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老公,抱抱……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轻笑知道,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,看着摆放在面前的各种各样的酒,赌气般的将气都撒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拿过杯子倒了满满一杯酒,一仰头,尽数喝进了肚子里面。

    下一秒,宋轻笑捂着嘴,咳嗽声惊天动地,感觉连气管都要咳出来了,脸色早就已经涨得通红,像是熟透了的红苹果一样,散发着淡淡的热气。

    这杯酒还真是够烈的!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她难受的样子,心疼不已,脸上却没有显露出分毫,反而还是一副嫌弃的模样,“挺好的酒,就被你这么牛饮了,真的是有够浪费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听了,本来就难受的不行,现下更是气的眼泪都要出来了,被她强忍在眼眶里面打转,倔强的不想让它掉出来。

    在傅槿宴面前哭,简直是太丢人了,不行,绝对不行!

    就算是委屈的想哭,也要等到他看不见的时候。

    抽了抽鼻子,使劲的眨了几下眼睛,眼泪缓缓的被咽回到肚子里面去,只是双眸被泪水冲刷过,在灯光的照耀下,显得更加晶莹剔透,像是被水洗过的葡萄一样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了,心中一动,熟悉的悸动的感觉再一次在心中萦绕着。

    轻咳一声,他拿过酒瓶,往杯子里面倒了几种酒,混合在一起,递到了宋轻笑面前。

    “尝尝,这次的味道应该就不会有刚才那么冲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手上的杯子中带着些许淡青色的液体,宋轻笑咬了咬唇,终究是没有抗拒住自己的好奇心,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,她没有像上一次那么鲁莽,而是先小小的抿了一口,尝了尝味道,顿时瞪圆了眼睛,脸上写着惊喜。

    ——味道确实很不错。

    于是,她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,不一会儿,一杯酒就再次进了肚子。

    见她喝完,傅槿宴很是有眼力见的再次为她调了一杯酒,宋轻笑喜欢这个味道,便也没有拒绝,他倒,她就喝,两人之间一来一往的,显得很是和谐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几个酒瓶就已经见了底,宋轻笑的头也开始有些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不喝了,好像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尝尝这个。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傅槿宴便端着新的一杯酒递到了她面前,声音温柔,带着隐隐的蛊惑的感觉,“这个是新调的,和刚才的味道很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酒杯已经抵到了她的唇边。

    完全是下意识的,宋轻笑捧着酒杯,再次将一杯酒缓缓的喝了下去,脸上荡漾着有些呆呆的笑容,口齿不清的说道:“嗯……这个,这个更好喝,味道有些甜,甜甜的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手上已经没有了力气,握着的酒杯失去掌控,一下子掉在了地毯上。

    而宋轻笑,已经闭上了眼睛,几乎快要失去意识了。

    见状,傅槿宴面无表情的脸上流露出了些许笑容,看上去很狡诈,感觉像是算计了别人,并且得到了预想中的结果一样。

    “笑笑,笑笑……”

    伸手抚上她的肩膀,轻轻地摇晃了两下,呼唤的声音十分温柔。

    宋轻笑懒懒的抬起眼皮,但是感觉眼皮上面似乎悬挂着千斤顶一样,想要完全睁开,简直是太困难了。

    毫无章法的挥了挥手,她低声嘟囔了几句,但说的是什么,却没有人能够听清。

    不过傅槿宴也不在意她说了什么,只是确定她已经喝醉了,就够了。

    ——喝醉了,就不能走了。

    虽然灌酒的手段不是那么的光明磊落,但是为了能够将她留在身边,傅槿宴也不在意自己的所作所为会不会被人所诟病。

    不是当事人,不能体会他现在的心情。

    紧抿着双唇,傅槿宴俯身将她打横抱起,大跨步的走上楼梯,目标是两人原本的卧室。

    推门走进去,随后又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此时若宋轻笑还清醒着,她就会发现,卧室里面的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变,她当初走的时候是什么样子,现在依旧是什么样子的,连一个小摆件的位置都没有改变过。

    就像是她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一样。

    将宋轻笑缓缓的放躺在床上,傅槿宴动作轻柔的为她脱着衣服。

    天地良心,他原本只是觉得宋轻笑穿着衣服睡觉会很不好受,所以想要帮她换上睡衣,绝对没有多余的想法。

    但是随着衣服缓缓的脱落,洁白赛雪的肌肤显露在眼前,傅槿宴觉得,房间里面的氧气似乎是有些不太够用了,不然为什么他会觉得呼吸困难,而且还有些急促起来了呢。

    沉着心狠狠地喘了一口气,默默地告诫自己要冷静要淡定,傅槿宴继续帮她脱着衣服。

    如果宋轻笑一直都是老老实实的躺在那里,动也不动,任凭他摆布的话,那按照他的自制力,大概还是能够忍得住的。

    ——但是架不住她不老实啊!

    好不容易衣服脱下来了,傅槿宴松了口气,回身拿过睡衣刚想要给她换上,结果原本还在床上躺地好好的某个人,突然睁开了双眼,眼眸中还是一片迷离,显然还在状况外,但是这并不耽误她接下来的所作所为。

    “老公,抱抱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等傅槿宴有所反应的时候,宋轻笑突然张开双臂,一个熊抱,就扑到了他怀里,将他搂得紧紧地,还时不时的用头在他的颈部蹭来蹭去,像一只正在撒娇的小猫咪一样,惹人生出无限怜爱。

    傅槿宴本来就对她生出了无限的思念,之前一直都是在克制着自己,不想做出什么事情来,吓到她,那就不好了,但是此时她的投怀送抱,简直就是一个指令,一个让他可以毫无顾忌的为所欲为的命令。

    但傅槿宴还是克制了一些,搂着她,轻声地在她耳边问道:“笑笑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    他都已经想好了,若是在宋轻笑嘴里听到韩潮的名字,明天他就派人去了结了他!绝对不能再容忍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傻了呀?”宋轻笑带着隐隐笑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说话间,有浅浅的酒香扑撒过来,沁人心脾,“你是我老公,我老公当然是傅槿宴了,不然还能是谁。你是不是个傻子啊,居然还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便是一阵克制不住的娇笑声,清脆悦耳,带着些许的绵意,像是被塞了一大口棉花糖,甜到了心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