅瑾宴有什么关系吧?

    她还没往远处想,手臂就被宋轻笑缠住了:“怎么样?约好地点了吗?”

    苏梅点点头,看了一眼和两人隔着一段距离的两母子,才侧过头小声的问道:“你姐姐和小傅之前认识吗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宋轻笑也怀疑过,看了眼不远处正和傅夫人聊天的男人,只说道:“傅瑾宴说他不认识姐姐,是第一次见。”

    末了,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又加了一句:“我相信他。”

    等转过头与苏梅女士四目相对时,才觉得这场面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她怎么能当着她妈妈的面说这种话呢?

    宋轻笑啊宋轻笑,你一定是太投入角色了!

    见苏梅通完电话,傅夫人连忙走了过来,轻拉起宋轻笑的手道:“笑笑,我看那个专柜有个项链很好看,我们一起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说完,三人便重回之前的队形,场面看起来异常和谐。

    导购小姐都是人精,见三人气氛融洽,再看宋轻笑与苏梅女士面相相似,又瞄了眼跟在身后的傅瑾宴,当即就分析出了形势。

    这不就是婆婆要挑礼物给准儿媳嘛,说出的话那叫一个动听。

    宋轻笑刚拎起傅夫人看好的那条项链,导购小姐那赞美的话就蜂拥而出:“您婆婆的眼光真好,这条项链是我们当季主推的新款,设计新颖时尚,全球限量五条,今天刚到的货。”

    她自己也是做设计的,能看出来这条项链的款式确实是特别,她借着欣赏项链的机会,默默的看了眼后面的标签。

    这么贵!

    果然是限量款啊,宋轻笑心想,这价格也是够对的起“限量”这两个字的。

    她这边都还没表态呢,傅瑾宴那边已经刷卡付款了,动作潇洒到让人忍不住想多看他几眼。

    苏梅女士在心里又默默的给傅瑾宴加了分,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: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顺眼。

    傅夫人则是一脸的骄傲,作为她的儿子,傅瑾宴还是挺上道的。

    导购小姐正想将项链包装起来,傅瑾宴却制止了她:“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不瞎,导购小姐看向傅瑾宴的眼里,全是花痴的星星眼,再眼睁睁的看着他对自己戴上项链,那种羡慕嫉妒恨简直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你说这厮戴项链就戴项链吧,戴完以后还非得体贴的将被圈进项链里的头发给弄出来,搞的她肉麻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个小动作,将店里的气氛一瞬间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傅夫人与苏梅女士已经走出了店门,傅瑾宴牵着宋轻笑的手走在后面,导购小姐们已经不管不顾的在他们身后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羡慕刚刚那位小姐啊!要是我也能找这样一个多金又体贴,颜值、身材还在线的男人就好啦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你没看到他刚刚那个撩发的动作,简直宠溺爆了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这世间怎么还有如此优秀的男人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