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两个人竟然会上床!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这一次,得到了肯定的回答,傅槿宴心中最后那点担忧都烟消云散,勾着唇角,露出了一抹发自肺腑的笑容。

    伸手轻轻地抚摸着宋轻笑光滑柔腻的脸颊,他缓缓低下头,一点一点的靠近,想要去触碰那个朝思暮想的粉唇。

    上一次的记忆还兀自在脑海中回荡,此时此刻,更是无法克制心中的激动。

    终于,两唇相碰,依旧是记忆中甜美柔软的感觉,令人一旦触及,就难以割舍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像是一个瘾君子般,抛弃了刚开始的冷静自持,紧紧地搂着她,拼命地吸取着她的甜美,仿佛那是他的生命源泉,一旦离开,就会丧失生命。

    宋轻笑早就已经被酒精灌溉得没有了自己的意志,做的一切基本上都是依靠自己的本能,依靠着身体中存留着的记忆,感受着鼻尖熟悉的气温,心中无比的安定。

    是梦吧,一定是梦。

    只有在梦里,自己才能如此肆无忌惮的去想他,去抱他,去亲吻他,并且没有丝毫的心里负担。

    如果是梦的话,那就让这个梦再延长一段时间吧,让她再贪心的多享受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双手缓缓环上傅槿宴的脖颈,宋轻笑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干什么,只知道自己的心里是这么想的,所以她便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感受到她的亲近,傅槿宴心中更加激动,搂着她的手越发用力,像是想要将她嵌入自己的身体中一样,两人合二为一,以后便再也不分离了。

    交缠的两具身体缓缓倒在了床上,亲昵的动作却始终都没有停止。

    傅槿宴舍不得离开吻着她的唇,单手解开自己的衣扣,衣服一件一件的被无情的丢在地上,随后宋轻笑身上仅存的布料也被丢弃,两个人终究是毫无芥蒂的相拥在一起,肌肤相亲,再也没有丝毫隔阂。

    感受着身下柔嫩光滑的躯体,傅槿宴向来冷静自持的双眸中燃起了熊熊火焰,火势浩大,足可燎原。

    他一点一点的抚摸着,感受着,和记忆中的一点点的重合,没有丝毫的变化。

    ——不对,也是有变化的。她瘦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段时间以来她的遭遇,傅槿宴顿时心疼得眼睛都要红了,心中不由得暗骂自己,当初一定是脑子被驴踢了,所以才会想出这样的主意,完全是伤人伤己,损人不利己。

    但若是重来一次,他也许还会如此做,因为除此之外,他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办法了,能够阻拦住宋轻笑,让她没有机会投入到别人的怀抱中。

    怨就怨吧,恨就恨吧,有爱才有恨,如此也挺好的。

    “槿宴,我好想你……”

    宋轻笑闭着眼睛,脸上泛着醉酒后的红晕,口中呢喃着醉言醉语,傅槿宴一字不落的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虽然说是酒话,但是俗话说的好,“酒后吐真言”,所以这难保不是她的真心话。

    想吗?喜欢吗?不舍吗?

    所以一直以来,你所表现出来的那些举动,所说的那些话,其实都是骗人的,都是谎言,是吗?

    得到这一个认知,傅槿宴心情顿时好的简直要上了天,不知道该怎么形容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件原本还不确定,但是十分在意的事情,却在突然之间得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结果,这种欣喜若狂的感觉,一般人真的是很难体会的到的。

    望着她醉眼朦胧,却又不掩盖她天真无邪模样的脸庞,傅槿宴微微一笑,俯身下去,凑在她的耳边喃喃耳语,“笑笑,我也想你,很想很想,一会儿你就知道,我有多想你……”

    渐渐地,房间之中响起了暧昧的呻吟,夹杂着低吼声,谱成了一个神奇的乐章,令人听了只会觉得面红耳赤,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窗外月色正浓,星光弥漫,为他们镀上了一层浅浅的银色的光。

    第二天,宋轻笑醒来的时候,眼睛还没有睁开,就已经被头疼袭击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手捂着头,脸皱在了一起,像是一朵盛开的菊花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头疼,感觉整个身体都是疼的,像是被一辆大碾车来回碾压过无数次一样,手脚无力,呼吸费劲。

    费劲力气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裸露的胸膛,小麦色的肌肤健康有力,彰显着其主人的年轻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……

    宋轻笑缓缓抬起头向上看去,当看到傅槿宴紧闭着双眼睡得正香的时候,感觉脑子里面像是炸开了锅一样,思绪全无,整个人全然是一副懵逼的状态。

    为什么她会和傅槿宴躺在一张床上,而且……还都没有穿衣服!

    这个时候,宋轻笑也明白过来,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累,不是被碾车压的,而是被这个不要脸的占了便宜!

    没想到自己竟然百密一疏,居然会不知不觉的又和他上了床,宋轻笑气的简直想要杀人,看向傅槿宴的眼光中已经带上了刀子,“唰唰唰”的几乎要将他碎尸万段了。

    揉着还在隐隐作疼的额头,宋轻笑忍着气,小心翼翼的从他怀里退了出去,捡起扔了一地的衣服,脚步跌跌撞撞的跑进了浴室里面。

    洗漱一番,换好了衣服之后,宋轻笑才再次走了出去,床上,傅槿宴兀自睡得香甜,丝毫都没有转醒的意思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他喝的酒,比宋轻笑喝的要烈的多,后劲儿也大,所以现在他还没有要醒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他不醒,对于宋轻笑来说是一件好事,毕竟他若是在这个时候醒过来了,眼前的情况该怎么解释?

    尼玛多尴尬!

    所以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,就让他一直睡着吧,最好是一觉不醒,睡个天荒地老的才好。

    宋轻笑已经快要被眼前的状况整疯了,她想过自己会和他吵架,会闹,会发生各种各样的状况,甚至她都想好了,万一傅槿宴恼羞成怒,对她动了手,她都不会觉得有什么奇怪的。

    但是——

    她是真的没有想到,两个人竟然会上床!

    上床!!!

    在感情已经破裂到现在这样的地步,见了面就像是仇人一样的情况下,居然还能上床,真的是……够心大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