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帮我……把媳妇儿追回来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宋轻笑终于还是屈从于傅孟辰的苦苦哀求之下,伸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,柔声的说道:“妈妈不走,不走,陪着你好不好?”

    闻言,傅孟辰顿时高兴得又蹦又跳,兴奋的像是只小猴子一样。

    看着他纯真的笑颜,宋轻笑心中也渐渐生起了一丝暖意,再没有刚才那般愁闷。

    不过是留在这里一会儿,又不是要呆一辈子,况且自己也是日思夜想的想要见到傅孟辰,现在终于见到了,怎么能够随便就错过这个大好的机会呢。

    只待一段时间,等到安抚好傅孟辰之后,解了相思之苦,自己再离开,再去……安抚另一个受了伤的人。

    突然想起韩潮,宋轻笑的心猛地疼了一下,浓浓的愧疚感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原本今天的求婚,是为了帮她转移之前绯闻造成的影响,全都是为了她好,可是没想到,事情竟然闹到了这种地步,当时在场的人那么多,被这么多人目睹了事情的全经过,她都已经要难堪的受不了了,韩潮一定更加难过,更加受伤,还不知道他要承受多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记得他曾经说过,机场每天都有许许多多记者狗仔在蹲点,那么今天的这一切,只怕早就被拍了,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已经传上了网。

    “希望并没有,按理说,韩潮的公司很是注重他的名声,应该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,影响实在是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无声的在心里嘀咕了一番之后,宋轻笑忍住了想要现在掏出手机查看一番情况的冲动,牵着傅孟辰的手,熟门熟路的走进别墅,将傅槿宴一个人远远地甩在身后。

    进门之后,正巧冯妈听到声响走了出来,一见到她,顿时就愣住了,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,脸上洋溢着喜悦又激动的表情:“太太,你终于回来了!真的是太好了,你都不知道,你不在的这段时间,家里有多冷清,一点儿家的样子都没有,幸好你现在回来了,真的是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冯妈,我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着热情如火的冯妈,宋轻笑一时语塞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。

    她想要说,自己不是回来了,只是临时被“抓”了过来,用不了多久就会离开。

    可是看着面前冯妈的表情,还有手里牵着的傅孟辰,这些话到了嘴边,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太残忍了,太伤人心,她没有那个勇气。

    扯着嘴角露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,宋轻笑只是点了点头,说了句“冯妈,好久不见”之后,便没有再说别的。

    多说多错,少说少错,不说不错。

    不过冯妈并没有在意她的回答,有些事情,她早就在心里做出了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身后又响起了一阵脚步声,宋轻笑都不用回头就能听出来,是傅槿宴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咬着唇,她的脸上挂着一种很是傲娇的表情,轻哼一声,在他即将走到自己身边的时候,扭头对着身旁的傅孟辰说道:“辰辰,你不是想妈妈了吗,那我们回你房间,好好聊聊天,陪陪你好不好啊?”

    “好!”很是清脆的一声回答。

    于是,宋轻笑牵着傅孟辰抬脚就向楼上走去,从始至终留给傅槿宴的,都是一个高傲的……后脑勺。

    可以,很强势。

    “先生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傅槿宴摆了摆手,声音很平淡,“没事,不用管,晚上多做几个笑笑喜欢吃的菜,还有我爸妈喜欢吃的。”

    冯妈一听,顿时了然的点了点头,“好的,我知道了,我现在就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转身之际,她低声嘟囔了一句,“太太喜欢吃的……她有什么不喜欢吃的吗?”

    碰巧这句话被傅槿宴听了个清清楚楚,这一次终于没忍住,捂着嘴低声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抬头看了看楼上的方向,即使被围栏阻拦住了视线,但他还是觉得自己能够透过围栏看到傅孟辰卧室里面的一切,看到他心爱的女人陪着他的儿子,母子两个你来我往,说说笑笑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画面想一想就觉得十分美好,若是能够再加上一个他,那就更完美了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傅槿宴给傅军安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槿宴,什么事啊?”电话那头的傅军安的声音依旧爽朗有力。

    傅槿宴微微一笑,淡然的说道:“没什么事,今天晚上来您和妈一起来我这里吃晚饭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好端端的要去你那里?”傅军安不是一个轻易能够糊弄的主,“你小子是不是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呢?赶紧说是怎么回事,不然的话,我们可是不会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倍感无奈,苦笑了一下,决定坦白从宽,“鬼主意肯定是没有的,不过是请您们过来帮个忙,帮我……把媳妇儿追回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这么说,傅军安感到更加诧异,“追媳妇儿……什么意思,你和笑笑又闹了什么别扭了吗?”

    还没等傅槿宴解释,就听到他开启了一长串的淳淳教诲:“槿宴啊,你说说你,都三十几岁的人了,怎么做起事情来,还像个小孩子一样,冲动易怒,这一点儿也不像你平时的风格啊。以前的你又稳重又谨慎,无论是做事还是做人,从来都没有让我们担心过,现在怎么就……笑笑怎么说也是一个女孩子,小的时候吃了不少苦,长大之后嫁给你,是希望你能好好地宠着她,疼她,而不是让你去欺负她……”

    傅槿宴听得脑袋有些疼,少有的翻了一个白眼儿,终于忍无可忍的打断了他亲爱的老父亲的悉心教诲,很是无奈的说道:“爸,您是不是……没有看刚刚的新闻?”

    “新闻?看什么新闻?”傅军安一脸的茫然,“我刚才和老孙他们出去打高尔夫,才回来,哪有闲工夫看新闻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这么说,傅槿宴便也明白了,瞬间心情就变得释然了,笑了笑,将事情的大致经过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……所以现在笑笑好不容易被我带了回来,正在房间里面和辰辰玩,我不想她就这么走了,所以来拜托您二老行个方便,为了自己的宝贝儿子的终身幸福,来当一回说客,或者不需要那么明显,只要来了,笑笑都不会轻易的说走就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