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广电总菊怎么还不封杀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助理闻言,连忙将手机双手捧到他面前,小心翼翼地交到他的手中,然后连忙收回手,躲在角落里像是一只鹌鹑一样,一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韩潮没有在意她的反应,皱着眉解开手机,看着满屏幕全部都是微博发来的消息,脸色更加不好看。

    随手点开一个看了看,里面的内容让他脑海中仅存的理智瞬间烟消云散,举起手机,用力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幸好是在车里,本来空间就不大,所以他虽然用的力气比较大,但是并没有甩出去,而是弹在了座椅背上,然后又被弹到了地上,“咣”的一声,声音很大,吓得助理又是一激灵,缩的更紧了,简直快成了一个蛋一样。

    深吸了几口气,缓和了一下激动不安的内心,韩潮冷着眼,又伸手将手机捡了回来,点了两下,看着似乎并没有坏,便又继续看起来。

    新闻已经出来好半天了,又被微博上许多不怕事的博主转载,各种流传,现在已经遍布在网络上,随便一刷就是相关的新闻,或者是简单的文字叙述的,或者是简单直白的视频录像的,还有的两种结合,顺便发表一下自己的想法……各种各样的,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评论区更是乌烟瘴气,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“宋轻笑还没有离婚,韩潮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结婚了?难道还喜欢人妻这种调调的?真是没看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韩潮就对宋轻笑穷追不舍,不顾人家已经结婚生子,还弄得自己多么深情一样,简直恶心的要死,现在被当众打脸,真的是大快人心!”

    “这剧情,让我想起了一句话,‘我喜欢你,与你无关’,都是狗屁!你那是骚扰,是流氓!广电总菊呢,这样三观不正的艺人怎么还不封杀,完全就是教坏小孩子啊!”

    “贱男配渣女,两个人半斤八两,谁也不要说谁,都是一样的货色。”

    “傅槿宴来的还真是及时啊,这要是晚来一步……以后大家就都是兄弟了,一起玩,开心最重要啊!”

    “楼上说的真是对啊,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着清一色的全都是满满的嘲讽和奚落,韩潮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,完全就是已经处在了暴走的边缘,随时都可能崩溃到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助理心情忐忑,紧张的简直都要哭出来了,还要强忍着心中的恐惧,颤颤巍巍的说道:“韩,韩哥,你也,也先不要生气了,公司,公司那边,已经,已经在安,安排人去处理这件事情了,尽量的,尽量的减小伤害。你先,先消消气,消消气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后面,被韩潮扫过来的一个眼神儿吓得瞬间闭上了嘴,一个字都不敢再说了。

    呜呜呜,生气的韩哥真的是太吓人了,简直就像是魔鬼一样。

    不行,我好害怕,我要回家,我要找我妈!

    可惜助理的心声都没有传出来,没有人能够感受到她的绝望,车子还在向前开着,速度没有减缓。

    韩潮没有回公司,径直就回了家,进门之后,猛的甩上门,将助理和司机全部都隔绝在外,显然是没有让他们进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助理和司机面面相觑,对视了许久之后,最终还是摇了摇头,很是无奈的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的韩潮对着空无一人的房子,心中的愤怒像是汹涌的浪潮一样,波涛汹涌,难以平静。

    机场中的那一幕幕,每一个场景,还有刚刚看到的网上的那些言论,那些不加掩饰的嘲讽和奚落,都像是一块块巨石,压在他的肩上,使得他完全都喘不过来气,简直像是要死了一样。

    宋轻笑被傅槿宴强行带走时那个不情不愿的背影,也始终在他的脑海中回荡着,久久的没有消失,他现在无比痛恨自己当时的软弱,为什么要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带走,却没有上前去阻拦。

    就算是没有离婚又如何,就算他们还是夫妻又怎么样,宋轻笑现在喜欢的是他,是他韩潮,而不是傅槿宴!他就没有资格将人带走,而且连一点儿理由都不给,强硬的就像是他的所有物一样。

    凭什么!!!

    愤怒的情绪在韩潮的胸膛中无限的堆积着,令他越发感到暴躁,像是身体里面住进了一只野兽,凶残而且没有人性,疯狂的想要去毁灭一切,仿佛这样他才能感觉的好受一些,才能觉得自己还是活着的状态,而不是一个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可他还是做不出来这么暴躁的举动来,只能靠着墙壁喘着粗气,瞪着布满了红血丝的双眼,恶狠狠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,却是不知所措,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才能抒发自己心情的情绪。

    难受的简直像是要死了一样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来,打破了一室的安静。

    韩潮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,响起的似乎是自己的手机。

    在房间里面转了又转,找了又找,最后在茶几的下面找到了正在泠泠作响的手机——估计是刚才被自己泄气给踢进去的。

    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,韩潮凌冽的眸子微微一眯,脸上闪过了些许的诧异,但是还是按下了接听键,放在了耳边:“喂,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来慰问你一下,看看你的状态怎么样,需不需要有人给你来一次心里开导什么的。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软糯的女人的声音,听起来很是矫情做作,令人心中十分不痛快。

    闻声韩潮冷笑一声,声音听起来很是嘲讽,带着浓浓的不屑,“郑婉儿,你是不是忘记了,我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怎么样,当初你在背后捣鬼的事情我还没有和你算账,你现在来和我说这些屁话,是故意想要看我的笑话吗?”

    怒急之下,连脏话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这也是刚刚看到新闻,替你委屈,所以好心好意的想来安慰一下你,没有别的意思,你倒好,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啊。”郑婉儿捏着嗓子软着声音,像是在撒娇一样,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和电话那头的人的关系是多么的亲密。

    ——如果能够忽略她脸上不加掩饰的幸灾乐祸的笑容的话。