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一拍两散,各自心安?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笑声渐渐减弱,宋轻笑的心情也由一开始的激荡起伏变得平缓了许多,看向他的眼神中已经看不出什么情绪来,像是一潭死水,了无波澜。

    “傅槿宴,所谓的日久见人心,都是骗人的。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,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,我一直以为我已经十分了解你,你只要做出一个动作,或者是一个眼神儿,我都能准确的解读出你想要做什么。但是现在我才发现,并不是如此,我以为我了解的,不过是你想要展示给我看的而已,背后还隐藏着许许多多我完全都没有发现的事情。你一直都隐藏的很好,若不是这一次我们之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我恐怕还会被蒙在鼓里,什么都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闻言,傅槿宴的脸色也终于沉了下来,深邃的眼眸中布满了愤怒的冰霜,一眼扫过去,方圆之内,寸草不生。

    “笑笑,你不用故意说这样的话来激怒我,我知道之前的事情让你受了很大的委屈,我很抱歉,因为我确实是没有料到,事情有些超出我的掌控能力,而且因为我个人的原因,我没有及时发声去帮助你,害你更加难过,是我的错,我向你道歉,但是你不能因此就质疑我对你的真心。”

    “真心,你跟我讲真心,你确定不是在逗我吗?”

    冷笑一声,宋轻笑一脸的不相信,就差直接讽刺他的“真心实意”了,“傅槿宴,我们谁都不是傻子,有些话,你觉得说出来我会相信吗?你说你对我是真心的,说我在遇到麻烦的时候,你不能帮我,是因为你有难处,好,我相信。那你告诉我,为什么在郑婉儿遇上麻烦的时候,你就出现的那么的积极呢,完全就不待耽误一分一秒,矛头指向我指的那叫一个干脆利索,这个你又要怎么说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傅槿宴刚想要说些什么,但是宋轻笑完全没有给他这个机会,继续笑着一件件的和他掰扯:“而且我记得你说,我们还没有离婚,那么我们现在仍然是合法夫妻,在你还有名正言顺的妻子的时候,你帮着你的绯闻女友去攻击你的妻子,这又要怎么解释?就算你是帮理不帮亲,但你觉得这句话能够解释你的所作所为吗?这就是你所谓的真心,还真是廉价的令人心塞。”

    “笑笑,这个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有说完。”再一次打断,宋轻笑脸上的神情越发的舒缓,看上去似乎很是不以为然,淡定的令人捉摸不透她心里究竟在想什么,“傅槿宴,我知道,你有钱有地位,也有权势,看中你的人多了去了,你想要家中红旗不倒,外面彩旗飘飘,这样的心态实在是太正常了,我完全可以理解。但是我理解,不代表我就要接受!我们之间原本就已经商议好了决定离婚,可是没想到你摆了我这么一道,让我陷入了如此为难的领地,是我傻,是我笨,是我没脑子,所以我谁也不怨,就怨我自己,实在是太可笑了,都已经活了这么多年了,竟然还在期待着一些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嗤笑一声,宋轻笑的眉眼冷漠如霜,寒冷刺骨,使人不敢直视,总觉得看上去一眼,自己就会被冰冻住。

    “傅槿宴,我们之前的那些年,相处的也算是非常融洽了,我不否认我们之间的感情很好,所以我们现在马上就要分开了,就不要给彼此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,好不好?好聚好散,以后见面还能是朋友,就算是不愿意当朋友,当陌生人也好过当仇人,是不是?所以能不能拜托你,不要再纠缠我了,就此放过我不好吗?我们一拍两散,各自心安,多好,多省事。”

    “一拍两散,各自心安?”

    喃喃的重复了一遍这两句话,傅槿宴的脸上流露出了些许讥讽的笑容,看上去很是耐人询问。

    以前面对着宋轻笑的时候,他的脸上的表情都是写满了宠溺和宽容,像是面对着一个任性又喜欢撒娇的孩子,但是现在,听完她的话,傅槿宴的脸上的神情终于还是变了。

    变得……很是骇人。

    “宋轻笑,你想要离婚,想要逃离我,想要和我就此分开,不过是为了韩潮,因为你终于还是被他感动了,觉得这么多年以来,你对他心存愧疚,所以你不想有所亏欠,便要去找他,所以当初犯了错误的我就成为了牺牲品,成为了成全你们感情的牺牲品。宋轻笑,你一直在和我说真心,那我问你,公平的事情呢?你觉得这样对我,就真的公平吗,我也是一个人,难道我的感情就可以随便伤害,完全都不需要在意的吗?”

    傅槿宴面对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是游刃有余,一副什么都不以为然的模样,让人捉摸不透他的心思,像是现在这样如此猛烈的情绪外漏,还真的是非常少见,仅有的几次基本上都献给了宋轻笑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宋轻笑也确实是被他的语气和神情吓到了,瞪着眼睛缩着脖子,心跳不自觉的开始加快,十分的忐忑不安,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看着她露出如此明显畏惧的模样,傅槿宴也察觉到了自己刚才情绪的激动,不由得心生懊恼,皱着眉头深吸了几口气,缓缓压下心中的激动,轻咳一声,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和往常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“笑笑,我们彼此之间都有错,并不是仅仅只有我做了错事,可是你不能这么自私的只惩罚我一个人。我爱你,放不下你,愿意为了你作出一切,可是你却总是不屑一顾。郑婉儿与我,并不是什么喜欢的人,我们之间不过就是逢场作戏,我对她一点点感情都没有,不管你信不信。有些事情,现在还不好解释清楚,但是总有一天,我会将事情都完完全全的告诉你,到时候你就明白我的所作所为的含义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等到了那一天再说吧。”摆了摆手,宋轻笑并没有因为他语气的转换而觉得心情舒缓,依旧是不假辞色,“傅槿宴,以后的事情我们谁也说不准,所以我只看当下。现在我已经不爱你了,我们之间早就已经结束了,没有感情了,所以离婚的事情,我希望你也不要再犹豫了,签了字,去公正,我们好聚好散,对谁都好,我也不会多要你一分钱,辰辰……现在养在你的身边也好,毕竟我的经济状况确实是不如你,辰辰跟着你会好一些,我也相信你不会亏待他。但是等到以后,我一定会将辰辰接回来的,对于他,我可以暂时妥协,但是绝对不会一直任你摆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