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这个臭小子要是敢欺负你,看我不收拾他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话,傅槿宴瞬间失去了原有的冷静自持,整个人愤怒的像是火山爆发一样,难以控制。

    他猛地伸出手,一把握住宋轻笑的肩膀,将她拉到面前,用力的摇晃了两下,看着她像是风中摇曳的枯叶一般柔弱无力,咬紧了牙关,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儿里面蹦出来的一样,“宋轻笑!你敢!你的身体现在是什么状况难道你不清楚吗?近几年你都不适合再怀孕生子,难道就为了要气我,为了看着我痛苦,你连命都不打算要了吗?宋轻笑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的偏激,这么的冲动,你是不是疯了!”

    宋轻笑被他朝着脸吼,吼得头晕目眩的,下意识的用力摆动着身体,奋力的挣脱开他的钳制,向后退了好几步,站在了一个相对于比较安全的地方,瞪着眼睛看着他,双手揉捏着肩膀,语气十分不满:“傅槿宴,我看你才是疯了!我会这么做,也都是被你逼的!如果你不愿意看到那一幕,那就痛快的将离婚协议书签了,我们好聚好散,两不相欠,谁都落个痛快,也不会有这么多的纷纷扰扰的麻烦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聚好散,好聚好散……”

    喃喃的重复了两遍,傅槿宴的脸上洋溢着苦笑和惆怅,看着十分的令人不忍,“从我们见面到现在,你知道你说了多少句‘好聚好散’了吗?难道在你的心里,我们之间这么多年的感情,就这么的不堪一击,不值一提,所以你才能这么轻而易举的说出这么不以为然的话,你是不是觉得我的心是钢铁的,是感觉不到痛的,所以你一而再,再而三的刺激我,丝毫都没有手软,是吗?”

    看着他脸上痛苦的表情,宋轻笑张了张嘴,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爱得最深的人,往往最容易受伤,这句话真的一点儿错都没有。

    咬着唇,皱着眉思索了片刻之后,宋轻笑终于缓缓地吐出来一口气,平复了一下自己刚刚有些太过激荡的内心,放缓了语气,淡然的说道:“傅槿宴,我们彼此之间都冷静一些,不要太激动了。这件事情,现在不太适合谈及,等到我们都心平气和之后,再找个时间好好地聊一聊吧,那个时候,或许就能够得出我们都满意的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她又看了看时间,眉头轻蹙,“我先走了,等你想通了再联系我吧,有些事情一直拖下去,其实没有什么好处的,早些解决了,对你我都好。”

    闻言傅槿宴偏过头来看了她一眼,眼眸中闪动着意味不明的光彩,令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宋轻笑分辨不清,却也不想再去纠结这方面的问题,咬了咬牙便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结果刚走了没两步,面前的大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,一男一女两人并肩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进来的两个人,宋轻笑原本已经迈出去的脚步硬生生的收了回来,看着他们,脸上扯出一个极度不自然的笑容,干巴巴的打着招呼:“傅先生,傅太太,你们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怎么不叫爸妈了呢。”傅老夫人摆了摆手,“你们两个又没有离婚,我们还是一家人,所以以前该怎么叫就怎么叫,小两口闹别扭归闹别扭,不要牵扯的太远了。”

    来的时候傅军安已经将事情都告诉了她,两人一拍即合,决定跟随儿子的脚步,将儿媳妇儿再给“骗”回来。

    毕竟这么合心意的好女孩,可是不好找,既然遇到了,就一定要好好珍惜才行。

    宋轻笑的表情变得更加纠结,张了张嘴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——感觉说什么都是错的。

    最终,她只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却是什么都不打算说了。

    傅军安当做没发现他们之间剑拔弩张的模样,笑呵呵的说道:“笑笑啊,你们两个有什么事情,就好好的谈一谈,没事的,有爸妈在,这个臭小子要是敢欺负你,看我不收拾他。你不用担心,我们绝对是帮着你,而不是帮着他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傅槿宴哭笑不得,语气十分的无奈;“爸妈,难道我是你们捡来的吗?”

    还能再差别对待一些吗?

    “你也差不多就是个捡来的了。”傅军安瞪了他一眼,没什么好气。

    见状,傅槿宴耸了耸肩,表示了自己的妥协。

    宋轻笑在一旁冷眼旁观,抿了抿唇,蓦然开口道:“我,我还有事,所以想要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傅老夫人就上前握住了她的手,轻轻地拍了拍,一脸的慈爱的说道:“笑笑啊,有什么要紧的事情非要现在走,天都已经黑了,一个女人孤身一人多不安全,况且我们也都好久没有在一起吃饭了,今天好不容易过来一趟,你都不愿意陪我们吃顿饭了吗?”

    说着,她的眼角眉梢有些向下耷拉,看上去显得十分的失落。

    见状,宋轻笑心中那一点儿坚持瞬间烟消云散,不敢再提出要走的事情。

    傅老夫人一直都是将她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看待,从来都没有亏待了她,现在不过是想要让她陪着吃一顿饭,若是还要拒绝的话,那就真的是有些太不近人情了。

    缓缓的点了点头,宋轻笑扯出一个有些勉强的笑容,淡淡的说道:“好,我不走,陪您吃饭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终于松口,一旁的傅槿宴默默地松了口气,脸上的表情变得很是惬意,却也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想着自己刚才劝了那么久,软硬皆施,可是都没有什么成果,现在自己的妈一来,三言两语的就说服了她,这其中的差距简直是不要太大啊。

    默默地将泪水忍下,傅槿宴招呼着众人坐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宋轻笑很是自然的挑了一个距离他最远的地方坐下,周身萦绕着一种名叫“麻烦傅槿宴距离我越远越好”的氛围。

    见状,傅老夫人忍着笑,陪着她坐在一起,两个人手拉着手,轻声细语的聊着天,气氛一时之间显得十分融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