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我也想一起睡觉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难不成这么一段时间里,他就已经叛变到傅槿宴那边去了吗?然后联合起来一起对付自己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宋轻笑又摇了摇头,觉得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傅孟辰自小跟在她的身边长大,什么样的性格,什么样的脾性,都是了解的十分透彻了,像这种“叛变”的事情,按道理说应该是不会发生的。

    所以只能说,这一切都是因为……巧合,所以自己才会在不知不觉中,被堵的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无奈的摇头叹了口气,宋轻笑对上傅孟辰那双晶莹水亮的眼眸时,咬了咬唇,扯出一个淡淡的笑容,缓缓点了点头,“是啊,妈妈今天见到了辰辰,心里特别高兴,高兴的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与傅槿宴无关。

    见把自己择了出去,傅槿宴挑了挑眉,却是并没有说什么,扯着嘴角流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,端起酒杯缓缓的喝了口酒。

    傅孟辰虽然天资聪慧,但是大人们之间的那些弯弯绕绕他还是没有搞明白,所以此时听到宋轻笑的回答,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,至于傅槿宴的神情……完全不在他的关注范围内。

    傅老夫人看着他们一家三口之间暗波流动,不动声色的和傅君安交换了一个眼神,露出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。

    轻咳一声,傅老夫人拿起筷子,招呼着众人:“好了好了,有什么话吃完了再说,先吃饭吧,不然凉了就不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轻轻的“嗯”了一声,拿着筷子继续安安静静的吃着饭,将那道炙热的视线当做不存在一样。

    看吧看吧,爱怎么看怎么看,反正又不会少块肉。赶紧吃,吃完就撤,一分钟都不耽误。

    但向来是计划赶不上变化,宋轻笑想着赶紧跑,但是吃过饭后,傅氏夫妇还没有要走的意思,她身为晚辈,更是不好意思开口,况且之前就已经提过一次了,现在再提起,显得自己有多么的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。

    ——虽然她确实是迫切的想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笑笑。”

    拉住她的手,轻轻的拍了拍,傅老夫人一脸的慈祥,像是看着自己的亲女儿一样,言语态度都十分的亲昵:“这段时间,我一直都有在默默地关注着你们之间发生的事情,看着你们折腾来折腾去,按道理说,你们年轻人之间的事情我不应该乱掺和的,毕竟我们不是当事人,但是你们是我们的孩子,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闹得越来越凶,到最后真的成了仇人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微垂着头,使人看不清她脸上的神情是什么样子的。

    不过傅老夫人也并不是很在意,她知道自己说的话宋轻笑都有听进去,只不过是一时之间还不能很好的去消化。

    但那也不重要,自己主要的目的,是为了在她的心里留下一个重要的刻印,剩下的就慢慢让她自己感悟参透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,不要光凭眼睛去看,还要用心去体会,耳听为虚,眼见的也不一定是真的,只有你自己真真切切的去感受,才能明白其中的真正的道理和含义,不要被自己的心情和别人的言论所引导,忘记了原本的心境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听了,心中产生了轻轻的触动,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在心中慢慢的荡漾着,她总觉得,傅老夫人话里有话,但是现在的她心情十分复杂,实在是没有精力去探究其中到底还有什么深意。

    最近真的是太累了,累的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了,就这样吧,这样子就已经挺好的了。

    临近十点左右的时候,傅君安终于提出要回去。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连忙站起来,恭恭敬敬的将他们送到门口,看着他们坐上车,缓缓的驶离清晓园,渐渐的被夜色掩盖,再也看不到丝毫的踪影。

    送走了他们,宋轻笑也不由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转身看到站在自己身边的傅槿宴,在浓郁的夜色中,他的身影显得越发的挺拔,像是荒野中一株大树,高大威猛,却也散发着无边无际的寂寥。

    心不知为何,蓦然疼了一下。

    忍住想要捂住胸口的动作,宋轻笑望着他漆黑如深井的双眸,淡淡的开口说道:“傅槿宴,时间已经不早了,我饭也吃了,聊天也聊完了,他们也都已经回家了,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走了?”

    虽然是疑问句,但是她的神情和语气已经表明,自己不是在征求他的意见,而是在通知他而已。

    傅槿宴闻言,挑了挑眉,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而是转身看向屋子里面,有一个小小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时间不早了,辰辰也到了该睡觉的时间了,你不想哄他睡觉吗?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父子之间有心灵感应,他话音刚落,傅孟辰就迈着小短腿跑了过来,照例是一把抱住她的大腿,仰着头,瞪着已经睡眼朦胧,但是还在奋力的保持清醒的眼眸,奶声奶气的撒娇:“妈妈!辰辰困了,想要睡觉觉,你来哄我睡好不好?辰辰都好久没有听到你讲的故事了,上次的那个故事讲到一半,后面怎么了我还不知道呢。问爸爸,爸爸说他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这么说,宋轻笑哪里还忍心拒绝他,伸手摸了摸他的头,柔声的笑着说道:“好,妈妈给你讲故事哄你睡觉好不好?那个故事是妈妈自己编的,所以你爸爸不知道后面的剧情,这也难怪,毕竟不是谁都像你妈我这么聪明的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,她竟然还不忘记夸自己一下,傅槿宴哭笑不得,但是为了避免自己的行为触发了某些人敏感又脆弱的神经,他只好握拳抵在唇边,挡住了自己上扬的唇角,装出一副一本正经不苟言笑的模样。

    幸好宋轻笑的注意力都在傅孟辰的身上,没有闲工夫搭理他——本来也不想理他,不然要是看到他现在的举动,一定又是分分钟就要炸毛的趋势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又将是一场无力抗拒的大战!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回屋去睡觉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牵着傅孟辰的手,转身回了房间,从始至终都没有给傅槿宴一个眼神,完全当他不存在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携手离开的背影,傅槿宴默默地将泪水咽下,“哽咽”着说道:“我也想一起睡觉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他的心声,没有一个人听得到,所以也没有一个人搭理他。

    一阵微风吹过,带来了些许萧索的寒意,冷的他情不自禁地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降温了,马上就要秋天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