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你觉得我是在和你闹?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时间不早了,我先回去了,辰辰这边,你上次答应过我,以后我想见他的话,你不会再拦着我,希望你说到做到,我会常来看他的。我走了,不用送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说完,恋恋不舍的松开牵着傅孟辰的手,俯身在他额上落下轻轻一吻,看都没看傅槿宴,朝着门外的方向就要走。

    见她竟然对自己视而不见,傅槿宴顿时觉得一阵憋气的感觉,但是为了自己的大计,他咬紧了牙没有说话,上前两步一把攥住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抓住,宋轻笑顿时就像是触电了一般,用力甩着手腕,但却还是没有挣脱他的桎梏,最后无可奈何之下,她只好咬着唇,狠狠地瞪着他,语气不善:“傅槿宴,你想要干什么,难道还要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吗?”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去?”傅槿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只是问出了自己想问的问题,“你之前一直跟我说,你有多想辰辰,做梦梦到的都是他,多少次的恳求我,只为了能够见到他一面。可是现在呢,你见到辰辰了,可是从始至终,你的表现都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,完全没有一个许久未见自己的孩子,思之若狂的母亲该有的模样,除了一开始的激动之外,你就再也没有显露过那样的表情。笑笑,你变了,你变心了,我们之间的关系好坏先不说,但是从辰辰这里,你已经对他还是感到厌倦了,是吗?在你的心里难道……难道韩潮就那么重要吗?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的眼睛瞪得更加用力,一副难以想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的模样,显然他的话,完全出乎了自己的预料。

    “傅槿宴,你少在那里胡说八道!我对辰辰的感情,你是不会理解的,也不会明白的!因为你只是一个没有人性,自私自利的讨厌鬼!总是用你的想法去揣测别人的心情,完全都不在意别人的死活,就像你当初不顾我的意愿,强行将辰辰从我身边带走,虽然你打着什么保护辰辰的旗号,但是究其根本,你就是为了刺激我,为了看着我痛苦,看着我难过,不想让我过的舒心顺意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?”

    皱着眉头,傅槿宴的脸色有些不善,但还是强忍着怒火,只是语气稍稍泄露了他的不满,“我会带走辰辰,也是因为担心他受到网上那些话的影响,那些人,不会因为辰辰还是个孩子就对他口下留情的。他是我儿子,我不想看到他受到一点点的伤害,这是身为一个父亲应尽的责任,难道有什么不对的吗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宋轻笑就很不给面子的轻嗤了一声,脸上布满了嘲讽和嫌弃的表情,语气幽幽,充满了深意:“现在自然是说的比唱的还要好听,但当初究竟是因为什么,你我都应该心知肚明。没错,当时因为我和韩潮的事情,确实是引起了一些非议,但是这并不代表,我就不能保护辰辰,而且有些事情,就算是被人议论,但是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,我没做过的事情,我不会白白背锅的。你说着是为了辰辰好,但是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,当初的事情的引导者是郑婉儿,就是你的那位红颜知己,你想要保护辰辰,那为什么不去找她好好地谈一谈,让她学会安分守己呢?你只会找我来出气,来撒火,但是对着郑婉儿的时候,完全就是两种态度,我记得那件事情过后没多久,她又拿到了一个代言,而且还是靠着你的名声,是吧。傅槿宴,双标不要太明显好吗?”

    听着她的话,傅槿宴脸上的神情一下子变得有些尴尬,突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当初事情发生之后,他确实查出来都是郑婉儿在捣鬼,但因为他的计划才刚刚开始没有多久,所以对于这件事,他只是暂时记在心里,并没有去找她的麻烦,不是就这么算了,只是还没有到时间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的是,现在居然会被宋轻笑这么不经意的提起,而且看她的语气和神态,显然是已经压抑在心里许久,只是一直都没有发泄出来,现在终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,自然就再也不憋着了。

    “笑笑,这件事情很复杂,现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,但我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辰辰,并没有刻意针对你的意思,希望你不要因此而产生误会,更不要借此事情来和我闹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是在和你闹?”

    他话没说完,就已经被宋轻笑厉声打断了,表情狰狞,神情紧绷,“傅槿宴,拜托你搞搞清楚,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!你说你没有刻意针对我,那我问你,为什么你要一直拦着我见辰辰,无论我怎么哀求,怎么哭诉,你就是不愿意松口,甚至我都已经快要像是一条狗一样趴在你面前,你依旧无动于衷,丝毫不为所动,就是不松口让我见辰辰。这样的事情,你说你没有在针对我,你觉得我会相信吗?”

    当初傅孟辰刚被带走的时候,宋轻笑真的觉得天都要塌了,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她去找律师,却被告知希望渺茫,她原本打算和傅槿宴从此都不再见面,但是为了傅孟辰,她愿意做这种自打脸的事情,可以不顾脸面,不要自尊的去求他,只是想要见傅孟辰一面,即使不能将他带走,也是心甘情愿的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小小的要求,依旧是被拒绝,没有回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现在傅槿宴居然还在跟她说,没有刻意针对她,这简直就是天大的讽刺,就像是一个笑话一样。

    于是宋轻笑也没有压制住自己的心情,扯着嘴角笑了起来,开始只是低低的笑声,不是很清晰,后来渐渐地放开了声音,听着感觉充满了讽刺的感觉,声音有些尖锐,带着浓浓的嘲讽。

    ——确实是嘲讽,因为她的脸上的神情写的就是嘲讽。

    傅槿宴拧着眉头,听着她放肆的笑声,脸色晦暗不明,有些生气,却又有着无奈,夹杂着些许惆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