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我不是那种肤浅的人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难得听到自己家儿子这么低声下气的语气,傅军安感到很是新奇,心中也不由得生出了一丝捉弄的心思,轻咳一声,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你想让我们去帮你,可是你想好怎么解释离婚协议书的事情了吗?那可是实打实的已经离婚了。你现在仗着她什么都不懂,就敢骗她,要是有一天被她发现了,后果只怕会更加严重,到时候估计也就没人能救你了。”

    善意的谎言也是谎言,也是不容易被谅解的,一旦被识破,到时候只怕又是一场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对此,傅槿宴并没有很在意,语气十分闲适:“我现在已经管不到以后了。以前我总想着以后要怎么办,所以总是束手束脚,结果险些因为失去了她,现在我只想要把握当下,将她牢牢地留在身边,就算她有一天发现了……不,她一定会发现的,因为我们早晚都要去复婚的,但是那也没有关系,那个时候,她就算知道了我之前是骗她的,但也已经到了这一步了,就算想要反悔,也无济于事了,所以完全不用担心,而且那个时候,我们一定都已经和好了,这样的小事情她就更不会放在心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真是佩服你的自信心,完全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啊。”傅军安似笑非笑的说道,听不出是讽刺还是夸赞,但是傅槿宴凭直觉觉得,应该是……前一种。

    轻笑一声,傅槿宴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,无所畏惧的模样,仿佛所有的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,“对于别人,我不一定有信心,但是对笑笑,我有着百分之百的信心,她心里有我,根本放不下我,所以我们之间还有着无限可能,毕竟相爱的人,是不会轻易分开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傅军安冷笑一声,毫不客气的朝着他的头上泼了一盆冷水:“那你可要知道,你口中的这个‘无限的可能’,刚刚就在不久前,可是差点儿就答应了别人的求婚,成为别人的老婆了。槿宴啊,有信心是好事,但是盲目的自信就有些不好说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的脸就在他一个字一个字的摧残下,变得越来越黑,越来越黑,刚刚的闲适慵懒,全都变成了泡沫,风一吹,就散了。

    刚才的那一幕幕,不夸张的说,都会成为他近一段时间的噩梦,让他难以忘怀。

    若不是当初有萱萱给他通风报信,若不是他一直都有安排人手在宋轻笑的身边,保护着她的人身安全,只怕还不能发现这件事情,这若是晚了一步,自己就真的没有办法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无比庆幸的就是自己一开始的未雨绸缪,真的是帮了大忙。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笑笑最终还是没有答应,现在也是和我在一起,这就足够了,人生中总是要有几次大冒险,赌赢了就赢了,输了就输了,谁也不能怨。但若是我连一开始的尝试都不敢的话,那就真的是太窝囊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这么说,傅军安也收敛起了自己的无情嘲讽,点了点头,很是煞有其事的说:“你能这么想也很多,人生在世,其实就是一场豪赌,赌赢了,人生赢家,赌输了,满盘皆输,一切都是命,但是能不能改命,就要看个人的本事了。你是我儿子,一直都是我的骄傲,所以我相信,你有这个本事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勾了勾唇角,露出一个无声的笑容,淡淡的说道:“没错,我也相信我有这个本事。爸,其余的您都不用太担心了,我会处理好一切的,您和妈一会儿就赶紧过来吧,不然的话,我担心过一会儿,笑笑又闹着要走,我不敢太强硬的拦着她,她现在脾气大,惹急了我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瞅瞅你怂成了个什么样子。”没好气的哼了一声,傅军安简直对他嫌弃的不行,“不行,以后出门在外,你可别说是我儿子,我嫌丢人,我这张老脸可禁不起你折腾。”

    闻言,傅槿宴轻嗤一声,语气更加的嫌弃:“不好意思啊爸,现在出门在外,人家认的都是我,只要您不要去刻意败坏我的名声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臭小子!”

    被他如此嘚瑟的语气气得险些一个白眼翻了过去,傅军安感到又好气又好笑,笑骂道,“你真是欠抽了!行了,赶紧挂了吧,我不想和你说话了,太气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忘了我刚才说的,挂了电话就赶紧过来吧,不要再磨蹭了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傅军安已经很是不耐烦的挂断了电话,留下一阵阵孤独绝情的忙音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已经黑下来的手机,无奈的摇了摇头,露出一抹苦笑。

    宋轻笑不知道傅槿宴已经在搬救兵了,还在房间里面和傅孟辰玩的正开心,听着他奶声奶气的讲着最近一段时间的经历,又和哪个小朋友好了,和哪个小朋友吵架,但是误会解开之后又是好朋友了,学校组织出去游玩,大家一起捉蝴蝶……

    “妈妈,你知道吗,前两天小蕊跟我说她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听,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,带着浓浓的八卦的意味——她完全忘记了面前的这个向她诉说感情困扰的人,只是她年幼的儿子,年龄小的令人发指!

    “喜欢你?这么有眼光的小姑娘啊,长得漂不漂亮,可不可爱,你喜欢她吗?”

    面对着母上大人一连串的问题,傅孟辰缓缓的摇了摇头,语气很是惆怅,“她长得还挺可爱的,班里面就属她长得还行,但是我不喜欢太花心的——她在前两天还跟别人说喜欢了,我亲耳听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觉得她也不是真的喜欢我,只是看中了我带的零食,她之前吃过一次,就一直想要吃。我可以分享,但是绝对不会白给的,可是她从来不愿意分享自己的,太自私,太小气了,我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她还喜欢说谎,上一次她把小美的文具盒弄掉了,摔坏了,结果却不承认,非说是小美自己摔的,诬陷她,很是讨厌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女孩子,不看脸的话,其实一点儿也不可爱,我不是那种肤浅的人,所以我拒绝了她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