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你到底还想不想要宋轻笑?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对于她的话,韩潮自然是一个字都不信,此时心情本来就已经沉闷到了极点,再加上本来对她就没有什么好感,使得他的脾气更是涨起了不少,分分钟想要摔掉电话的冲动。

    但是又不知道为什么,他还是握着手机,听着郑婉儿阴阳怪气的说着话。

    “韩潮,其实我们之间按道理来说,应该是可以和平相处的,毕竟我们的目的其实都是一样的,不过是因为喜欢一个爱而不得的人,所以心有不甘,对吧?”

    “爱而不得?呵!”

    冷笑一声,韩潮的眼眸中浸满了冰霜,简直要将他整个人冰冻住,“我和你不一样,傅槿宴和你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,大家都心知肚明。可我明明都已经要得到了,笑笑原本已经答应了我的求婚,我已经看到了希望的曙光,都是因为傅槿宴!都是因为他,他竟然没有离婚,害的我现在沦为了笑柄。这些其实我都不在乎,我只是想要和笑笑在一起,只要有她在,其余的我都不会放在心上,什么名声,地位,我都可以舍弃,那些都不重要!可是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,即使有这些东西,也改变不了任何的事实。

    郑婉儿听着他的声音由一开始的高亢,到后来的低沉萎靡,全然没有了什么生气,显然是因为想起了某些令他心烦意乱的事情,使得他的心情再一次跌落到了底端。

    想到他此刻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,郑婉儿也就没有计较他刚才话里的阴阳怪气,很是淡然的笑了笑,声音清淡,没什么太大的情绪:“可是什么呢?韩潮,不是我故意要打击你,像是离婚这样的事情,按道理来说,要是真的铁了心的要离婚,怎么会不把事情都弄得清清楚楚的,仅凭着一句话就随便相信了,是不是有些太过草率了?据我所知,当初离婚也是宋轻笑提出来的,既然她那么想要离婚,那为什么在知道傅槿宴已经签了离婚协议的时候,没有再确认一下呢?她既然都知道弄出一份协议来,后面还应该怎么做,她不会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她的语气变得充满了玩味,显得很是耐人寻味:“韩潮,难道你就没有一种,其实你是被她给耍的感觉吗?其实你不过就是一个挡箭牌,被宋轻笑拉出来挡箭的。你以为你是付出了真爱,是感天动地,值得人生怜悯的,其实在她的眼里,你的一举一动,一言一行,都可笑的令人不忍直视。”

    闻言,韩潮狠狠地瞪着眼睛,厉声呵斥:“你胡说什么!笑笑才不是这样的人,我们之间的感情,我清楚得很,她对我有感情,这一次的事情,也超出了她的预料。郑婉儿,你不要在这里挑拨离间,你自己感情不顺,就想要别人也和你一样不幸福吗?你这么恶毒,难怪傅槿宴看不上你!”

    一而再,再而三的被嘲讽,饶是脾气再好的人也会心有不甘,更何况是一直都是心高气傲的郑婉儿,早就习惯了被人捧着哄着,除了在傅槿宴那里屡屡受挫之外,还没有几个人敢对她是这样的态度。

    怒极反笑的郑婉儿拨了拨鬓角的碎发,讥笑着说道:“韩潮,我好心好意的提醒你,你不要‘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’。现在你觉得你们是真爱,是纯洁的,高贵的,等到事情真相败露的那一天,你就知道我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了。你现在被爱情蒙蔽了双眼,所以觉得宋轻笑什么都是好的,哪都是好的。这是人之常情,我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你理解?用不着你的理解。”对于她的话,韩潮依旧是不屑一顾的模样,“郑婉儿,我已经说了不止一遍了,我们之间的关系基本上已经是十分恶劣了,你给我打电话,说这些有的没的意义在哪里呢?有这个闲工夫,你还不如去好好想一想怎么将傅槿宴哄回来,让他离我的笑笑远一些!”

    听着他抑制不住怒火的声音,郑婉儿轻蔑的哼了一声,语气幽幽,十分的慵懒:“我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,不过我找你,其实也是为了我自己。明人不说暗话,我只想要傅槿宴,但是我们之间永远都有一个宋轻笑拦着,我很不爽,之前听说你要求婚,你都不知道我有多高兴,若是你成功了,我面前最大的阻碍也就消失了。可是没想到……韩潮,不得不说,你还真的是个废物,竟然连这么一点儿小事都做不好,饭都是白吃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轮到你教训我了?你当大小姐当惯了,对着谁都敢指手画脚,好大的脸。”对于她的态度,韩潮很是不满,语气更加的不客气。

    郑婉儿冷笑一声,没有理会他的冷嘲热讽,继续说道:“其实他们离不离婚,影响都不是很大。这段时间以来,你应该能够感受得到,宋轻笑对你是什么感觉,有没有感情,而她对傅槿宴又是什么样的态度,其实早就说明了一切了。你们现在需要的,不过是那一个证明,能够切断她和傅槿宴之间关系的证明。至于别的,都不是问题,傅孟辰虽然有些影响,但是并不大,孩子早晚都是要长大的,很多事情,以后总会理解。所以你现在要做的,就是坚定宋轻笑要离婚的决心,千万不要让她因为一点甜言蜜语就又回心转意,否则的话,你一直以来的努力就真的是打了水漂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简单,做起来哪有那么容易。”韩潮语气稍缓了许多,但还是不友善,“傅槿宴什么样的人,你我都了解,他不想做的事情,谁能强迫他?以我们现在的能力,还根本就威胁不到他,更加不能左右他的决定,所以你说了半天,也都是白扯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,你不要揪着一处不放,还有其他的地方可以攻陷,相对于傅槿宴,宋轻笑显然是更加软弱的那一方,有她在,就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闻言,韩潮皱了皱眉,带着些许的困惑,“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意思,你以后就会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郑婉儿故意卖了一个关子,话说一半留一半,故意吊着他的胃口,“我只问你一个问题,你到底还想不想要宋轻笑?回到我想或者是不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