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妈,我身体其实还挺好的,不需要……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轻笑显然没想到,她竟然说的是这样的事情,眨了眨眼睛,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陪着一起去上课……自己现在巴不得不要再和傅家有任何牵扯,撇的越干净越好,结果现在竟然还要……

    若不是场合不是很合适,宋轻笑都想要爆粗口了。

    最近到底是怎么了,为什么无论做什么事情,都是这么的不顺心呢?

    眉头轻轻的蹙在一起,宋轻笑陷入了两难之中:一边是向来对她好的不能再好的“前任”婆婆,希望自己能够陪着去上几次课;另一边,自己确实是不想再和傅槿宴有什么过多的牵扯,能避多远避多远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一想到自己若是直接拒绝,只怕会伤了傅老夫人的心,而且也拿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来。

    “笑笑。”

    傅老夫人轻柔的呼唤了她一声,在她眼神转过来的时候,对着她舒朗的笑了笑,淡然的说道:“我也只是提出一个请求,并不是要你一定要答应,还都是要看你自己的想法,不要勉强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,更不要因为我,耽误了你愿本的事情。其实要不是他姐姐不在我身边,我也不会来麻烦你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顿时心中涌上了一股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心情。

    女儿不在身边,本来就上了年纪,越发的希望能够儿女承欢膝下,况且她也只是想要自己陪着去上课,并没有提出别的什么难以接受的要求,自己却还要一味地推三阻四,犹豫不决,显得气量很是狭隘。

    仔细思考了一番之后,宋轻笑终于下定了决心,缓缓点了点头,给出了答复:“妈,我答应您,到时候您给我打电话就好,我一定会准时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见她答应了,傅老夫人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,伸手将她鬓角的碎发掖到耳后,神情慈爱又温和:“笑笑,我看你最近的精神也不是很好,到时候和我一起锻炼锻炼,对身体真的很有帮助,我去了几次之后,感觉精神上确实好了许多,虽然失眠没有太大的改善,但是身体素质好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身体其实还挺好的,不需要……”

    宋轻笑下意识就想要拒绝,结果话刚说了一半,就被傅老夫人直接挥手打断:“怎么会很好呢,我跟你说,像你们这个年龄的年轻人啊,整天坐在办公室里面,运动量几乎为零,身体机能下降的更加的严重,大多数人基本上都是一样的毛病。而且你们还都有一个通病,觉得自己身体一点儿问题都没有,除了精神不足,四肢无力,总是觉得疲惫,作什么事情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之外,也没啥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,还真的是……挺符合的。

    傅老夫人也看到了她脸上的神情,无奈的摇着头,笑了笑说道:“你看吧,我说的是不是都在自己的身上应验过了?要我说你们也不过是仗着自己年纪小,就什么都不放在心上,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怕。确实,现在无所谓,咬咬牙就挺过去了,但是以后呢?都不用等你老了,就按四十岁算,那个时候,你就会知道现在的所作所为,给你的将来造成了多大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轻咬朱唇,垂着头,敛起眼眉,一副乖巧的听从教导的模样,让人都不忍心再继续说什么太过严苛的话。

    见她这副模样,傅老夫人没忍住,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,摆了摆手,神情有些无奈:“你看你,我是在关心你,不是在训你,你也不要介意,我也不过是担心你的身体健康问题,将情况说清楚一些,你自己心里也能有个数。明白我的意思吧?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您也是为了我好,我心里清楚。”抬起头对着她微微一笑,宋轻笑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腼腆的笑意,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,“只是我就是……上学的时候捣乱,被教导主任抓住过一次,训的我头晕目眩的,记忆深刻。而您刚才的说话的某个瞬间,让我也有了熟悉的感觉,一时之间情绪有些转换不过来,所以……唉,往事不堪回首,说出来都觉得丢人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原因,傅老夫人呆愣了片刻,随即更加抑制不住自己的笑声,捂着嘴笑的情难自已。

    傅君安和傅槿宴也没有克制自己,只是笑的声音有些低,毕竟还要估计她菲薄的面子,而傅孟辰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只是看到他们都在笑,觉得自己要是不笑,有些太过于另类,于是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如此丧心病狂却又充满稚嫩的笑声,宋轻笑一个眼神儿就飘了过去,看着傅孟辰大张着嘴,笑得肆无忌惮的模样,眉脚不由自主的抽了抽。

    轻咳一声,宋轻笑尽量用温和的语气问道:“辰辰,能不能告诉妈妈,你在笑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眨了眨眼睛,傅孟辰的小脸上浮现了些许迷茫,皱着小眉头仔细思考了一番之后,一本正经的说道,“我看着爷爷奶奶和爸爸都在笑,觉得很开心,所以我就跟着一起笑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望向宋轻笑,好奇的问道:“妈妈,你为什么不笑,难道你不开心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宋轻笑倒是没有想到,自己竟然也有被这么小的一个孩子问的无言以对的时候,脸上表情很是纠结,像是被硬生生的塞了一根苦瓜进去一样,满脸的苦涩,

    认真思考了一番之后,她给出了一个没什么诚意的答案:“妈妈也高兴,很高兴,不笑是因为……妈妈在偷笑,所以不能轻易被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闻言,傅孟辰瞪圆了眼睛,一副惊奇的模样,缓缓点了点头:“原来是这样啊……以前爸爸告诉过我,要是遇到了特别开心,但是又不好意思表现自己情绪的时候,就要偷偷的来。所以妈妈,你开心是不是因为你今天回家来了,见到了我们。所以高兴的不得了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再一次被傅孟辰的问题问住,宋轻笑几乎想要仰天长啸了:自己今天到底是造了什么孽,居然能够被自己的亲儿子一次又一次的难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