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强行带回清晓园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刚才在叫她的时候,她刚刚安抚好节目组,并且对方答应不会因为这件事去网上说什么,她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本来最近郑婉儿就已经因为很多事情,形象受到了极大的影响,公司那边已经十分不满意,但是碍于她的级别,又不好直接说什么,便对着他们这些身边人施压,连警告带着恐吓,使得他们的压力倍增,每天感觉喘气都是一种遭罪。

    而这些情况,郑婉儿完全没有放在心上,依旧是随心所欲,完全凭借着心情来,丝毫不顾及周围人的死活。

    此时听到萌萌说要去忙,一下子皱紧了眉,语气不满:“你有什么可忙的,是不是背着我又干了什么?怎么,难不成是我这里庙小,容不下你,你还有着别的心思不成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婉儿姐,你想多了!”

    萌萌连忙挥着手解释,一脸的惶恐,紧张的都快要哭出来了,“我是在忙着和节目组沟通,毕竟咱们放了他们的鸽子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郑婉儿才恍然的想起来,自己貌似刚刚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就算是想起来了,她还是没有放在心上,完全都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就这件事啊?随便找个理由就得了呗,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的?真是没见过什么世面。”摆了摆手,郑婉儿一脸的嫌弃,“行了,别在我眼前晃悠了,我看着你就心烦,本来心情就不好,现在更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萌萌涨红着一张脸,紧紧的咬着唇,委屈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,但是却没有敢让眼泪掉下来,只是点了点头,转身慌慌张张的跑开了,直到跑进卫生间,她才敢捂着嘴,放肆的哭出来——仍旧是不敢发出声音,不然一会儿又会引来一顿咒骂。

    哭了不知道多久之后,感觉眼睛已经涩涩的,流不出眼泪来,她才抽了抽鼻子,捧着水洗了洗脸。

    抬起头看着镜子中双眼红肿,脸庞也有些水肿的样子,萌萌心里的委屈说都说不出来,撑在水池台上的双手慢慢的收紧,一点一点的紧握成拳,牙齿紧紧地扣在唇上,留下了深深的痕迹,还带着隐隐血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?我什么错事都没有做过,没有欺负过任何一个人,也没有辜负过任何一个人,为什么就要遭受现在这样的待遇,凭什么!你凭什么就可以对着我趾高气昂,想打就打,想骂就骂,谁还不是爹生娘养的,谁有比谁高贵到哪里去了吗?”

    仇恨的种子早已经在心里生根发芽,被她用怨念浇灌的越发的茁壮,已经隐隐地有了一种要突破天际的趋势了。

    ——只差一点点,临门一脚,所有的一切,都会变的不同。

    这一边的众人各怀心事,而另一边,宋轻笑被傅槿宴强行拉到了车上,车旁,司机站的笔直的等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上车。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沉语,傅孟辰就被他亲爱的爸爸丢到了司机的怀里,然后眼睁睁的看着他温柔无比的将宋轻笑“塞”进了车里,完全就是两种待遇。

    嗯,这就是亲爹,还真是真实的令人心塞啊。

    小小的心灵默默地感慨了一番之后,傅孟辰被司机抱着送进了车里,然后车子绝尘而去,迅速驶离了机场。

    “你要带我去哪里?”

    沉寂了许久的车厢之内响起了宋轻笑有些尖锐的声音。

    傅槿宴瞥了她一眼,默默地回了一句:“回家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两个字,宋轻笑顿时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咪一样,顿时就炸了毛,眼睛瞪得比灯泡还要圆,声音因为激动而尖锐的变了声:“回家?回什么家!我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,就算离婚的事情是你所说的那样,但是我也有了自己的住处,我不会和你回去的,你放我下去,我要回家,回我自己的家。”

    “想下去你就下去吧,我也没有绑着你,也没有限制你的人身自由,你想要怎么样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更加的气愤,牙齿咬得“咯吱咯吱”作响,气的浑身都在轻微的发着抖,伸手指着他的鼻子,语气都在发颤:“你不让停车,我怎么下去?中控锁不打开,我怎么下去?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关我的事了,这是你自己的问题了。”依旧是不咸不淡,没什么情绪的语气。

    这一次,宋轻笑觉得自己真的是要被气死了,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但是倔强的始终都没有掉下来。

    她缩着肩膀,紧紧地靠着车门角落的地方,动也不动,尽量拉开和他之间的距离,不想要和他有任何接触的可能。

    车子在平坦的大路上行驶,渐渐地,周边的景象变得越来越熟悉。

    当看到前方那个熟悉的房子的时候,宋轻笑还是没有忍住,一颗泪珠缓缓从眼角滑落,滚过脸颊,消失于衣衫之间。

    “总裁,到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轻轻地“嗯”了一声,率先走下车,然后走到车子的另一边,拉开车门,将某个缩的像鹌鹑的小女人拦腰又给抱了出来。

    刚一从车里出来,宋轻笑就挣扎着想要跑,结果却被他轻轻松松的握住手腕给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你能从我的眼皮底下逃跑?是谁给你的这种自信?”

    宋轻笑还没来得及说话,被司机抱出来的傅孟辰也迈着小短腿跑了过来,再次熟门熟路的抱着她的大腿,仰着小脑袋,眨巴着水汪汪的像是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,奶声奶气的说道:“妈妈,你要走吗?难道你都不想辰辰吗?辰辰非常的想你,真的,特别特别的想你,妈妈,你不要走好不好,好不好啊?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的时候,他的声音中已经隐隐的带上了哭腔,配着他软萌的脸庞,看上去异常惹人怜爱。

    见状,宋轻笑心中刚刚升起来的那一点点坚持瞬间分崩瓦解,再也聚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——傅孟辰就是她的软肋,就是她的弱点,是她最无法抗拒的存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