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拿去补补身体吧,省得肾亏早泄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此时,宋轻笑突然想起来自己昨天喝的那些酒,她知道自己一旦喝醉了,碰到亲近的人,一般都没有任何抵抗能力,说什么做什么都不会反抗。

    自己昨天一定是在醉酒的时候被占了便宜,这个不要脸的大流氓!

    想到这一点,宋轻笑气的头顶都在冒青烟,看着躺在床上睡得无知无觉的傅槿宴,突然有了一种冲动,想要拿着拖鞋抽他一顿。

    简直是太过分了!

    深吸了几口气之后,宋轻笑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,毕竟现在他没有醒过来,尴尬的场景还没有出现,一旦自己真的动了手,那他势必会醒来,到时候自己再有气势也没什么用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宋轻笑捂着胸口,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是出了什么问题——已经被气得要犯病了。

    咬了咬牙,她环视一周,突然想到了一个好办法,勾着唇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
    不是趁着我喝醉了占我的便宜吗?

    那我就当你看看,到底是谁占了谁的便宜!

    在化妆镜的抽屉里面翻了翻,找出了纸和笔,“刷刷”的在上面洋洋洒洒的写下了两句话,又找到自己的包包,从钱夹里面掏出几张红色的毛爷爷。

    看着笑得和蔼可亲的毛爷爷,宋轻笑顿时感觉到一阵肉疼,思虑再三,眼眸转了转,抽出来两张,连同着那张纸,放在了床头,剩下的又塞回了自己的包包里。

    杜绝浪费!

    做好一切,宋轻笑看着眼前的一切,满意的点了点头,轻哼一声,转身轻手轻脚的走出了方面,小心翼翼的将门关上,以免吵醒他,那就真的是功亏一篑了。

    虽然是醉酒,再加上被某头猪拱了,累的要死,但她其实醒的还是挺早的,出门之后,傅孟辰还没有起来,厨房里面,只有冯妈在忙活着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她转过头来,正好看到宋轻笑走过来,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容:“太太,你醒了,这么早。是不是肚子饿了,想吃什么,我现在就给你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马上就要走了。”摇了摇头,宋轻笑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,神情温柔,一如往昔,“以后辰辰还要拜托你多加照顾,只要有时间,我就会回来看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太太,你不留在这里吗?”冯妈显然是没想到她竟然还要走,一时之间有些愣住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轻轻地“嗯”了一声,“没错,我还有事情要处理,昨天已经耽误了太长的时间了,现在不能再继续耽误下去了。以后有时间,我还是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只不过是回来看孩子。

    冯妈闻言,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,夫妻两人之间的事情,外人不好掺和在其中。

    不过她的眼睛一瞄,一下子就看到了宋轻笑脖颈之间露出来的隐隐的痕迹,轻轻地皱了皱眉,一下子就反应过来那是什么,顿时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看来两人之间应该是没有什么事了,不然的话,怎么还会……

    夫妻吵架,床头打架床尾和,亘古不变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那好,那你路上注意安全,记得常回来,辰辰最近念叨你念叨的特别频繁,想你想的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他。”宋轻笑突然有些泪目,忍了又忍,才将眼泪忍了回去,扯着嘴角露出一个有些勉强的笑容,对着她挥了挥手,“好了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转身毫不留恋的离开了,有一种落荒而逃的感觉。

    冯妈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眼前,摇着头叹了口气,继续着手上的工作。

    房间里面,傅槿宴伸手摸了摸,却没有摸到想象中的那个触感,不由得皱了皱眉,缓缓睁开眼睛,却发现床上已经只剩下他一个人,昨晚上被他搂在怀里相拥而眠的那个女人,早就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地上的衣服没有了,床铺也已然冰冷,显然是离开了好久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没良心的,睡完就跑,连声招呼都不打。”

    摇着头叹了口气,傅槿宴掀开被子准备起床,眼睛一瞥,看到了放在床头的那两百块钱,眉角突然跳了一下,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心中翻涌着。

    拿过钱和下面压着的纸条,一字一句的看起来,看到最后,傅槿宴感到又好气又好笑。

    “傅槿宴,介于你昨晚上的表现还算不错,这些钱是给你的小费,本来是想要给你多一些的,但是你乘人之危,太过无耻,所以你也就值这个价了,拿去补补身体吧,省得肾亏早泄!”

    肾亏……早泄……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个女人还真的是够狠的,直接将刀子插在了他的软肋上。

    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容忍自己被如此的挑衅吧?说一个男人“不行”,后果比什么都要严重。

    捏着纸条的手一点点的收紧,傅槿宴扯着嘴角,露出一抹浅浅的笑,只是那个笑容看着令人心里发虚,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很好,很好,看来我昨天晚上的手下留情,你是一点儿感激的心情都没有啊,还真是一个小白眼儿狼,既然如此,那么下一次,我绝对不会再手软了,希望到时候,你不要哭着求我才好!”

    离开清晓园的宋轻笑站在路边,没过多久,正好碰到一辆出租车,心满意足的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现在是大白天,应该不用担心自己会遇到什么危险了。

    不过为了以防万一,宋轻笑还是长了个心眼儿,将车牌号什么的拍下来,发到了欧珊珊的手机上。

    本来是想要发给韩潮的,但是一想到两人之间现在比较尴尬的氛围,她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收到信息没多久,欧珊珊的电话就打了过来,带着浓浓的睡意和起床气,隔着电话都能听到她的怒气,几乎快要冲破天际:“宋轻笑!你丫的是不是要疯了!大早上的这才几点就给我发消息,老娘就昨天晚上忘记给手机静音了,所以就这么好巧不巧的被你逮到了。大姐,你知道我多晚才睡的吗?你怎么就这么忍心打断我的睡眠,你知道这种行为有多么的不道德,有多么的可耻,有多么的无情吗?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电话里面欧珊珊中气十足,喋喋不休的讲个没完没了,宋轻笑突然又有些怀疑——这是睡得正香的时候被吵醒的模样吗?战斗力还是一样的爆表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