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陪我喝会儿酒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轻笑轻轻地起身站在地上,为他将被角掖好,默默地注视了片刻之后,俯身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吻,才终于恋恋不舍的转身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咔”的一声,房门被轻轻关闭,卧室里面的人丝毫没有察觉,依旧缩在被子里面睡得香甜。

    宋轻笑走下楼梯,看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熟悉的人影,背对着他,似乎是正在看电视,只是电视上面播放的内容……综艺节目?还是那种非常的无厘头的那一种,显然不是他会看的类型啊。

    但是——

    他看什么,跟自己有什么关系,管那么多干什么。

    轻哼一声,宋轻笑快步的走过去,站在了他的面前,冷着声音说道:“傅槿宴,辰辰已经……你怎么还在喝酒?”

    面前的茶几上摆着好几瓶酒,基本上都已经打开了,浓郁的酒香在空气中飘散着,她不过是嗅到了一些,都有了一种微醺的感觉。

    听到她的声音,傅槿宴原本已经端到了唇边的杯子又缓缓的放了下来,抬头注视着她,眼眸中一片清明,丝毫没有醉意——看来喝的还不是很多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眼神,宋轻笑默默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要是喝多了,一会儿还要怎么送她回家。

    “傅槿宴,辰辰已经睡着了,也没什么事情了,你是不是该履行承诺,送我回家了?”

    “回家?回什么家?”轻嗤一声,傅槿宴身后向后靠,倚在沙发背上,淡然的说道,“这里不是你的家吗?你还想去哪里?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听,眉头当即就皱了起来,脸上写满了不满,但还是被她强行压住,不想在这个时候和他吵架,撕破了脸对谁都不太好。

    深吸了两口气,调整了一下心态,她看着傅槿宴,语气淡淡,没什么太大的情绪:“傅槿宴,我可不是来和你吵架的,之前说好的,我陪着爸妈吃过饭,将辰辰哄睡了,你就会送我回去,怎么,现在你是要反悔吗?”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她脸上明显已经不悦的神情,轻声的笑了笑,摇了摇头,矢口否认:“当然不是,我说过的话自然还是算数的。只是我现在心情不怎么好,想喝点儿酒,所以你要不要来陪陪我?放心,我的酒量如何我心里有数,绝对不会在醉酒的状态下开车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不要喝了,你喝一口我都紧张,我还不想这么早死。”宋轻笑的语气很是不善,脸上的表情看着也很冷漠,皱着的眉显示着她不满的内心,“你要是不打算送我就直说,没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,我没空。现在虽然已经很晚了,但还想挣钱的人多了去了,出租车也多得是,不需要劳烦您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掏出手机就要约车,却听到傅槿宴冷幽幽的声音在一旁响起:“最近的新闻你都没有看吗?单身女人深夜打车出的事故难道还少吗,你这么大的人了,居然连一点儿警惕性都没有,你确定你现在不是在作死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虽然傅槿宴说的话实在是不招人待见,但是不可否认,他说的也十分在理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网上的新闻闹得人心惶惶,沸沸扬扬,谁都是提心吊胆的。

    所以平时宋轻笑也都对萱萱和小纯千叮咛万嘱咐,让她们不要太晚回家,尤其是一个人的时候。

    如今情况换到了自己身上……

    抿了抿唇,宋轻笑还是将手机上的软件退了出去,瞪着眼睛看着他,气的眼睛都要红了:“那你究竟想要干什么,这么一直耗着有什么意思,不是已经说好了的事情吗,你这么一而再,再而三的出尔反尔,觉得合适吗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出尔反尔,但是……”轻笑一声,傅槿宴瞥了她一眼,语气无比的惬意,“我似乎也没有说要什么时候送你离开。你今天见到了辰辰,心情好了,可我心情不好,我老婆要和我离婚,还想躲着我,更过分的是,居然差点儿就要答应别的男人的求婚了,你说这样的情况下,我心情能好的了吗?心情不好,不就是要借酒消愁吗?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瞪大了眼睛,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,仿佛难以相信这样的话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——真的是有够无耻的!

    宋轻笑闭上眼睛,狠狠地喘了几口气,胸口起伏的厉害,一副马上就要被气得晕过去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傅槿宴,我没闲工夫和你在这扯这些有的没的,就问你一句话,到底能不能走了,不能走我现在自己走回去也无所谓!”

    说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转身就要朝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结果身后突然伸出来一只手,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,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一用力,将她扯了回来,天旋地转之间,人已经坐在了沙发上,面前压过来的正是刚才还悠闲的坐在沙发上的傅槿宴。

    此时只见他敛去了脸上无所谓的神情,冷峻的脸庞看起来很有威慑力,使得她不由自主的缩起了肩膀,心跳如打鼓。

    不苟言笑的时候,傅槿宴真的是挺吓人的。

    “走回去?亏你想得出来。”轻嗤一声,傅槿宴一脸的嘲讽和不屑,“不说现在已经是什么时间了,孤身一个女人走在郊区的大路上,你这种行为知道意味着什么吗?就像是在身上套了一个牌子,在上面明晃晃的写着‘赶紧过来欺负我吧’一样直白。”

    “刨除这个之外,从这里到市区,开车都要两个小时,你走回去,用你脚上的这双高跟鞋?那你回去之后,先不用回家了,直接去医院做个截肢手术就好了,省的来回折腾,太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有,你觉得你想要走回去,你能找的到方向吗?别跟我说你手机上有地图,你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,出门之后就是一个路痴,走回去……你确定你不是在和我讲一个不是那么好笑的笑话吗?”

    一句一句,将宋轻笑原本还底气十足的心一点点打击得溃不成军,完全没有了一开始的气势,整个人看着都是一副畏畏缩缩的模样,就像是被强迫着洗了澡的元宝一样,浑身散发着委屈兮兮的感觉。

    见状,傅槿宴心中升起了一股浓浓的无奈感,他长长的叹了口气,松开了辖制着她的肩膀的手,翻身坐在一边,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酒,语气淡淡的说道:“陪我喝会儿酒,一会儿我就送你回去,我不能送你,司机也能送你,放心好了,我说到做到。”才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