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凡事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想。”

    没有任何的犹豫和迟疑,韩潮很是肯定的说出了自己的答案。

    想要宋轻笑,想要和她永远的在一起,想要余生都有她的陪伴,这是他一直以来的想法,是他的梦想。

    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,郑婉儿很满意,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,只是因为隔着手机,所以并没有被韩潮发现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韩潮仍旧是没有明白她的意思,眉头皱的更加紧,“你要做什么,我警告你,你要是敢做出什么伤害笑笑的事情,我绝对不会饶了你!对付傅槿宴我能力还不够,但对付你却绰绰有余,你要是不信,大可以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屡次三番的被轻视,郑婉儿心中的郁气越发的高涨,险些对着手机破口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一想到自己的目的,她又生生的将脾气忍了下来,只是语气也没有一开始的轻松愉悦,显得很是沉闷,透着一股愤懑:“韩潮,我可不是来和你吵架的,也不是当你的出气筒的,你有脾气,你不爽,找傅槿宴去,或者是找宋轻笑也好,对着我发脾气,算什么男人,我都替你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韩潮没有说话,安静的不可思议,若不是偶尔能够听到些许呼吸声,只怕她都要怀疑,电话那边是否还有人在。

    郑婉儿也没有很在意,毕竟刚才聊了那么久,已经被他磨得没什么脾气了,忍一忍就过去了,以后有的是机会和他好好算账。

    等到自己真正的能够嫁入傅家,成为傅家的少夫人的时候,就是他们跪在自己面前求饶的时候了!

    一想到那个美好的场景,郑婉儿就有些忍不住想要笑出声来,但还是拼命地忍住了,省的又给了他嘲讽自己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心里有了一个计划,能够将他们彻底的分开,但是需要你的帮助,毕竟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,事关你后半辈子的幸福,我想你也不会袖手旁观吧?”

    顿了顿,还没等他回答,郑婉儿又不急不慌的接着说道:“当然,你也可以选择置之不理,不和我合作,但要是出了什么事情,可别怪我没有事先提醒你,要知道,我对宋轻笑可没有什么好印象,我和她之间,也不可能和平相处,她要是落在了我的手里,那她就甭想有好下场!”

    闻言,韩潮顿时心里就是一慌,十分的不安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知道郑婉儿对宋轻笑怀有敌意,并且十分的浓烈,所以此时听到她说的话,他一点儿都不觉得是危言耸听,反而十分的确定,她说得出,自然就是做得到。

    一想到宋轻笑可能会陷入危险之中,韩潮就慌乱的不知所措,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,明知道郑婉儿这是故意在激他,可是没有办法,宋轻笑就是他的软肋,是他最大的弱点,他不敢冒险,一点点都不敢,他实在是没有勇气承担发生的后果。

    “郑婉儿,我警告你,凡事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,你不要将事情做得太过分了,不然的话,她出了事,你也不会有好下场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居然还有闲心威胁我?”

    仿佛是听到了什么令人惊讶的事情,郑婉儿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难以置信的感觉,还带着些许讽刺,“就算是两败俱伤,我也愿意,只要能够看着她不好过,我就高兴了。韩潮,你不是女人,所以你不会理解我的心情的,但我也不打算要你理解,你只需要知道,如果你不和我合作,那你就等着后悔终生吧。”

    听着她已经有些疯狂的快要失去理智的声音,韩潮的眉头已经皱成了一个川字,下颌处崩的紧紧的,面容显得很是严峻。

    他知道,郑婉儿这是在逼他,故意想要激怒他,但是他明知道,却仍旧无法抗拒,因为——他真的太爱宋轻笑了,不能忍受她受到一点点的伤害,那样他会承受不住的。

    咬紧了牙关,韩潮深吸了好几口气,终于还是迫于现状,向她低下了自己高贵的头颅:“好,我答应你,和你合作,但是你必须答应我,绝对不能伤害笑笑,一点都不可以,而且什么伤天害理,违背道德的事情,我也都不会做的,如果你不答应,那么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谈的,你只管去做你的事情,大不了我天天陪在笑笑的身边,不给你一点接近她的机会,看看到底是谁能够坚持的住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郑婉儿突然没有任何预兆的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,然后笑声越来越肆意,越来越张扬,显得很是放浪形骸。

    在她的笑声之中,韩潮的脸一点点的变得越来越黑,薄唇紧紧的抿在一起,显得很不满,但还是强压着怒气,等着她平复好心情之后再说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郑婉儿总算是笑够了,笑声渐渐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笑够了?有什么好笑的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好笑,我真的没有想到,你竟然还会有这样的想法,真是太搞笑了,”说着,郑婉儿又抑制不住地笑了起来,边笑边说,“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?我可是要嫁进傅家的人,怎么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,让别人抓住我的小辫子呢,到时候有了污点,被傅家人嫌弃怎么办?为了宋轻笑,赔上我努力了这么久的半辈子,我除非是个傻子。况且现在有你和我合作,很多事情就更加容易了。违法的事情?不会做的,绝对不会有可能的,所以你就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心中还是有些不确定,但是她的话已经说到了这份上,韩潮也是无话可说了,只能闷声的“嗯”了一声:“那好,我就信你这一次,但你不要误会什么,虽然我们现在是合作关系,但事情一旦了结,我们从此桥归桥,路归路,谁也不再欠谁的,更不会再有任何的牵扯,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