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那就祝我们旗开得胜,马到成功吧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面对着这样的要求,郑婉儿自然是满口答应,不会有丝毫的犹豫,“本来这件事情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,我也不会傻到留下一个把柄让别人有机可乘,所以你放心好了,当我们都达成所愿的时候,就是我们分道扬镳的时候,以后就算是见了面,也当做不认识就好了,省的再牵扯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来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显然也是韩潮希望看到的,于是他很是干脆的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见状,郑婉儿笑的很是志得意满,脸上满满的都是奸计得逞的笑容,使人一眼看上去,就有种要被算计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已经答应了,那就祝我们旗开得胜,马到成功吧,希望不会出现任何的变故,彼此之间相安无事,那就是最好的了,这样你也安心,我也省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初步达成协议之后,郑婉儿才心满意足的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将手机扔在一边,垂着的眼眸刚一抬起来,脸上原本的笑意早就已经消失殆尽,不见了踪影,整个人看起来很是阴沉,像是一个随时准备要来索命的女鬼一样,十分的骇人。

    扯了扯嘴角,郑婉儿对着虚无的半空露出一个阴森森的笑容,自言自语的嘀咕着:“傅槿宴,原本我以为你只是余情未了,可是没想到你竟然连婚都没有离,所以这段时间以来,你就是将我当成傻子一样在耍着玩的是吗?很好,很好,你成功的惹怒了我,那就不要怪我不留情面了,这一切,都是你逼我的。不要以为我斗不过你,你有本事,可是我也不一定差,有的时候,报复不仅仅是靠着能力,还有心机,很不巧,我正好是一个颇有心计的女人,所以……你就等着迎接我的狂风暴雨吧,但是你也不要太担心,毕竟我那么在意你,自然是不忍心伤害你,但是我又想出气,所以就只好委屈另外一个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宋轻笑,郑婉儿的眼眸中又不可抑制的冒出了熊熊的怒火,简直有了一种足以燎原的气势。

    心中愤懑的郑婉儿又忍不住点开了视频,不知道第几次看那个在机场录制的视频。

    视频中,傅槿宴对着宋轻笑含情脉脉的说着那些甜言蜜语,将她紧紧地拥入怀中,最后拉着她的手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,一幕幕的都深深的刻印在了她的心里。

    想起他对着自己的时候的态度,再对比此时对待宋轻笑的不同,不甘心的情绪在心中翻涌成海,久久无法平静。

    当初他们刚刚在一起的时候——现在看起来,他们根本就没有在一起过,不过是自己被利用了而已,但是郑婉儿还是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——傅槿宴对她的态度也一直都是比较冷冰冰的,没什么太明显的喜怒哀惧,向来都是面无表情,偶尔展露出来的些许笑颜,就已经属于天大的恩赐了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面对着这个已经不喜欢他,铁了心想要离开他的女人,却能够流露出这么多的情绪,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冷漠,也是一个有着各种各样的情绪的人,完全就是两种样子。

    所以,没有人是真正的无动于衷,只不过面对着的不是你想要看到的那个人,所以便会吝啬的连情绪都不屑于展露。

    但即使已经知道了这一切,知道了所有,郑婉儿还是不甘心,不服气。

    在她的心里,宋轻笑哪一点儿都比不上她,不过是命好了一些,比自己更早的引起了傅槿宴的注意,从而得到了他,除此之外,自己方方面面都是可以碾压她的。

    被一个事事都不如自己的人压在头上,这种事情落在谁的头上都会心有不甘,尤其是郑婉儿。

    尤其是当她知道听到,傅槿宴口口声声说着什么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宋轻笑,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和她分开的时候,心中的嫉妒之火就像是被人硬生生的倒了一盆油上去,瞬间火焰高涨的难以控制。

    所以郑婉儿不想再忍下去了——虽然她一直也都没有忍过,总是在主动挑起事端,但是这一次,却是真的将她惹怒了,令她再也不想要这么委屈的过下去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即使已经明白,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,但若是豁出去再拼一拼,也还是有着一线希望的。

    有的事情,不是只有深情才能永久,靠的仍旧是彼此的手段和心机,只要能狠得下心去,能够瞒得住,能够坚持下来,一切就都还有可能。

    于是郑婉儿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找上了韩潮,不为别的,因为她知道,这也是一个和自己一样不甘心的人,不愿意事情就这么结束,没到最后一刻,谁能一直笑着,还未可知。

    看着视频中最后他们离开的背影,郑婉儿心中无限的希望着那个被拉走的能够是自己,而不是那个不知好歹的宋轻笑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放手了,不想要了,那就不要再有后悔的机会,世上可没有后悔药可以卖,无论什么事情,都是一样,没有后悔的余地。

    用力的将平板扣在了沙发上,眼不见为净,郑婉儿靠在沙发上,抱着手臂,目光直视着电视,上面漆黑一片,并没有任何的色彩和花样。

    “萌萌!死哪去了!赶紧给我倒杯水来!”

    听到熟悉的尖锐的声音再次响起,一直趴在墙角的萌萌瞬间打了一个冷战,连忙小跑着过来,双手交握在小腹前,对着她鞠了一躬,诚惶诚恐的说道:“好,好的婉儿姐,您稍等,我马上就去,马上就去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便转身一溜烟儿跑进了厨房,生怕自己慢了一点儿,又会被提着脖子骂个狗血淋头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杯温热的蜂蜜水端到了郑婉儿的面前,萌萌站在一边,唯唯诺诺的小声说道:“婉儿姐,这是您的水,您慢用,我先去忙,有事您再叫我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原本是没有什么需要忙的,但是因为今天机场中闹出来这么大的新闻,郑婉儿看见的时候,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,当即就撂了挑子,说什么不去参加活动了,害得她一边要安抚节目组那边,扯着谎说是郑婉儿身体不好,正在挂水,无法出席节目,一直在道歉,又要随时关注着郑婉儿的状态,以免她又抽风做出什么事情来,自己还要费心费力的给她擦屁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