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放心的喝吧,我总不会把你给卖了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傅槿宴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她们和谐的相处画面,嫉妒几乎要使他质壁分离了。

    “没出息,真是没眼看你。”傅军安低声的吐槽了一句,脸上挂着不容被忽视的嫌弃,亮闪闪的闪瞎了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你是不是我亲爹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希望我不是,你这么丢人,我都想要揍你了。”面对着他委屈兮兮的模样,傅军安心中依旧没有丝毫的怜悯,依旧是满满的嫌弃。

    见状,傅槿宴终于是选择放弃了,摇着头叹了口气,脸上写满了惆怅,想哭却又哭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先生,饭菜已经准备好了,可以开饭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冯妈的话,傅槿宴点了点头,示意众人,一起去到餐桌旁入座。

    坐下的时候,宋轻笑又是眼疾手快的,将傅孟辰带到了自己的身旁,拦住了某个想要坐在她的身边的身影,另一边坐着傅老夫人,看样子也没打算给自己的儿子腾出地方来——嗯,现在感觉更加不是亲生的了。

    最终傅槿宴只能不情不愿的坐到了宋轻笑的对面,拿着筷子,一脸的委屈,像是被人欺负了一样。

    宋轻笑连看都不看他,就是专心的吃着自己的饭,时不时地为傅孟辰夹些菜,和傅老夫人聊两句,语气和缓,笑容甜美,看上去十分的和谐。

    ——只要将傅槿宴排除在外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到一半,都还是十分的和谐,直到傅槿宴拿上来一瓶酒,摆在了众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面对着众人疑惑不解的表情,他轻笑一声,一边倒酒,一边语气悠悠的解释道:“今天难得一家人聚在一起,不喝些酒怎么好呢。这是我最近刚得到的一瓶酒,尝过一次,感觉口感很不错,妈和笑笑应该会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酒已经倒好,放在了两人面前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晶莹剔透的杯子中盛着的红艳艳的液体,宋轻笑秀气的眉头轻轻的蹙在一起,有些抗拒。

    她不想喝酒,本来还想着一会儿吃完饭就赶紧找个借口离开,现在又要喝酒……自己的酒量是个什么样子,她心里清楚得很,估计一会儿要是喝的晕晕乎乎了,更加没有理由走了。

    这个“清晓园”,曾经是她最喜欢的地方,留下了她太多美好的回忆,但是现在,这个回忆变得越来越苦涩,她不敢在这里多加停留,不然的话,自己的心,又会开始摇摆不定。

    这不公平,对谁都是不公平的。

    可是——

    “笑笑,尝一尝,味道真的很不错,也不是那么的浓烈,清香感十足。”一旁的傅老夫人柔声的说道,转眼间,一杯红酒,已经有一半进了肚子。

    见宋轻笑还是一副迟疑的模样,傅槿宴明白她心里在打算着什么,眼眸沉了沉,压着嗓子说道:“你放心,若是你执意不想留在这里,到时候我都会送你回去,所以你就放心的喝吧,我总不会把你给卖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顿时脸红的像是天边的晚霞一样,瞪了他一眼,表情嗔怒,十分的不爽。

    就这么当着众人的面,将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,难道自己就不要面子的吗?

    男人果然都是一根筋的生物,完全不可理喻!

    咬了咬牙,宋轻笑终于还是无法抗拒的端起了面前的酒杯,放在唇边轻轻地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傅槿宴一直在注意着她的表情,当看到她的脸上流露出些许惊喜神情时,不由得露出了一抹会心的笑容,柔声的问道:“怎么样,是不是味道很是不错?送我酒的人说过,这个酒女人喝比较合适,性情温和,还有养颜的功效,多喝一些,对身体没有坏处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扭头看向傅老夫人,“妈,到时候我给您装上两瓶,回去之后,每天晚饭的时候喝一杯,还有助于睡眠,不至于总是会失眠。”

    “那感情好,”点了点头,傅老夫人一脸的欣慰笑容,“我最近也不知道是不是岁数大了,失眠的现象越来越严重了,总是睡不好,这个精神也是一天不如一天,你这个酒要是能缓解的话,那还真的是挺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说失眠,宋轻笑顿时有些紧张,连忙关切的问道:“傅……妈,您最近总是失眠吗?是不是身体不舒服,有没有去医院好好的检查一下,现在有什么情况都不能掉以轻心,一定要好好地重视起来才行。”

    对于她对自己的称呼,傅老夫人很是满意,笑容更加的灿烂,摆了摆手,语气很是不以为然:“不用这么紧张,我一开始失眠的时候,就去医院检查了,毕竟我可是相当的惜命的,不过检查过后,医生说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,就是……忧思过重,心中总是有事情放不下,所以才会睡得不安慰,这种情况,吃药是没有用的,只有我自己打开心结,那才可以。”

    傅老夫人话里有话,宋轻笑也不是个傻子,自然是一下子就听出来其中是什么意思,脸上神情变得有些尴尬,轻咬着唇,笑容勉强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算合适。

    见状,傅槿宴忍不住在心中偷笑,脸上都要绷不住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姜还是老的辣,亲妈一出马,比他好使多了。

    这些话若是换到傅槿宴来说,恐怕第一句说完,宋轻笑就已经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,怎么可能会像现在这样,软绵绵的听着傅老夫人意味深长的话,明知道是故意说的,却是不敢有丝毫反驳。

    说完半晌,都没听到宋轻笑的回复,傅老夫人倒也没有表现的多不开心,扯着嘴角笑了笑,继续说道:“笑笑啊,最近你忙不忙?”

    “还,还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身体不好,医生虽然让我疏解心情,但是也要注意身体健康,所以我报了一个疗养班,每周都会过去做做按摩什么的,不得不说,效果还真的是挺不错的。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顿,傅老夫人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纠结的表情,仿佛是想到了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,抿着唇,踟蹰了片刻才继续说道,“只是吧,最近除了要按摩以外,我们也要一起参加运动,这些运动和瑜伽有些像,我这老胳膊老腿的,有些折腾不动,所以想着你若是有时间,陪我过去,用不了太长的时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