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自己家养的猪要去拱别的白菜了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妈妈,我自己可以洗澡,不用你帮我的。”傅孟辰捂着自己的小内裤,一脸的凌然,“爸爸说过,我已经不是一个小孩子了,所以要懂得男女有别,不能随便让别的女人看到我的身体,这样不好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听了,一下子没忍住,捂着嘴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:“你说的有道理,但是我是别的女人吗?我就是你妈妈哟,能和别人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显然这个问题有些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,傅孟辰皱紧了眉头,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。

    纠结了一番之后,只见傅孟辰涨红着一张小脸,脸上写满了羞愤和难堪,若不是这个身形看起来实在是有些太过违和了,宋轻笑都要以为,他是不是刚刚被调戏了,而调戏它的那一个人,就是——自己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,就算是妈妈,那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憋憋屈屈了半天,傅孟辰才总算是从牙缝儿里面挤出来一句话,有一种强词夺理的感觉,“妈妈已经有爸爸了,按道理说,不能再看别人了,所以妈妈也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愣了一下,随即差点儿忍不住给他鼓起了掌。

    这个解释很不错啊,完全都可以给满分了。

    捂着嘴笑了笑,宋轻笑终于做出了退步,不再逗他,摆了摆手说道:“好好好,既然你不愿意,那我也不勉强你,不过一会儿要是后背洗不到,记得叫我,互帮互助还是很有必要的,对吧?”

    这一次,傅孟辰没有拒绝的点了点头,目送着她离开浴室,才放心大胆地继续脱衣服,然后欢快的跳进了浴缸里面,像是一尾自由自在的小鱼一般。

    宋轻笑坐在傅孟辰的床上,随手拿过一本书,大致的翻看了一下,轻轻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幸好,还都是他这个年龄喜欢看的故事书漫画书之类的东西,她其实还有些担心,傅槿宴会让他过早的去接触商场上的事情,毕竟作为继承人,这些也都是必经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宋轻笑还是有着私心,她疼傅孟辰,所以不希望他小小的年龄承受太多的事情,就算是以后需要去继承家业,可是现在是什么年龄,就要享受这个年龄已经有的待遇,该玩的时候就要好好的玩,该学习的时候绝对不能掉以轻心,三天打鱼两天晒网。

    此时看着眼前的状况,应该是还没有发生她担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若是自己一直都在这里,或许更加的不用提心吊胆了吧?有什么事情,早就和傅槿宴面对面商量着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宋轻笑眨了眨眼,心中涌上了一种不知名的滋味。

    真的是没有想到,自己居然还有一天,会想着再回来这里?

    回来干什么,回忆着当初的伤心难过,然后以后的每一天都要沉浸在悲伤痛苦之中,难以自拔吗?

    不不不,绝对不可以!

    摇了摇头,宋轻笑毅然决然的将这样的念头从脑海中甩了出去,脸上的表情又恢复了刚才的严肃正经的模样,看上去稍显的有些冷漠,仿佛对眼前的一切都已经提不起丝毫的兴趣来了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能来帮帮我吗?”

    傅孟辰清脆悦耳的声音透过磨砂玻璃传了出来,显得有些失真的微弱,但是宋轻笑还是一下子就听到了,连忙应了一声,放下手中的书,起身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烟雾渺渺之间,傅孟辰小小的身子站在浴缸里面,腰上还围了一条毛巾,将重点部位遮挡的严严实实的,丝毫没有给别人一丝一毫的窥窃的机会。

    见状宋轻笑没忍住,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:“辰辰,一定要这么严谨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这是对我以后女朋友的一种负责。”傅孟辰扭过上身看着她,很是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顿时郁闷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小小年纪都已经想到了以后有关于女朋友的事情,而且还想的这么的周到,她这个当妈的为什么感觉这么的别扭呢?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家养的猪要去拱别的白菜了,感觉还真的是……有些小激动呢!

    轻咳一声,宋轻笑压下心中激动万分的情绪,拿着毛巾在他的背上轻轻地擦拭着,一边擦一边和他随意的聊着天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便擦好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剩下的你自己继续。”放下毛巾,宋轻笑很是主动地起身准备离开,“妈妈在外面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清脆的应了一声之后,傅孟辰打开花洒,继续冲冲冲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浴室门被打开,一个穿着迷你版睡袍的小小身影冲了出来,像是一个标杆一样扎在了宋轻笑的面前,张开双臂,脸上洋溢着求表扬的表情:“妈妈,闻闻看,是不是香喷喷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很是配合的凑过去吻了吻,点了点头说道:“嗯,可不是,特别香,完全可以下锅炖了。”

    傅孟辰一听,皱了皱眉,下意识的朝后面退了一步,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紧绷,瞪着大眼睛义正言辞的说道:“妈妈,吃人是犯法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太直了,没法好好地交流了。

    无奈的笑了笑,宋轻笑将他拉到面前,拿过毛巾动作轻柔的为他擦拭着湿润的头发,笑着说道:“好吧,那我就先不炖你了,等到再养的肥一些再说,现在吃也没有多少的肉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她悄悄地瞥了一眼傅孟辰,就看到他小脸皱在一起,还是一副纠结的模样,心里已经乐的不行了。

    将头发擦的半干之后,宋轻笑便不再擦了,小孩子的头发发质柔软,不适合总是用吹风机,对头发的损害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来吧,准备睡觉了。”伸手在床上拍了拍,示意他。

    傅孟辰会意,迈着小短腿爬到了床上,钻进了被子里面,躺好,侧身躺着,水光灿烂的大眼睛定定的看着她,满含期待。

    见状,宋轻笑心里感觉已经软成了一汪春水,伸手轻轻地揉了揉他的发顶,回忆了一下之后,粉唇轻启,将那一个未说完的故事继续娓娓的讲述起来……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宋轻笑眼睛瞥到傅孟辰的脸上,发现他的眼睛已经合上,呼吸也变得十分绵长,显然已经陷入了沉睡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